杀死那个郑州人

墨鱼仔
2013-07-23 看过
今年的夏天来得很早,今年的盛夏来得很快。我还在搜索着布谷鸟的叫声,忽然就到了需要带个西瓜才能回去过周末的日子。

其实,郑州今年的西瓜实在比较难吃。我买了N次,一个比一个难吃。这些西瓜不只是不甜,甚至也不酸。这些瓜瓤折磨着我。

逼哥还是09年来的这个城市,那时候逼哥罩个白T恤,蹬条牛仔裤,搂着把木吉他在台上,他那么认真以及卖力地表演。像一个傻逼大学生。

对不起,打着字的本人就是大学生。

“噗”的一下,逼哥忽然就发达了。之后演出请的嘉宾也足够有诚意,比如这次张楚就来了。这对于逼格普遍处于中等偏下水平的逼哥的听众,无异于是一个大杀器,产生瞬间致眩的效果。

最先听到《和你在一起》,没有新意的和弦前奏以及精虫上脑状态下的合唱(昨天在梦里,我又看见你。。春梦么)。这首歌很快过去了,剩下众男女吊丝挥动双手口吐JB的场景——完全不给逼哥喘息的机会——“早知道就特么不排这首歌鸟。”李逼瞥了一眼台下生理欲望过剩的男女,狠狠掐灭了那支红梅。


一节沉寂,然后我听到一串钢琴音符,接着一个低音下去是吉他的拨奏。我立马惊醒:这特么不是金培达为《伊莎贝拉》做的音乐嘛?之后的旋律完全没有了开头的惊艳,尤其是逼哥的声音进入之后——一个少女变成少妇的感觉——香艳是香艳了,然而少了什么,那些东西是找不回来的。

上面是《阿兰》,还有《忽然》。

《忽然》的前奏比《阿兰》还要惊艳,间奏竟然来了段《卡农》,“不同高度的声部依一定间隔进入,造成一种此起彼伏的效果”。逼哥果然还是没有抛弃小清新。这首《忽然》给人“逼哥夜话”一般的温暖。可惜太短。

好吧,我是为了听张楚唱《姐姐》。听过后发现,人的声音真的可以十几年不退色。一把年纪的张楚,呵呵。。。。

我根本没有任何乐理知识,除了弹过一段木吉他。而当下,我不再会弹吉他,我很搓火。

众所周知,逼哥是一个偶像派歌手,而本人就只能是脑残粉了。在郑州这个夏季也有煤炉味道的城市,期待着逼哥再次来临。

我给你买瓜吃,嘻嘻。


有一个大学毕业生朋友,想赚点外快,于是做出了一个至今看来仍属丧心病狂的决定。。。。从郑州贩了一车西瓜,到中牟去卖。作为回应,再也没有人卖西瓜给郑州市民。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108个关键词的更多乐评

推荐108个关键词的豆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