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师灵魂的不期而遇

Best Zhao
2013-07-07 看过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迷上了这群老家伙的音乐。
      其实在别人看来,我平时在音乐上的口味已经很怀旧了。而这次出现在我的播放列表里的是比张学友、张国荣、Beyond和Michael Jackson更遥远的名字:林子祥,叶振棠,仙杜拉,张德兰,叶丽仪……
      让我着迷的源头就是这场《顾嘉辉大师经典演唱会》,顾嘉辉和黄霑两位大师的“辉黄”组合的名号以及曾以此命名的演唱会的盛况空前足以证明他们曾经在香港乐坛的统治地位。只可惜黄老仙逝,“辉黄”难再,顾大师尽管被人群簇拥而坐,在我看来仍然是有挥之不去的寂寥。如同林夕曾说过的,张国荣的离去仿佛砍去了他的一只手,失去黄老沾的顾嘉辉大概也是不完整的吧。好在顾大师还有这些左膀右臂——有幸用歌声来讲述他作品里一段段故事的歌手。
      林子祥开场的一首《蝶变》就把我震得不轻。嗓音状态的退化是难免的,低音虽难掩苍老,硬朗呛口的高音仍然功力不减,且因为高音唱得不如以往轻松,那种从前只零星出现的咬牙发出的凄厉音色出现得更频繁了,不料更突显了他尖刀般凌厉唱腔的魅力,正合我意。在随后与谢安琪对唱的《俩忘烟水里》中,林子祥用蜻蜓点水般轻重有致的处理方法和气声的辅助来弥补低音的不稳,别有一番味道,配合谢安琪空灵的嗓音,倒也相得益彰。以前没发现,谢安琪其实挺可爱的,很喜欢她在这个演唱会上的样子。
      谢安琪之后,凄婉悠长的二胡声中登场的是顶着一头与年龄和性别都极不相符的犀利男式发型的仙杜拉。一开始着实不习惯她的外形,可是一句“为怕哥你变咗心,情人泪满襟”出口,顿时吸引了我的听觉,仙杜拉脸上刀削斧刻般的皱纹仿佛也使歌词的沧桑苦楚更具表现力。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这首脱胎于粤曲,并在1974年作为电视剧主题曲出现的《啼笑姻缘》。
       因为这首歌,我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张国荣曾在跨越97演唱会上翻唱过《啼笑姻缘》。哥哥一开口,便有种俘虏人心的魅力,眼神和肢体的完美配合让他把这首歌演绎得更加哀怨深沉,让人深陷于愁肠百转之中又无力抵抗。但这首歌只作为medley与《当爱已成往事》串在一起,并没有完整版,实在是很可惜。毕竟哥哥太适合这样的歌曲了。
      张德兰是托这首歌的福得到的另一个惊喜。找《啼笑姻缘》的其他版本时无意发现了张德兰的翻唱,甜美柔软的唱腔将悲剧色彩冲淡了不少,更多表现的是痴心女子的嗔怨。于是便爱上了这个长着娃娃脸,女人味十足的阿姨级别的歌手,虽然她比我父亲还年长6岁,在台上唱歌和与观众交流时竟仍流露出少女一般的娇羞与新鲜感,着实难能可贵,总觉得她身上有邓丽君的影子,不论是唱歌说话还是那份亲切感。
      “青山原是我身边伴,伴着白云在我前,碧海是我的心中乐,与我风里度童年。”仙杜拉接下来在观众自发的节拍中演唱了这首《风云》。如此信手拈来又充满童真的歌词和着轻盈跳跃的旋律,一股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和自由洒脱悠然而出。而仙杜拉唱这首歌的状态更像是超脱尘俗、笑看风云的老顽童,中低音松弛,高音有力,游刃有余。
      当然,这场演唱会给我最大的惊喜莫过于作为特别嘉宾的张学友翻唱的《万水千山纵横》,这首”辉黄“组合的经典之作,一气呵成、荡气回肠的词曲深深地打动了我。学友的状态出奇地好,活力充盈,中气十足,让人眼前一亮。力量充沛的高音和饱满圆润的低音在我看来都超越原唱,配上极具感染力的肢体语言,歌神实力一览无余,连乐队和伴唱都满脸享受地用身体打着节拍。
      叶振棠也曾多次翻唱过这首《万水千山纵横》,嗓音在我看来虽不及学友,但很有一番老江湖的狠辣的味道。相形见绌的倒是关正杰中规中矩的原唱了。
      由这场演唱会开始,引发了我对这些歌手和歌曲的各种版本的狂热搜集、对比、单曲循环和随时随地的哼唱。经典的词曲配上更具现代感的现场伴奏本就是是我的最爱,老歌手们倾尽毕生之力的全情演绎对我更是有很强的杀伤力。像是不期而遇,在这样的时代还能被这些歌、这些人打动,我感到很幸运。
      我想,顾嘉辉和黄霑的作品吸引我的不仅是气势如虹、动静皆宜的曲调,更是歌词里那份家国情怀和侠骨柔肠,这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是现在的词曲家绞尽脑汁也难得其一分神韵的。
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推荐顧嘉煇大師經典演唱會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