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如初恋般遗憾

沉默电话
2013-05-19 看过
“众口难调”这个词就像一面坚实的盾牌,庇护着听众挑剔的耳朵。在某些情况下,一个歌手对于自己音乐发展方向的迷茫,恰是来源于分歧过多的舆论。不论停滞不变或盲目改变,都因外界的批评、误导而忘记了自己的初衷,走进莫名其妙的死胡同。当人们评价一张唱片的优劣、成败时,不客观的看法也像滚雪球般,带着主观的夸大和偏见愈演愈烈,所以,有一些观点是需要过滤的。虽然不是所有歌手都会在意这些,但某些风格转变上的困惑,的确是因听众的倒戈而起。像杨宗纬这样的歌手,已有不俗的唱片成绩,谦逊稳重有实力,却仍未找准独属自己的唱片定位。一切仍在探索的状态中,就很容易被他人的观念微妙误导。

杨宗纬上一张专辑《原色》在李宗盛如导演般的统领制作下,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作品故事性强,情绪色彩浓烈,唱片有完整的主题和聆听线路,节奏紧凑有张力,整张专辑恰如一场音乐剧。但却偏偏因为李宗盛的垄断和包办,《原色》被扣上了过度个人化的帽子,甚至出现李宗盛的发声机器等偏见看法。人在下判断前,往往无意识地避开作品实际价值,只由主观第一印象去决断是否吸收,这是很欠考虑的。但就像看到针尖会不觉缩手,大家往往习以如此。但换个角度说,正因为《原色》的“过李宗盛化”,才使专辑变得如此精彩而醇厚,充满亮点和统一。如果音乐只为求妥帖而避免极端和锋芒,那我们听到的东西岂不都会一样了。可大众思维却不爱这样考量,任何跨线的锋锐,都会造成集体化的空洞敏感,宛如面对危险时求生自保的本能。

于是在这样的舆论前提下,新专辑《初.爱》“不负众望”地诞生了。必须承认,这依然是一张极具可听性的唱片。因为杨宗纬的硬件客观存在,大牌如云的班底作品也不会有太多偏颇和谬误。只是——唱片不再有《原色》的概念质感,相对来说显得泛流行化、商业味道浓重,主题色彩也几乎淡得无迹可寻。虽然关于“初爱”还是有很多故事可谈,但它并不是一个很有价值,或者说很新鲜的要点,一个“初爱”作为话题,审美疲劳奔涌而来。

没有了爵士的雅致,没有了李宗盛缠绵悱恻的诗意,《初.爱》展现出的,也的确仅是一股淡淡的初恋情怀。值得循环的歌曲还是很多:如杨宗纬自己填词的《其实都没有》,轻描淡写的钢琴节奏,带进“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幽静波澜,没有纠结咬字的婉转,试图从内部敲击心中的软肋。《想对你说》一层抒情摇滚的基调,却以收敛的成色凸显杨宗纬的声音部分,展示了唱功的进步。最后一首《这一路走来》旋律抓人,民谣配器与弦乐组合交织成晴朗一片的视觉画面,过耳难忘。但另一角度来说,专辑同名曲《初爱》如七十年代老歌般的编曲、严爵创作《无邪》过度突兀难转的高音,都不能说起到了加分的功效。至于依然由李宗盛制作的《无常》、《出走》等,即便有深意,也无法利用片段式的表达给唱片增加稳固感,反而带来更多的遗憾。所以《初.爱》给人的感觉便是:可以拆分出若干动听的优秀作品,却无法带来一整张连贯的感动。

杨宗纬声音中纯挚的感染力、穿透力,演唱情绪中浑然的沧桑,如陈酿的美酒带着铭心的深刻。但是,他依然存在于刻板的印象中,急需脱离成品式经典难说是非的光环与阴霾。《初.爱》应该是“首张个人唱片”类型的作品,而现存于此,对谁来说都有些遗憾和困惑。
16 有用
4 没用
初。愛 初。愛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初。愛的更多乐评

推荐初。愛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