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三部曲】五月天的教科书范本

林瑾念
2013-04-30 看过
《五月天的教科书范本》

文/林瑾念@橘岸音乐

 【关于五月天,关于《第一张创作专辑》】

五月天由团长兼吉他手温尚翊(怪兽)。吉他手石锦航(石头),贝斯手蔡升晏(玛莎),鼓手刘谚明(后改名冠佑),主唱陈信宏(阿信)组成,除鼓手外其余四名先后结识于台湾师大附中。前身团名为So Band,1997年为了参加当时的野台开唱,于是使用了玛莎BBS的注册名MAYDAY,最后在同年3月29日改名为五月天。鼓手换了4任。前三任为钱佑达、陈泳锠、Robert,最后才是解散乐队Why Not的鼓手,刘冠佑。

野台开唱后,五月天录制唱片Demo寄往当时各家唱片公司,1997年6月,滚石制作部的李宗盛在听过Demo带后联系团长怪兽,两个月过去便顺利签约滚石。后来流传的李宗盛从垃圾桶里拾起Demo带拯救五月天的故事便是出自于此。

签约滚石后的五月天并没有马上拥有自己的出片机会,只于隔年参与了地下乐团合辑《ㄞ国歌曲》跟参与同志专辑《拥抱》的制作。而这期间的五月天主要由任贤齐带领跑校园积累实战经验。终于,熬了两年,鼓手冠佑正式加入。1999年7月7日,五月天发行《第一张创作专辑》正式出道。
 
要从出道年份算起,那么五月天也是一只跨世纪的乐队了。出道至今这么多年过去鲜有传团员不和或者团员单飞,“如果是个偶像团体,早就解散了。”这是他们时常挂在嘴边的。五月天的音乐之路堪称顺遂,即便因为服役的问题短暂解散过,可是复出后也丝毫没有影响乐团的人气,五月天正式进军内地的年份大约在2003-2004年间,此时借着“倔强”迅速打开了内地市场,可有时候,我还是会感觉五月天在内地“爆红”似乎是近几年才发生的,演唱会一票难求,主唱唱功遭受舆论,政治立场遭受炮轰,当然,这些都是后来的事了。今天还是让我们把时间调整一下,回到1999年,五月天的《第一张创作专辑》。
    
这张专辑由主唱阿信(陈信宏)包办全碟词曲,曲目上,用语种作为分割线,前六首国语,后六首台语。这张专辑最厉害之处在于拥有半数的畅销单曲,【疯狂世界,拥抱,轧车,志明与春娇,Hosse,I love you无望】这些歌曲就算时至今日还会被乐迷津津乐道,而纵听全碟的编曲也谓经典,[轧车],[志明与春娇],甚至[透露]都是把编曲做到极致。十几年过去的今天,当五月天再唱起[轧车]依然是这样的编曲架构,依然是这样的吉他Solo,没有做任何改动,也不需要做任何改动。
    
【专辑上半场-国语】
    
如此顺遂的出道离不开早前在各大校园巡回表演的摸爬滚打,此时的五月天早已跟学生朋友们“打成一片”,把“摇滚”做成流行,在“流行”中注入属于青春的喜乐哀愁,这些都是顺水推舟的事情。五月天的成功之处很大部分便是来源于此。当然,如果作品不成功,市场也不会买单。于是,有了如今看来几乎可以作为“青春教科书”范本的[疯狂世界]。这是五月天的第一首歌。出道第一张专辑的第一首歌。[我好想好想飞 逃离这个疯狂世界]在此刻彷佛道破了适逢青春期听众们的心情,歌曲B段,主唱阿信再写下[青春是挽不回的水 转眼消失在指尖 用力的浪费 再用力的后悔]。这是不少人在后青春期时的体悟,听众会喜欢一位歌手很大成分还是会来源于作品的共鸣之处,所以五月天在歌曲的着力点上算把握的非常好。写下[疯狂世界]的主唱阿信曾经承认这首歌曲有导人自杀的意向,消极之情在副歌最后一句得到体现,[如果是你发现了我 也别将我挽回],乐腾的编曲,消极的唱词,典型的乐歌哀唱。
  
[疯狂世界]的先声夺人后,五月天将节奏放慢,缓缓而来了[拥抱],同时,这首歌曲与[透露][爱情的模样]组成的[同志三部曲]是专辑中很重要的一节。
  
在五月天大红之后,就有人炮轰他们来回创作都是那几个和弦、歌曲没有深度等,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一首歌的深度、难度真的是所谓的和弦要变化莫测,歌词故事要曲折起伏么。不然吧,比方这首算得上简单的[拥抱],不得不说这是早期五月天的经典之作,经典的作词,经典的作曲,当然还有最经典的前奏。这也是吉他老师们眼里的入门教学范例。[拥抱]最早收录于1998年台湾同志音乐创作2-《拥抱》专辑(五月天参与制作),由林德演唱,作词的阿信引用了作家白先勇先生的长篇同志小说《孽子》里的[晚风吻尽荷花叶 任我醉倒在池边]作为故事主轴,荷花池是台北新公园里同性恋人群的聚集之地,也是小说的主要场景。时至今日,还有不少歌迷认为这是主唱阿信写过的最美词作之一,对于“同志”二字,歌曲的表达还是在于[纷乱世界的不了解],在如今的音乐圈里,诸如黄耀明,何韵诗等大方公开了自己的同志身份,于是便有[撑同志反歧视]的口号。
  
1998年的这张[拥抱]五月天除了拿回同名歌曲外,还有我未讲到的[透露]与[爱情的模样],前者曾在2008年的十万人出头天演唱会中由林宥嘉作为嘉宾与五月天共同演绎,08年这首[透露]刚好十岁,还是这样的编曲,无需重编,这可能就是我开篇所讲的编曲极致化。有意思的是在98年[拥抱]专辑的这个版本,Vocal一栏写着伍岳凌,而他这正是主唱阿信。
 
至于[爱情的模样]绝对称得上五月天的沧海遗珠,有一次,我在KTV里点起这首,当前奏的吉他扫弦响起时。我的朋友抬头对我说这首歌他非常喜欢。第二版的[爱情的模样]更改了几句唱词,把同志情怀的中心句[荷花池中泛著月亮 我在池边不停流浪 天使和魔鬼的战场身体和灵魂 失眠的晚上]改成了[星星在夜空中闪亮 星空下我不停流浪只剩我无知的奔忙 因为你眼光 都化成了光亮],看来主唱阿信的本意还是想歌曲跳脱“同志”情怀,但情感精髓的[没有谁能将爱情划界限]仍然保留,不过经这改动,歌曲还是变成了深情的求爱歌。值得一提的还有作曲的演绎编排,从第一段主歌开始演唱,同时也由第一段主歌作为整首作品的收尾。
 
国语上半场还有[生活]跟[嘿,我要走了]。
 
[生活]里有一句很写实的歌词,[有场战争就在眼前斗志斗不过温暖棉被]。
 
还是把重点留在[嘿,我要走了],五月天的冷门系作品之一,可能很多所谓的“粉丝”都没听过,或者很少听,但我却非常中意。这首作品收录过两次LIVE,在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吉他SOLO外加长了前奏的演绎让LIVE更有互动性。典型的案例便是十万青年站出来的版本,当时,除了坐在座位上的冠佑,其余四子随着编曲的演奏适时的扭捏充满了趣味。而玛莎的贝斯也是这首作品不容忽略的一个原因。相较于《十万青年站出来》,第二次Live版本的收入从意义来说难免沉重些,它是五月天暂别歌坛演唱会《你要去哪里》的散场曲目,[嘿,我要走了]讲的是男女主角分道扬镳,男主角的一番独白。他感悟[这绚烂新世纪 深情已不受欢迎],也自嘲[反正自作多情是我看家本领],最后少不了豁达,[收拾我的行李去找寻新的自己],不再追究难过,因为终究要结束的。
 
作为专辑上半场的最后一首歌曲,它还有一层含义,即[告别国语],因为接下来,听众将迎来整张专辑的下半部分,唱台语的五月天。

【专辑下半场-台语】

专辑的下半区由六首台语歌组成。这半张里有五月天未正式出道发表的第一首作品《轧车》,还有惨情主打《I Love you无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发迹开始让五月天由北唱到南的《志明与春娇》。可以说,最经典的台语作品都在这里。

在说《轧车》前,先放松一段怪兽在《素人自拍》里对这首歌的注解。

「〈轧车〉有两种版本。合辑《ㄞ国歌曲》里面收录的〈轧车〉版本 录音时很High,Overdrive开下去、大力弹奏就对了,听起来像是 骑著野狼125在国道上迎风奔驰的感觉。录制专辑版本时我们抱持 了不一样的想法,故意把它弄得很『撇』。我们在录音时刻意把低 音cut掉,玛莎还用Paul MarCartney爱用的那把小提琴型贝斯(这 把琴的特色是Tone很复古,但低音较虚)加上Distortion来弹,录 出来的感觉是一个骑著小绵羊的飙车族,虽然再怎麼催油都跑不快, 却仍要跟残酷的现实、跟这整个社会来做微弱却顽强的抵抗。」

[轧车]讲的是主角青春期的厌世情怀,心情不悦时怎办?叫上几个朋友作阵轧车跟全世界对战!音乐成色来讲,团员们玩的过瘾,听众也听的过瘾。两个版本其实在编曲的编制上都差不多,只是一些弹奏的设计不一样,比如前奏。还有Vocal,两个版本的声音表现可以用十万八千里来形容。五月天改编自己的作品其实很常见,基本每开一次巡回都要改编,但[轧车]却始终没有动刀过。所以我总说[轧车]是编曲极致化的展现,芳华绝代的间奏SOLO一直沿用至今,如果说录音室版听起来还有点单薄,那09年《DNA》巡演,[轧车]在保留了原有的编制原有的Solo下加大力度的编曲绝对撑得上够燃。我想时间真的可以检验音乐的成色,这么多年过去,[轧车]在五月天心里的地位依然屹立不倒。仍是每次演唱会,甚至远征海外的必备曲目。


接着说[Hosee],就关于这首歌来讲一个插曲,五月天前三张专辑在当时并没有在内地发行,到了五月天进军内地的时候,前期的音乐作品顺理成章的引进,而没想就是[第一张创作专辑]即遭遇了删歌的待遇。让我苦笑不得的是,删除了[轧车]却没有把尺度更大[HoSee]一并挑除。在英文单字中,[Hosse]这个词是不存在的,这是取自副歌里的[[Hosee,Hosee.呼伊死,看谁人的卡大支],“呼伊死”在台语里是让对方倒下的意思,再讲难听一点就是[让他死]。歌名如果选择这个难免张狂,还是叫Hosee隐晦些。在内容上,[Hosse]比[轧车]更阴暗,歌里的[我嘛不知,过了今眠,是生还是死。]充满了对明日的不确定。其实歌曲最重要的表达还是抱怨,[世界哪会颠三倒四 人生过甲亲像战争 委屈若是吞不下去 一声就变脸 江湖变甲这没义气 朋友变甲这歹逗阵 真正若是发生事情 人拢溜紧紧]大概意思就是“只要自己一发生什么事情,那些所谓的朋友都失去了踪影。”这样看来[Hosse]就可以解释[疯狂世界]里主角为什么想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台语部分五月天写的是4+2的编排,即四首快歌+2首慢歌,快歌部分除了我浓墨重彩的[轧车] 、[HoSee] 外还有[黑白讲]与[风若吹],但是相较之下,这两首就难免显得失色。

剩下两首慢歌,[I Love you无望]、[志明与春娇],作为首张的热门单曲,[I Love you无望]就跟它的歌名一样。将苦情进行到底,直接简单的情绪最容易打动听众,这是将我引进五月天之门的第一首歌。也是后来我最不愿意多听的一首歌,它是我的音乐禁区。我曾今有一个心愿,如果我能听到它的现场版那么此生就无憾。也庆幸我有能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追求自己喜欢的音乐,所以当我在万人体育场听到[I Love you无望]的第一个音符时,那种感动已经不止是因为歌曲内容而已了。



最后,把文字留给[志明与春娇]。我想对于五月天,这也一定是最重要的歌曲。
“那时候大家都会觉得五月天那是什么?可是呢,后来有一首歌有两个人,带着我们在台湾从北走到南,每一个人都开始认识五月天是什么了。”
以上取自主唱阿信在五月天《你要去哪里》演唱会中表演[志明与春娇]前的口白。我没有经历过五月天在台湾初出茅庐的时代,当时怎么受欢迎,当时什么歌最流行只能从影像制品里感受。台语歌给大多数听众留下的印象只有“俗”,或是曲子或是唱腔。有一位朋友曾经对我说“感觉台语歌都是这个调。”可没想她却能听尽五月天的台语。作品歌名来自于台湾的的俗语,原意指爱情中的“善男信女”。不过在歌曲里“志明”“春娇”也就只是代表爱情中的芸芸众生男男女女罢了。其实[志明与春娇]不仅仅是流行它也是相当有分量的作品,弦乐编制的出彩在当时很多人都不相信是五月天这样刚出道的乐队可以做到的。在隔年,这首歌曲更是受到了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的青睐,得到了年度十大单曲的殊荣。


五月天在乐坛的首秀非常成功,同年便以新出道乐团的身份登上台北市立体育场。除了歌迷的热烈追捧外,创作也受专业肯定。所幸五月天并非昙花一现,因为对于很多歌手来说,第一张有可能就是最后一张。

"嘿,我要走了!"
不对,其实他们要说的是:“嘿!我们来了。”

专辑评分:★★★★★
推荐:[拥抱] [轧车] [志明与春娇]


---------------------------------------------------------------------------------
如果你也喜欢音乐,请关注微博@橘岸音乐,让我们一起享受音乐。
5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第一张创作专辑的更多乐评

推荐第一张创作专辑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