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断多少发线,才好一丝不挂

亦辰
2012-10-11 看过
有一阵子单曲循环绵绵,几乎要疯掉。后来才发现,夕爷的词循环来听都是要走火入魔的。尤其这般通篇平淡安静,满是日常意象的,随随便便就好掀起时光的角,摔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绵绵这个名字,到底是明明,还是亦舒的小说,或者只是信手拈来押韵,已经无法寻清楚,或者也不愿问明白。比如夕爷的答案,已听到骨髓镇痛的人哪里愿老老实实的相信——押韵?就算是押韵,为何冥冥中是这个说不清的词;再比如旁人拿着你旧时的作品来求解,也不见得将真话全盘托出,总有些秘密不足以为外人道。
所以,只这个词就好。
绵绵,念做千疮百孔的蚀骨缠绵。

「和你也许不会再相拥
大概你的体重会抱我造梦」

短短一句,也许,大概,两个词都用上了。我蛮喜欢用这些词的,是因为心慌。词意中非常明显的不确定性,不是不确定会不会再与你拥抱,而是不确定你是否还愿意,不是不确定是否会梦见你,而是你是否还愿意入我的梦中。
通篇其实都是绕着这样的意思,
我还站在原地,那么你呢?

「从来未爱你,绵绵
可惜我爱怀念
尤其是代我伤心的唱片」

从来未,从来,从未。夕爷的词中,这类词出现的不算少,而这类又是要命加百分百伤感的词性。在这里,“从来未”之后接的竟然是——“可惜我”,真不知道多少人听到这里泪如雨下。连爱的权利都要自欺,这要有怎样的情深与缘浅。
情深缘浅两个反方向的词语靠在一起,再一左一右绕着地球,不会遇见,遇见了也是一瞬擦肩继续兜圈。愈缘浅愈情深。

不只是“可惜我”,
副歌部分每一句从来未爱你,都是磨碎的血和肉。

「从来未爱你,只喜爱跟一颗心血战
从来未爱你,只喜爱共万人迷遇见」

一句句这样明显的口不对心,跟一颗心血战, 共万人迷遇见。
该有多卑微,低到尘埃里,该有多小心翼翼,如水滴藏在人海里。“只喜爱”一句也用得极狠,自欺到了全世界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依旧微微笑。


关于这首歌的理解一直很多,真真假假是是非非。
只因为它太贴近,又太含糊其辞。导致每个人听的时候,都以为是自己的。

散步、约会、咖啡、香烟、通宵、闲聊、唱片、演唱会、夏雨天……
平常之极的意象,难免你也会遇见一两个,或者每一个。

起码曾经是好朋友,
但一直也不过是朋友。
终究踏不过,不然朋友都没得做。所以才一遍遍的从来未爱你。

也许他是台上明星,
也许那是他喜欢的明星。
听他的歌,与听他喜欢的歌,在有些时候并不太大的区别,比如思念时。

歌中非常喜欢这一句——
「从前为你舍得无聊,宁愿休息不要
谈论连场大雨你窗台漏水,不得了」

曾经这么平常的闲事都好大惊小怪,这样琐碎的话题都好一句句的说,只是朋友,也该是多好的朋友。太好了,才会想着,就算是朋友也不错呀,这样的一直相处下去,已经够好了。
怎么会够好!
不然一颗心的血战从何而来,但是战到了血肉模糊也不敢往前一步,因为——已知不可。

没有谁会木讷到不知,
尤其是能一句句聊到通宵,每一句话题都是玲珑心。
字字句句早已试探,不行,对方早有清明的暗示,暧昧但是不含糊。


夕爷的词从来都是最好的,最深的情最悠长的画面。

「和你也许不会再拥抱,待你我都苍老
散半里的步,前尘就似轻于鸿毛
提及心底苦恼,如像自言自语说他人是非,多么好」


这是想象中的多年后,
苍老时,依旧是朋友,依旧无话不谈,终于可以开玩笑的说,

-其实当年我喜欢过你。
-我知道。
-呵呵。
-呵呵。

那个时候,再也不会失去你。因为一路也未曾拥有。
说起从前的自己,就像是说起旁人一样。这个感觉不用解释,你,或者我,许多人回望自己的过去,
多少如此之感。

最后的最后——
「从来未细心数清楚,一个夏雨天
一次愉快的睡眠,断多少发线」

又该怎样解释怎样落泪。其实谈不上解释,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林夕,而林夕则永远只是林夕。
这一句的解释太多也太含糊,真正答案不过是闭上眼睛,自己所感知的。

夏雨天也许是那首歌,也许是故意的笔误,也许是夏日的雨夜,
愉快的睡眠,也许只是合上了晚安电话再微笑的合上眼睛,
而那些发线,
发线之前的修饰区别于一次,而是多少。多少个一次,才真的变作了多少?

而,要断多少发线,
才好变作一丝不挂?
19 有用
2 没用
打得火熱 打得火熱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打得火熱的更多乐评

推荐打得火熱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