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朴树有关的日子

三石一声
2012-10-10 看过
一、2012年5月,某音乐节现场
      我想我很久没见到朴树了,嗯八年多时间。嘿!他脸上的痘痘还是那么多!应该还没被生活“招安”,不过阴郁这东西,在他脸上早已经一扫而光。"我觉得大家每天都生活在一种匆匆忙忙的状态,每个人想要的东西太多、又太急,我觉得这样一种社会状态不好。"有没有觉得,朴树从以前顽强抵抗生活所带来的不安,到现在开始思考这不安如何寻求解决之道了?
 
二、2004年4月,某颁奖礼后台
      我在刚开始同社会接触之时,看过一本小说《跟谁较劲》,男主人公那状态,挺像我早年YY中那朴树的状态的:跟自己较劲、跟社会较劲、跟家庭较劲,甚至跟也许根本没必要的人较劲。《生如夏花》的出处是泰戈尔诗集,这自不必多说,但是朴树活到“生如夏花”的洒脱状态,他应该同周遭较劲了很久、更恐怕有自我拧巴很久,后来我才知道,《生如夏花》之前有过一支同曲不同词的《冲出你的窗口》,词的热血程度相比较《生如夏花》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后来朴树狠狠地否定了这首词“觉得那时的自己很不成熟,太冲”,于是才有了后来的《生如夏花》,唯独绚烂,不再拧巴着。
      但相比较《生如夏花》,我个人倒是觉得《我爱你,再见》《来不及》《且听风吟》这样更具释怀情节的作品合我胃口。还有四年,我三十岁;而当年,朴树刚过三十岁。
 
三、2000年3月,某中学教室
      朴树刚有在当年春晚登台演唱过《白桦林》,于是他火了,那年头还流行着把喜欢的歌词抄在一笔记本上的习惯,特别是囊中羞涩又听歌欲望强烈的中学生们。我是班里为数不多有《我去2000年》卡带的人,于是把《白桦林》的歌词抄在了黑板上,全班同学都认真地抄写了下来。后来,大家都学会了唱《白桦林》;再到后来,全民都会唱《白桦林》。以至于到现在,这首歌成了我最怕听到的朴树的作品,看来,恨一首歌的方法除了设定为闹铃之外,就是让全民都唱给你听,让满大街都播给你听,但我真的不是刻意排斥《白桦林》好吗?

四、1999年11月,某大学体育馆
      朴树在处女专辑《我去2000年》中的热血滂湃应该是和当时的大学生相似的,我跟随父亲到一所大学录制朴树的宣传推介歌友会。当时读中学的我尚不懂得《我去2000年》中的情绪,只觉得社会应该不简单吧,所以听到“那些东西大麻都不能给你(《在希望的田野上》)”、听到“天真是一种罪/在你成人的世界/生活不再风花月/而是你辛辛苦苦从别人手里赚来的钱(《别,千万别》)”、还有听到“隔壁老张对我讲/年轻时我和你一样狂/天不怕 地不怕 大碗喝酒 大块地吃肉/后来摔了跟头 老了 就变得谨小与甚微/就忘了梦想只乞求能够平安地活着(《活着》)”这些歌词时会觉得“社会”绝对是个不简单的群体,现在懂了,果真如此。
      只不过,当年毕业季的离愁别绪当然首选《那些花儿》,专辑首版中的“花儿”甚至还带着点糙糙的女孩笑声,后来再版的时候换了编曲,笑声也就没了。其实我中学时候谈的恋爱根本不值一提,我就是装装情怀而已。
 
  五、1999年4月,某音乐杂志
      我第一次知道朴树,看到杂志上满篇对他的描述都是“理想”、“真诚”、“梦”之类的溢美之词,那时,真的有正正经经的华语音乐杂志,所以那时,有纯粹的梦想似乎真的能以纯粹的方式去实现——至少,那一年,我们都听到了纯粹的《我去2000年》。
      那时刚发行《我去2000年》的朴树其实已经年近26岁,和现时的我类似,在现如今满是“出名要趁早”的浮躁气候中,26岁的新人可真是凤毛麟角、珍稀动物。
 
六、2012年10月27日,树与花系列音乐现场……
26 有用
0 没用
我去2000年 我去2000年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4条

查看更多回应(24)

我去2000年的更多乐评

推荐我去2000年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