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突!突!

KREJERK
2012-10-06 看过

大部分后摇滚乐队应该庆幸GYBE被归入Post rock阵营,得承认,正是这支不管你喜欢与否都坚决不敢有丝毫忤逆和冒犯的乐队把整个阵营的平均水平拉高了一大层。从九四年到现在,GYBE一直处在蒙特利尔新音乐运动的核心,他们所有的变化都在自己的体系之内完成,而这期间我们经历了同样优秀的乐队成为一个古装大片配乐乐队或者卖疯撒泼的游戏音乐团体。

愤怒与绝望以及愤怒绝望交织背后的平静只是GYBE的一部分,类似《Locks of Love Pt.3》这样撕开乌云被照射个通透的曲子虽然不多,《We Drift Like Worried Fire》却继承了这种感觉,与《Mladic》激进的暴躁形成对比。尽管没人指望GYBE会在重组之后拿出一张新专辑,但显然一张饱含了他们复出之后最受关注两首曲目的作品还是足够振奋人心的,何况全球乐迷几乎在得知《'Allelujah! Don't Bend! Ascend!》即将发行的同时就听到了全部曲目,事情本身的兴奋感或许比聆听体验更为激烈了。

《Mladic》原名《Albanian》,允许乐迷私录现场音频即是GYBE的一贯作风,所以新专辑的两首长曲《Mladic》和《We Drift Like Worried Fire》在专辑发行前就公开已久就并不奇怪了。巴尔干地区的民族斗争从文明在那里起源开始就源源不断,相互之间的民族清洗和屠杀也一直在发生。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大规模屠杀正是1995年发生在斯雷布雷尼察的屠杀,这场屠杀中至少有七千名要求独立的阿尔巴尼亚穆斯林遭到迫害,而波黑塞族军队总司令Mladic其人正是这场屠杀的元凶。《Mladic》展现出的正是这种彻头彻尾的紧张和压迫感,毫无疑问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最黑暗的一首作品。《Mladic》既不是一首饱含深情的控诉之作也不是哀悼的挽歌,GYBE恰恰是在重现这炮火肆意仇恨不断宣泄的战场。

尽管没有任何一个成员承认过他们无政府主义倾向的政治立场,然而赞颂人类毁灭的曲调,原子弹爆炸的画面以及那些仿佛本该出现在世界末日街头的招贴画却反复出现在他们的作品当中。隐喻和符号化的内容成为自始至终的主题,这样的气质一直延续到这张新专辑里。两首20分钟长和两首六分钟长分别别放到一张12寸和7寸的唱片上,封面色调与第一张专辑类似,还是那种能把飞大的你从头到尾给包裹进去的风格。两首短歌是毫无赘余的Ambient/Drone,刻意突出的绵延和恍惚的轰鸣配合两支不和谐弦乐的演奏,而这种轰鸣和刺耳的效果也蔓延到了两首长曲身上,一场自上而下的毁灭正在实施,与之相比以前的老曲更像是事前的酝酿和静态的控诉,远没有这长短四首曲子来的霸气和随意。

任何试图分析GYBE音乐结构的文字最终都是徒劳的,他们的技巧炉火纯青独具特色,想要制造相似的空间感和气势几乎无法绕开他们的套路,然而细细刨开你会发现,如同砸碎一个能够幻化五彩盛景的水晶球一样,从这些碎块中你并不能发现什么秘密,文字的解析甚至抓不住一丝音乐中的精髓。大概我们只能说,依靠大量乐器的严谨配合,GYBE试图制造一种极具画面感的连绵起伏的景象,它不是跟随你情绪幻化而出那些画面的着色剂,它是在引导并放大这种情绪,透过那些你曾领略过的视觉影像投射出来,这个逐渐深入的感觉恰如同药劲潮水般一次次上涨,最终淹没意识的过程。
93 有用
1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1条

查看更多回应(41)

'Allelujah! Don't Bend! Ascend!的更多乐评

推荐'Allelujah! Don't Bend! Ascend!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