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我的手表上面时针倒转——白银饭店前传

poorwind
2012-06-16 看过
作为音乐教师的儿子,张玮玮九岁开始学钢琴,不喜欢,十二岁的时候学手风琴,也不喜欢,躲在手风琴背后睡觉,教课的音乐老师说张玮玮根本不是学音乐的料。直到到了青春期,张玮玮碰上了摇滚乐和在抢他零花钱的郭龙,两人1998年追随“野孩子”来到了北京,才开始了自己对音乐梦想的征程。
刚来北京的时候,他们在北京的各个区县辗转居住,在各个酒吧工作,在各个乐队中当乐手,在各个酒桌上喝醉,在各个城市中旅行……张玮玮参加过“野孩子”、“美好药店”、IZ等很多乐队,也给左小祖咒、万晓利、老狼做演出乐手。他还会弹吉他、贝斯、键盘、冬不拉和弹拨儿。在河酒吧,他和郭龙跟随着“野孩子”度过了最好的青春时光。“那段时光的点点滴滴都是从心窝里面出来的,那阵子看什么东西都像隔着一层热气,我当时就觉得这辈子活着保持这样子就可以了。”
“野孩子”乐队解散后,张玮玮和郭龙有点没着没落的感觉,“青春好时光就这么散了。”为此,张玮玮失落了好几年。“直到2006年才缓过来,2007年接着做音乐。30岁的张玮玮经历了从一个热血青年到跟着各个乐队追逐所谓的名利,又到恢复了内心的平静,“人总归要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人。”
2011年五月,张玮玮在上海举办了自己的婚礼。他的结婚请帖被设计成了民国老报纸的样子,他和新娘子都穿着那个时代的衣服。这个戴圆眼睛的光头手风琴手也越来越有民国的书生文艺范儿,甚至有人调侃他像胡适或梁漱溟。然而民国时期的人也许没有当代人这么好喝酒,婚礼期间,张玮玮光在上海就被喝大了无数次。以至于都不敢回北京办了。但6月份的时候,张玮玮还是回来北京操办纪念河酒吧10周年的民谣演出。他不仅收集了当年所有珍贵的老照片,还带了个做视频的朋友把几乎所有经历过当年河酒吧的乐手和文青们都采访了一遍,用作演出时的的视频素材:“感觉这就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我必须张罗起来。那是青春最巅峰的时刻。所以要有一段最好的回应。“周云蓬、小河、万晓利、张玮玮、郭龙、张佺、吴吞、张浅潜集体参加了这次纪念演出,这几乎也是近年来日益发展的当代民谣最全的黄金阵容,也为日后的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香港艺术节,和台北的演出打下了基础。“我们还是在河酒吧的河岸上延续着。”张玮玮说。
摩羯座的张玮玮做事极其认真,也容易紧张焦虑。但他几乎不会把这种情绪传达给别人。音乐节演出的时候,遇见不靠谱的调音师,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尝试沟通,然后夜里自己失眠。有一次,不靠谱的调音师随口说了句是不是你的琴有问题,玮玮看了看自己的心爱的马丁:“你说什么都可以,怎么能说我的琴不好呢?”
一直在做乐手的张玮玮以前极少开口唱歌,2009年他和郭龙俩人每周一在“疆进酒”唱歌,随后 MicroMu厂牌做了一张现场录音版的唱片《你等着我回来》,作为歌手的张玮玮才被人重新认识。这张唱片低调、温暖、幽默,在豆瓣上迅速成为了最受欢迎的唱片,成为了文艺青年的最爱。但张玮玮一直都害羞得没敢听这张唱片。后来他和和郭龙作为现场乐队加入孟京辉《三个橘子的爱情》剧组,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原创作品拿出来,观众才惊讶于张玮玮的创作能力。这批创作于2006年——2007年时期的歌,以手风琴,吉他和手鼓为主要乐器,风格轻松旋律优美内容文艺,有民国的抒情气质也有东欧风情的魔幻现实色彩,终于在亲朋好友的强烈呼声中,张玮玮和郭龙才开始认真考虑出专辑的事。这张目前为止定名为《白银饭店》的专辑还没有正式出版。在摩羯座张玮玮的严苛要求下,已经修改了到了五遍。最后一遍是在朋友万晓利家一点一点磕出来的,他们连续几个星期不下楼。等所有东西差不多完成的时候,又重新录了一遍人声。现在专辑在装帧设计阶段,由玮玮的爱人、“米店老板娘”亲自操刀。
“因为身边的音乐人陆续都出唱片了,互相仰望下难免压力会大,有了比较以后就麻烦了。”张玮玮坦言自己有点想多了,“其实唱片就是生活的一个记录,拖了这么久,反而把最初的想法给弄丢了。”
“可能玮玮要求比较完美吧!但真的完美里是有一点点缺憾吧!”巨蟹座的郭龙比较感性,但他完全尊重张玮玮的决定。

去年10月,张玮玮和郭龙都陆续离开了北京搬到了云南大理。“北京没办法住了,那里的环境本就不适合人类居住,以前呆在那是因为还有些有意思的朋友,感觉全城都是文艺青年,但现在都他们被程序化商业化了,一年到头也见不着,所有人都在拼命。”张玮玮的离开带着些许的失落,郭龙则说得更为直接:“我们本来就是生活在地下的一群人,跟主流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地下这个环境不存在了,城市越来越大,我也就不想呆在那了。”总之,这对兄弟,又前后脚地赶到了大理,跟早在2004年就在这里定居的张佺汇合,排练,生活。
张玮玮离开北京那天是著名的红月日。“我恨不得我变成三个我。”张玮玮并没有变身,而是顶着红色的月亮,收集了自己散落在各个朋友家的六袋行李,并连夜去拍纪念河酒吧演出视频的林曦家把演出视频剪了出来。他先是在上海呆了不足一个月,然后就跟着孟京辉的剧组去了成都,然后从成都转战大理。他笑称:“自己就像在下跳棋。”
来到大理后,三个人用很少的钱租了一个很好的院子,每天下午两点开始排练,包括“野孩子”时期的作品和一些新歌。院子里有很多树和花草,对面就是苍山,云朵每天变换出千姿百态,而阳光永远是明亮的。他们会泡一壶茶一直排练到太阳下山。这是他们最严谨的排练,也是最舒服的音乐时光,“排练所感受到的音乐的快感要大过演出,就是自己玩,没有束缚。”三个人早已不在乎外界的掌声和所谓的气氛,超越了表演的意义,每天吸收着天地阳光植物带来的气息,并筋道地揉进了他们的音乐之中。
“1+1+1>3”张佺这样形容他们三个人在一起的能量。从2009年开始,受到一些音乐节的演出邀请,他们三个人经常会在一起演出。张佺比较严谨,张玮玮郭龙演出容易紧张。排练多了三个人还是想在一块,所以才决定三个人一起以组合的形式演出,排练。时隔几年,再次相聚到一起,张玮玮说感觉就像失散多年的兄弟又遇着了;张佺看到现在的玮玮郭龙就想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几个意趣相投的朋友一起做事,特别简单;郭龙挠挠头说:“我们好像也长大了一点,是那种好的长大。”
 
(文字摘自写给《明日风尚》的7月份的民谣专题野孩子大稿 ,真正的乐评要消化一阵才能写出来。——经纪人)
55 有用
4 没用
白银饭店 白银饭店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白银饭店的更多乐评

推荐白银饭店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