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权威”,去你的“孤独病”

茂树
2012-06-09 看过
亲爱的小贝壳:
        (一)
        收到你的回信是在公车上,两只手抓住手机“逐个字逐个字”看,生怕看漏一个字,就像做英文的阅读理解,看漏了一个单词,“那结果可就坑爹了”。
        但这种害怕又完全不一样,打开邮件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人,“幸福”变成了人生的底色,就像给电脑桌面换了一幅幸福的壁纸,从此一切程序都会在幸福的桌面上运行。
        我几乎是很坦率地等待一个结果,一点也不怕你会“不回信”。
        我信你!你一定会回!如果其他等待的过程普遍体现为焦虑与不安,那焦虑不安在这个过程中是一点也没有!
        当你把手交到我的手上,彼此抓紧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个故事已经开始!(像是被放生的一尾小金鱼?)
        我其实也是个自卑而怯懦的人,很多东西因为担心“得不到”,所以“不追求”,表面上看起来这一生好像错过了不少好事。
        现在我知道了,我一个都没有错过,那些一千一万次的错过,仅仅就是为了这一次的“得到”。老天为了我此一刻的幸福,真是费尽心机!
        至于是谁让我莫名其妙地自信与勇敢,还能有谁?小贝壳,是你!是你呀!
        
        (二)
        小贝壳,你在信中提到的“隐忍和克制”我都懂。
        以前我十分受不了“作弊”这回事,从小到大的考试,一次弊都没做过,哪怕中学有场历史考试,监考可谓放任自流,同学争相翻书以求拿个高分,但我想,考试规则可没说是“开卷考试”,那我绝不翻书。
        对德行这一块,我可以拍着胸脯说,“我绝对是个品行高尚的人”。绝不因为“不会被人发现”就“放心地去干”,我就是有一种“道德的自觉”。
        一件坏事,只要是一件坏事,哪怕永远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发现,我也不会去做。
        昨晚终于把《认同的空间》这本书看完了。(其中有几节不知是不是翻译的缘故,我死活看不懂那个学者说一大堆到底想表达什么,完全不得要领。我归咎于自己理解能力太差,于是沮丧不已。这本书的阅读也就停顿了几天,以至于上封信中提,这封信中也还在提。)
        这本书中说到一个“历史建构的主体性”,我觉得十分有趣:欧洲人发现美洲,将印弟安人视为“野蛮人”,认为他们的文化落后、非主流,而印弟安人又何尝不会把以哥伦布为代表的那群欧洲人视为“野蛮人”呢?(虽然遗憾的是在印弟安的文化中,他们将欧洲人的入侵视为“神谕”,欧洲人自然就成了“神”,任其差遣与奴役。)
        什么被视为正统,什么被视为异端,完全在于谁在讲述历史,以及在一个什么样文化框架中建构历史。
        如果印弟安人有他们自己的历史,又该如何评定欧洲人?傲慢的流氓?擅长虐杀的侩子手?偏狭的种族主义者?
        我要表达的是,一件事情看起来是不是“道德高尚”,关键在于置于何种价值体系中,事件自身并非“天然高尚”,这就是“道德”之所以漂浮不定、难于把握的原因所在。(所以我更在意法律成本与情绪成本,前者你不肆意踩踏就行,后者你拥有绝对的主动权。)
        所以我原谅所有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舞弊份子”。
        他们之所以“舞弊”,要么是制度保障有缺陷,要么是监管不力,要么是环境失范。总之将他们盲目否定绝对有问题。
        为什么我会说以上的话,你这么聪明,一定会懂。
        很多人会在爱情中“舞弊”,会表现出对于主流价值体系的驯服,实非他们心甘情愿,而是身不由己。要做到“桀骜不驯”,头破血流的代价也是极有可能,犯得着“头破血流”吗?
        所以我理解。
        
        (三)
        我何以会这么勇敢,大概原因就在于“没什么可失去的”,因为“从没得到什么”,更或者说“从不稀罕得到什么”。
        这对有些人来说是“洒脱”,但一个人“没什么可失去”、“从来欲求不满”、“无欲无求”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比如我说,亲爱的小贝壳啊,我爱你啊,和我在一起吧,结果你说“出家人慈悲为怀,非礼勿视,非礼勿近,善了个哉”,那不把我气死才怪。
        幸亏你内心里起码还有一句“下过细雨后,会亮出灿烂的阳光”,你也不肯一直藏在阴霾下——用非常CCAV,非常倪萍大妈的话来说就是,“有爱就有希望”。
        收到你信的那天,我坐在公车上一直哭一直哭,都忘了旁边有多少双眼睛在看我。
        读《认同的空间》同时,我还在读庄雅婷那本《那些有伤的年轻人》,里边说到一句好像是:小孩子因为得不到而流泪,当他不流泪,那他成熟了;大人因为得到了而流泪,当他不流泪,那他真的是“得到了”。
        亲爱的,我领悟爱情的境界还不够高,居然还在流泪,可见我还不成熟,可是,我一点也不想成熟,我就想当一个偎依在身边流泪的小孩。
        在你面前,我就愿意当一个小孩,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的“冷眼旁观者”,对于爱情,我实在没办法“冷静而理性”。
        这炽热的爱的信仰,使我愿意去等待以及追求,也就是我——现在开始“在乎”、“想得到”、“很稀罕”。
        也因为有你爱我,使我更爱惜自己。一个原本平凡庸常的人,因为陷入爱情中,突然变得闪闪发亮起来,这是多么神奇的事。又怎么情愿去辜负这样的爱。
        这一切,这跟你的“体面的中产阶级生活”可并不悖逆。
        “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故事我听多了,我期望我们能一起制订智慧的策略,去拥有一份安然自在的爱,而不是畏缩、猥琐和违和。
        你的回信让我奋斗的勇气加足了马力,也坚定了“不抛弃,不放弃”的决心。
        人们在解决爱情的问题时,一个个地会变成“伟大的哲学家”,我若有智慧,也是爱情赐予的智慧。(当然,我本身也不是个蠢货啦!底子很好的啦!)而这智慧又使我有这个能耐去追求我们想要的生活。
        这多好。
        
        (四)
        现在是周六的中午,昨晚在菜店里买了这个周末在家要煮的菜,呆会就煮中饭啦。
        上午听了一上午苏打绿的《爱人动物》,真好听,我尤其喜欢那句:快别让我,快别让我,快别让我颤抖;快对我说,快对我说,快对我说爱。
        我不会让你颤抖,我要对你说爱。
        多露骨多肉麻的爱之表白呀,你也去听听呗!
        我们两个人在爱情的路上紧张地摸索,这是没办法的现实局限,但只要坚定爱的信念,一切委屈都不值一提。
        下午我会去图书馆,真不想带那个可恶的手机,我觉得你的“无机生活”真好,不用QQ,不用微信,只用邮件,生活简单纯粹,我要向你学习。但是我的自恋病还没治好,老是动不动就用手机玩自拍,真傻!我得花时间改改。
        对了,我喜欢你叫我小成成,别人没这么叫过。大家都叫我大成,你这小成成这么一叫,我一下子觉得“大成”这个叫法真是老气横秋呀。不过也好,你就应该跟其他人类的叫法不一样。
        最近工作真是烦死啦,我手上的项目动不动就在长沙的几个报纸上出四联版,你想想,四联版呀!那么大量的文字创作!甲方那边又难缠得很,总之一提到工作我就气得发疯。不过大概每个人都有各自工作的苦闷吧,好吧,我这个工作尤其苦闷。因为这苦闷,更会为了未来的解脱而努力,哈,这么一来,倒是化苦闷为动力了。
        还有,我写给你的信我挂在了自己的主页,放心啦,也只有关心我的人才会来看我写的东西,既然他们关心我,我就有必要告诉我们我恋爱这回事。有些我觉得他们没必要知道的话,我会删掉,所以看到的会是删节版。就是让你知会一下。(好官方好外交辞令哟!哈哈!)
        你走的那天我听了一整天的《没有目的地爱了》,今天又听《爱人动物》,哪首歌当我们的定情歌好呢?
        
        你亲爱的小成成 上
2 有用
1 没用
爱人动物 爱人动物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爱人动物的更多乐评

推荐爱人动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