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消逝 便作曾经

GivingTree
2011-12-06 看过
我想了一下我是怎么认识你的。
2008年的高三,记忆里只有一片炎夏,我依旧常年不变的穿着冬装的校服把外套袖口扯过手掌,把藏在里面的黑色入耳式耳机塞进耳朵,听着Hit FM,看着楼下不远处的体育生打赤膊在跑步、跳远。有一期的夜间七点半节目主持人照旧选了两首歌做对比和投票。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听到这两位歌手:Amy Winehouse 以及 Adele。我用MP3把这两首歌给录了下来一遍又一遍的听着。虽然那时候Chasing Pavements是一见钟情,但是我无法忘怀的是Amy那家伙的烟酒嗓不断嚷嚷着”I told I was trouble, you know that I’m no good”。那一年,听记英文歌词然后上网搜索已经成为每周一次的休闲娱乐活动了。而且不要怀疑,哥哥当年美好的听力成绩就是这样来的。
真正对她的迷恋始于当年找到了她的现场。你从不曾见过有哪个歌手可以如此肆无忌惮,放任自如。就好像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也不必去在乎,每一次她的表演都不是给观众看的,或者说她从来没有在乎过观众对她的感受。她要做的只是喝一口酒,站在闪光的台上看着面前被光掩盖的背后观众席的黑暗,然后拿起麦克风唱歌。她每一次的表演都不一样,在她那里你永远看不到重复的演出。
她唱起歌来就像毒瘾发作,我听起歌来就像服毒自尽。
18岁是那样敏感的一个年龄。在这样的一个敏感的年纪,我遇见她,于是也跟着毒瘾发作。
其实我无法更准确地说出这样的感受,当我跟着她的肆无忌惮无所畏惧地在来回学校的二轮单车上大吼大叫着”He walks away, the sun goes down. He takes the day but I’m grown”的时候,就会无法自拔陷进一种莫名低落至谷底而后剧烈反弹的情绪。我想她酗酒吸毒也不过为着企图填补内心的无底洞。但我一直认为有些人的孤独是与生俱来的。
等她的新专辑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前不久才搜了她的新闻说歌曲已经录了一大半了,这次的歌氛围会比上一张更黑暗晦涩。得到这个消息是很兴奋的,觉着日子接下来是不是要好过一些了。
……..
然后她死了。
……….
然后她出新专辑了。
…………
然后我听了。
………..

没有细听,可我感觉分明是要比上一张明媚一些。然后我想了想这个问题。事实上这张专辑并不是她自己挑的歌单,自然不能充数。而我期待等待的也不是这样一张专辑。
普通人的死亡是用来怀念的,而名人艺术家的死亡是用来圈钱的。
我只知道,我可能再也听不到那张让她感到很兴奋的黑暗晦涩的专辑了。

08年喜欢上的两个女人,胖妞阿呆步了你的蹿红步伐同样在发了第二张个人专辑后从东半球红到了西半球连宇宙天后Honey B的新专辑都声称深受她的影响,而你当年横扫了人家自家人(以及天朝人民)年年盼星星盼月亮也不一定能得的奖项却被海关人员拒签入境结果牛逼轰轰地回家给大洋彼岸深爱你的人民群众来了场卫星直播现场表演。你不是一头牛,你必定不去在乎自己有没有“哔”够不够“哔”。天妒英才,你用生命证实了这四个字里带包含的最残酷的事实。

自从胖呆在今年Brit Award上紧张兮兮但无比完美地唱完了那首《另寻沧海》之后,我偶尔就会出神回忆起当年同时听到你们两个人的歌声的那个夜晚。人生若只如初见。谁也不会想到时隔3年后这如此巨大的变数。如果你还在,今年也发了专辑,那么胖呆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一支独大,专辑和单曲销量连Gaga和Honey B都赢不过她?
可是这毕竟只是猜想。现在,远在不可触及的天堂的你,我只希望你在上面可以真正自由地大口喝酒大口吸烟。不过,假如真有来生,可以的话你还是好好选择自己父母的姓氏,不要又改一酒屋长大就成酒鬼。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说过名字姓氏非常重要。要是不幸姓了“吴”,那就不要改富贵了。

Miss You…….2011.12.06
1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Lioness: Hidden Treasures的更多乐评

推荐Lioness: Hidden Treasures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