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之歌

chong
2011-11-02 看过
相信不會在電台聽到有粗口字的歌,可是這些歌在網上就可以聽過飽,像香港非主流樂團My Little Airport的《西西弗斯的神話》,一個心急落注的馬迷責駡投注站職員時,說句只得一個粗口字的話,撚手小菜,算很斯文了。

    相信MLA(樂團簡稱)的歌是當今香港流行音樂中,歌詞最具寫實主義色彩的樂隊,而詩意與社會現實的結合,才是樂團最拿手好戲,去年比較像社運歌的《失業抗爭歌》、《邊一個發明了返工》等,當然聽得人一陣快意,但像新唱片《香港是個大商場》中的《西西弗斯的神話》、《九龍公園游泳池》、《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豬隻在城中逐一消失》,以及舊歌《浪漫九龍塘》、《悲傷的採購》、《讓我搭一班會爆炸的飛機》等,在嚴酷的社會議題裡帶出像“讓我喝一杯會吐血的香檳”、“但你忘記了四班車之前,你的月台人身份”的詩意。

    “詩化寫實主義”是評論家對中國戲劇大師曹禺劇作的形容,說的是作家有詩人的激情、作品描述人物的內在世界,以及讓觀衆有審美的愉悅,可見這是一種傾向形式主義的評論,突破了過去一味“揭露社會黑暗”的政治正確話語,“形式主義”正正就是一種鮮明的政治取態,將重點從“揭露了什麼”改變成“揭露的方法”。

    《西西弗斯之歌》也是一首詩化寫實主義的歌,講述兼職投注站職員如何從面對心急馬迷的粗口進攻,用“但佢哋愈係忟,我就愈係斯文”的方法來“搵到工作嘅快感”。歌後半段以口白述說西西弗斯的神話,被諸神懲罰他每天往上頂推巨石,巨石總在快到山頂時滾回原點,後來西西弗斯發現諸神其實是要“我永世都要推石頭實在太慘”的觀念來懲罰他,他深知命運無法改變,便唯有以蔑視自己的命運,甚至用享受這個過程去否定諸神對他的懲罰,讓自己覺得快樂起來。

    喜歡去年那些社運歌的歌迷,或者會嫌《西西弗斯之歌》的無力感太強,可是這種以扭曲的觀念去抵抗扭曲的社會氣氛,正正就是這首歌的詩意與政治。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香港是個大商場的更多乐评

推荐香港是個大商場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