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小牢骚遇上小柔软

叶酱
2011-08-29 看过
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去听《香港是个大商场》时,朋友甩给我一个《milan》的MV,于是小飞机场新专听的第一首歌就献给它了。听完第一个感觉就是,小飞机场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柔软了,是这一首歌?还是一整张碟?
这种柔软让我瞬间想起MLA同林一峰合作的《为你含情》里面那首《阿烦》,记忆中小飞机场的几张专辑,不论是《只因当时太紧张》,《我们在炎热和抑郁的夏天,无法停止抽烟》,还是《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大体都是带有一种软暴力感的轻摇的感觉。可能《让我搭一班会爆炸的飞机》都能算得上是他们够摇滚够噪的一首了。甚至留在耳朵漂浮的更多是《我爱官恩娜,都不及爱你的哨牙》这样的轻盈又俏皮的节奏和曲调。
但这一切都不影响小飞机场一直在发小牢骚的特质,对社会现状的不满也好,对自我存在价值的探讨也好,对小情小爱的气哄哄也好,《香港是个大商场》无疑是把所有的疑惑都整理在一起了。
人生的存在本来就是一场疑惑吧?《公司裁员三百人》,《西西弗斯之歌》和《milan》,不就恰好代表了这三种MLA一直在发的小牢骚么。当听到《给金钟地铁车厢里的人》背景音里的那一串行云流水般的电钢琴编曲,瞬间有种电流通过全身的怀旧感,简单的吉他,钢琴伴奏,这是属于小飞机场独特的气场。
他们为一毕业就失业的青年抗争过,他们为奇人的离职惋惜过,他们在质问是哪一个发明了返工这件事,他们这一次又开始为被公司裁员的三百人愤慨,对被困在地铁车厢的人充满怜悯,对搭一天的士上班的自嘲。不管是听不懂的法文口白诗也好,是要努力听才能听懂的粤语对话也好,自己一直是用不专业却很用心感受的态度去听他们,有爱也有恨,有很傻很天真的吐槽,有点小弱智的坚持和相信。
过去的都会过去,谈论小飞机场的过去,只不过是一场例行惯事的缅怀。
听惯了他们低空飞行的隐匿暴力感,听到《milan》这样的文艺复古范儿点的歌,倒是被感动得跟融化了一样。“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总会过去,我像一个失落的港女,唱K最喜欢唱这几句”。虽然把昆德拉都搬出来了,说到一对男女假装陌生人去酒店重新相爱的故事。这不是就是朱天心《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里面说的那对中年夫妇么?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哲学命题,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一场自欺欺人的战斗,直到丢失了自己和对方的真面目。假面的告白,如次心碎呢。

“那里我不再执着一些往事,我原是世界其中的粒子,如何冲击我都可以;两百年后这里什么也都不是,宇宙里有什么不是暂时。”很早就听过《九龙公园的游泳池》,想起每次去香港天星码头做天星小轮,都会经过这个九龙公园,却从未进去过,更不知道里面有神奇的让人感觉沧海一粟的游泳池。这不是教人摆脱烦恼的圣经,常常能在他们的歌词中看到一种悲观中带有乐观情绪的美感。弹丸之地的香港却是大商场,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多元情调,华丽布景下的刀光剑影,在这茫茫的人群中,怎样认可到自己是身为如此的自己呢?站在游泳池戏水池的瀑布底下,其实烦恼事冲一冲也就没有了。

“但這個世界已經失控,既然你的錢最後亦被剝削在每月的人工,為何不改善在一天的交通?你改變不了現在,你改變不了將來,你改變不了這個時代”,用每星期搭一天的士的方式,是否能让这股返工气得以最大程度的弥散。从《搭的士上班去》到《公司裁员三百人》再到《给金钟地铁站车厢内的人》,小飞机场从抱怨失业的毕业青年已经发展到了返工三部曲,突然有种看到他们同自己一起成长的感觉,只是我们恰好都在同一个频率。

不再觉得心有不甘,也不是在妥协,那首《我是为了两千蚊才到这里表演》正是这六年玩音乐来的最好总结陈词。维港唱片这个独立厂牌带给我们的回忆和纪念
“有些人过多五年会变得很有钱,有些人过多五年穷到不再露面,而你会不会记得这一天,我为了两千蚊来到这里表演。”
所有的年度回顾都是残忍的,所有的回顾都是依依不舍却又心潮澎湃的,有太多要说的,有太多无法言说的了,音乐其实没有既定的变得更好或变得更坏,所有的人都一样,每个时期有每个时期的体会和感触,我们没有要求六十岁的大叔来听出多大的共鸣,我们只是发着自己的小牢骚,偶尔愤怒,偶尔柔软,偶尔施展我们如同章鱼触角般的软暴力硬态度。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f39a41c0100tkoy.html
2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香港是個大商場的更多乐评

推荐香港是個大商場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