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给力+歌手转型=有料到!

慕容小虫
2011-08-06 看过
薛凯琪的《August Girl》广东歌部分值得一听。除了歌手的努力外,这张唱片的幕后音乐人可视为音乐团队成功打造唱片的典范,这里面涉及了STL联盟及“怒花”工作室。

先进行名词解释。STL联盟即2010年初由黄伟文牵头成立的Shoot The Lyricist词人联盟,成员除了黄伟文外,还包括林宝、乔靖夫及陈咏谦。这张唱片的广东歌歌词即由STL联盟打包完成。“怒花”工作室,即Novasonic音乐创作室,相信方大同的歌迷一定不会陌生。方大同的每张唱片均离不开“怒花”团队的打造。“怒花”有方大同的御用监制Edward Chan、Charles Lee,还有音乐人Randy Chow、Kent Leung,以及录音师KingKong,《August Girl》的广东歌中,“怒花”出力不少。除了STL联盟及“怒花”工作室,陈奂仁、方大同、何秉舜也是这张唱片的第三方幕后推手。三方幕后推手的共同合力下,保证了Fiona新专辑歌曲的流行性与新鲜感。当然,不包括作为“添头”的国语歌。

这6、7年以内出道的香港女歌手,能脱颖而出的大多具有鲜明的个性标签:王菀之的精致创作、谢安琪的草根情怀(进入新艺宝后有“被”转型的迹象)、G.E.M的高能量声线。此外,个性模糊却能大卖的只有那个大路“情歌点唱机”卫兰。薛凯琪在其中是有点尴尬。刚出道时,少女味道极浓,但不乏好歌保驾护航。薛凯琪的作品不像卫兰仅满足K歌群众,还是有独特的少女情怀tag,《奇洛李维斯回信》、《小黑与我》、《有只雀仔》、《寻找独角兽》、《小峡谷之1234》、《糖不甩》都是薛凯琪少女歌手时代唱片团队成功的风格打造。不过,随着年龄与日俱增,再唱少女歌就有“装”的嫌疑,说服力大打折扣,即使其歌曲质素都不弱。薛凯琪的少女标签迟早要被撕掉,《August Girl》的开刀无可厚非。

黄伟文近年持续减产,但一直有四个女歌手的唱片始终未放弃,总会保质按期“交货”,薛凯琪就是其中之一(另三个是何韵诗、王菀之及容祖儿)。《除下吊带前》绝对称得上黄伟文今年的一首佳作(仅次于他写给苏永康的《那谁》)。这类敏感边缘题材已经很少有人写,况且唱的还是之前“纯情”的薛凯琪,放在以前,不可想象。当薛凯琪甜蜜的声音被成熟所稀释,这种“做爱做的事”前女性的心理交战就能丝丝渗出。昔日Swing的御用填词人林宝填了一首《八月号》,但不及他交给梁汉文的《懒音哥》出位。《八月号》反思了作为广大空虚群众精神食粮的八卦杂志如何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社会的思考方式。陈奂仁与何秉舜合力将这首作品编成浓郁的jazz风格,不过薛凯琪驾驭这类黑人节奏的音乐有点勉强,声音较淡薄的Fiona,也不是华人女歌手的个别现象了,始终华语女歌手少有象Alicia Keys、Adele、Amy Winehouse、Duffy天生厚实的骚灵颗粒声底。陈咏谦填的两首歌《字花》、《唇印》,前者acoustic吉他小品中略带伤情,后者在电子合成节拍中带出轻快,深具流行气质。

薛凯琪的每张碟都不缺好歌,只要不放弃,顺利转型也是乐迷所乐见的。

(刊于《南方都市报》7.30,此为完整版)
4 有用
0 没用
AUGUST GIRL AUGUST GIRL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AUGUST GIRL的更多乐评

推荐AUGUST GIRL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