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药的耽溺,解药的苦嗜。

沉默电话
2011-07-24 看过
以前和别人聊到一个观点——其实艺人本身,在精神层面本就不必操持必需的准则规范。当然这只是观点,人心自有定数。或许一个在生活中怀有各种冲突与矛盾、非议与个人罪恶的艺人,其负载更多痛苦与挣扎的灵魂,能创作出更融通人心的伟大作品。我们并不想通过这些去解释音乐人之所以吸毒的原因,谁叫社会道德毕竟难以逾界。但是,我们自始至终都理解与宽容这一切,不仅因他们为我们带来的精神果实。那些属于他们个人层面的折磨与摧残,都被不断烙上黑色艺术的鬼魅燎烟。我们嗜爱他们的一切,恨不能在精神上与其共同痛苦。我们没有逾越个人道德的胆识,唯有期盼对号入座般自私的窥欲。

昨天刚刚看到了一条糟糕的新闻,关于某重大事故。心里有某件关乎信任的条目被动摇,食不知味坐立难安。紧接着就得知了Amy Winhouse的噩耗,简直就像新闻在对自己开不分轻重的玩笑。不敢说自己有多喜欢她,只因她是不能轻易爱的。虽然曾经一直循环《You Know I'm No Good》到崩溃的地步,可之于我,倒不如说只敢窥视其痛苦的百分之几。我只敢相信那情绪是试探性的,小心翼翼地抄袭她一点点酒精色彩的麻木。就像头痛时想要求助、又不敢太过依赖的药片,明知她自己还在解她自己的毒,而我又想希求她得到平行的解脱,这样想来,自己太过自私。她是毒药,又是解药。我们需要她,而她则只需要自己;我们崇拜她的自我,而她似已超越所谓自我的浅显。

反反复复听着《Back To Black》里那句歌词:We only said good-bye with words/ I died a hundred times/You go back to her/And I go back to...想想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有Amy Winehouse了,无论如何都再也没有。这不是难过能解释的心绪,不是痛苦能处理的矛盾。想起最近很多关于平行世界的电影,是不是那种世界已经成为人们最时髦、最迫切的幻想?在那个复刻的世界里,节点之前的一切还在保持,节点之后的一切也在继续,那里依然有黑色沾满血渍的解药,依然有我们愤世却还为自己渺小、无能为力一次次吞噬自信心的诸多理由,找不到自我宽恕的借口,只好默默用音符假装麻痹自己缺乏行动力的软弱灵魂。或许,那还好。因为在平行世界的这一边,我们甚至连这些都不再有了——就连最后一点痛苦都随着伊人的离去而粉碎瓦解,随着水流向不知出口何在的城市边缘。

我们为她的离去而沉默,一如曾在那音符中所获得。臣服在毒药的威严下自甘失却,又贪嗜在解药的抗性里辗转不眠。做安全感的囚徒,或强迫症的奴隶。我们到底要哪里去?看着电视里充满第三方情感、缺乏实体粗糙度的语言,只能懂得:我们哪里也不能去,哪里也不能去。
97 有用
6 没用
Back To Black Back To Black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7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Back To Black的更多乐评

推荐Back To Black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