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灯暴晒下的苍凉:Ich verlasse heut' dein Herz

+
2011-06-17 看过
三两声沉痛低缓的贝司,开始了内心的催促。
远处低低的嘶鸣,是现实的狰狞。且不在意这种提醒。
钢琴加入了牵引,那是爱情的影子,很短很淡的影子,来不及品味的优美。

面对爱情的渐行渐远,幻想爱尚未逝去,为无法忘怀而痛苦。
能听到的只有心跳,毫无内容的心跳,硬生生的堆砌着勇气,没处着落。
贝司的催促渐趋急促,单薄的紧迫感下,卑微的人没有准备台词就开始诉说,直白没有任何技巧的诉说。
不说的话再没机会,说了也是白说。

钢琴仍在简单优美的跳跃,它在远方牵引着。那是已经无法抓住的爱情,回味中触手可及,这不是真实。
作为小丑,看到过太多殿堂里的华丽,别人的殿堂别人的华丽。
当聚光灯在身上凝聚,发现自己成为主角时,气氛并不华丽,无力招架目光在身上凝聚,这从不属于他。
惨白,没有旋律,令人惊讶的简单场景。在专集华丽森严的对比下,配器简单得象是聚光灯暴晒下那种白晃晃无法渲染的苍凉。
就如曝光过度的老照片,卑微赤裸裸的袒陈在别人面前,没有血色,不必怜悯。

脆弱无望的爱越来越深沉越来越炽烈,近乎企求的渴望中忘了一切,彻底的无助,也就敢于彻底的无所顾忌,既然已经绝望,也就陷入疯狂,试图去抓住这个无望。
他习惯于含着悲痛向他人表现夸张的快乐。一旦想抓住自己的快乐,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卑微的小人物同样需要承受整个世界的悲剧,小人物的悲剧是无人注意的,也往往被认为是自己制造的。
无法压抑的呢喃,越来越急噪着开始诉说,渐渐失去理智直接呼唤,终于失声而尽兴宣泄。
华丽世界中善良的眼睛只能看到悲剧,叫人如何承受。完美的愿望,残忍的现状,无法调和的心理矛盾,因为脆弱而一错再错直到无法挽救的深渊,深爱着的人啊,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旋律终于响起,旁观的人们为他感动?
他却停止了呼唤,那是无望竭力的沉默,没有回应,只有沉默,整个世纪的漫长。
心还在跳,你听得到,急切空洞的跳跃。跳着,跳着,情绪再次交织,但不再开口,开口又怎么。
世界回答沉默的永远是沉默,漫长的沉默,一起沉默。
钢琴、贝斯和鼓点却在此时交织,交织他倒地的挣扎。
挣扎倒是如此华丽,那是对爱情毫无保留的幻想,大段大段的钢琴是爱情酣暢淋漓的舞步,只有幻想的爱情如此自由彻底的解脱,以至于变得激昂,挣扎和幻想越来越高亢越来越饱满直到充塞了整个空间,你不相信它会停止。

远处的嘶鸣再次响起,告诉你什么是现实。
停止得那么简单,象一切全没存在过。世界对此司空见惯的冷漠。
钢琴声也在最后转身而去,离去的脚步和开篇时的来临一样,没有残留一丝缠绵,没有犹豫。你知道这是一次无效的诉说。原来卑微可以如此赤裸裸的袒陈,被正视的卑微散发着帝王的光辉。
悲剧英雄的情绪史诗无法宣泄,这是一首可以无限次重复的歌曲,周而复始。

12 有用
0 没用
Elodia Elodia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Elodia的更多乐评

推荐Elodia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