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音乐时空》写的。。。

Bob
2011-05-03 看过
    请允许我先把时间拉回到2009年9月12日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傍晚我和朋友坐在马路牙子上聊天,朋友问我为什么没去北京看他们最后的演出。我挠挠头说人肯定特别多啊,去了特别挤。这个理由可能看起来很假,但我当时真的就是这样想的,就是现在也不后悔。是啊,按理说我应该什么也不想买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去参加-----按边远的话来形容就是“葬礼”。人的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让人难以捉摸。那天和这个朋友吃完饭回家后演出还在继续,就看了几眼直播,早已经忘了打开网页的时候他们唱到了哪一首,只记得演出结束后大米说的那句“演完了”。直到那一刻,我才反应过来,这只“全北京仅次于赌鬼最混”的乐队解散了。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受?就是说,一件会让你难过的事它发生的时候你觉得没什么,可当时间越过越久,某一刻你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你才醒悟过来它已经发生了,然后你就难过许久。没错儿,我要说的就是他们解散这件事儿。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我才明白过来“啊,joyside解散了”。你看,你习惯了每次他们演出的时候D22都会亮起来那盏专门属于他们的灯,你习惯了他们演出的时候台上台下乱成一团,你习惯了他们在舞台上演那些让无数人也包括你心碎的歌儿的时候想一个姑娘,你习惯了这个,你习惯了那个,可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Over。这滋味儿真是让人难受。
     还是说回这张DVD首发的那个夜晚吧。老实说,除了me灌me和Howie Lee我到现在都没有记住剩下几支乐队的名字,可有一支乐队给我的感觉让我想起了《Drunk is Beautiful》时期的joyside,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混不吝的劲儿,真棒。演出的时候有好几次看见刘耗端着酒杯站在门口,我都想上去问问他现在是什么感受。关于这场演出,好多人都在结束之后说梦结束了。可其实这个梦早就结束了不是吗?即使那天晚上好多乐队在唱joyside,即使关峥给me灌me打了鼓。
     等回到家我把这张DVD塞到光驱里,当第一个音符响起的时候,那些对于我来说有关于这个乐队的记忆都再次浮现在我脑海里。2008年3月22号,第一次看他们就是在D22,而且刘耗唱了《Poison Heart》。2009年4月,在愚公移山最后一次看他们,他们唱了《Fire》。其实关于这张DVD其实我不想说很多,因为那些感情只有你亲自去看它的时候才会迸发出来而且每个人所体会到的感情肯定都不一样,因为那感情只属于你和你心中的joyside。要怎么说呢,这支讨厌它和喜欢它的人一样多的乐队用这最后一场演出为自己的墓碑刻上了最简单而又最华丽的墓志铭——摇滚乐。
      老实说吧,写了那么多,我就是特别私心想的说一句:嘿,感谢你们给了我们那么多,其实每个被你们的歌儿打动过的人都特别想你们这五个混蛋酒鬼。

原载于《音乐时空》五月号,禁止转载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The last party for the endless songs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last party for the endless songs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