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陈绮贞:我们在消失之前得到信仰

流水纪
2011-02-09 看过
三年前我做了一期叫做《只想遇见陈绮贞》的节目,放到当时任职的网路电台主页,那期节目很快有了上万次的点击收听率,后来网站改版,所有记录成绩的数据就此灰飞烟灭,但是我不在意,因为我的声音和陈绮贞的音乐,还有更多东西,终于在一种自己亲手完成的介质里保存了下来。永远。

好像是年少时男生爱上的初恋情人,后来绵延成一个无尽的梦。如同现在我也会坦然表示自己喜欢赵薇,而且就是冲着她演了那个很多人觉得恶俗不堪的小燕子,别不承认那是可以笑得没心没肺的年少时最灿烂的回忆;我也大声说我很爱周杰伦,虽然对现在的他并不满意,但不会挑剔,因为内心始终怀抱当初13岁小小少年对20岁戴鸭舌帽大男生的惊艳欣赏与崇拜。

陈绮贞如是。我的耳界里不止有这类被贴着“小清新”标签的歌手,我也会沉溺在更复杂多元深邃的旋律里探索未知的美好,但我一直喜欢陈绮贞,并不是要带着完美无缺的光环去守护什么,我更愿意试图去懂得她和自己这一路成长过程里的变与不变,这是不含杂质的某种信仰,哪怕也许只是一个依然持续自以为的白日梦,但相信我们会靠近,不断地靠近。

喜欢她太久,习惯了看到各种人出于各种目的靠近又远离这个名字:为了标榜自己的不俗,为了贩卖某种情调,为了某些无法从容面对的借口……从《让我想一想》到《太阳》,太多人疯狂叫嚣陈绮贞变了,可是她终于掷地有声地表态并原谅了那些自私的攻击——“我的方式没有改,我觉得是大家听音乐的方式不一样了。”陈绮贞说,有时她在台北,看到马路上一片茫茫人海,还真分不清楚谁是谁。“网络上也是,你会发现大家拍的照片都好像,大家说的也都是那些事情,但是每个人又都想凸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心情,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的人,但是我也会长大,所以我对他们不会有任何想法,因为那是他们成长的一部分。”你看,她还是这么清醒,却已没有太多人有耐心去倾听。

2009年,我为了她去参加一个冗长的颁奖礼,像小粉丝一样雀跃地握她的手;
2010年,我终于去看她的演唱会,那是一首奏响在秋天的夏末练习曲。
后来整理演唱会照片的图注时,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着:

舞台可以是她的热带雨林。
舞台可以是她的私密房间。
她可不是小清新,
她放大我们内心的欲望,但不邪恶。
夏末的最后一场狂欢,和你在一起,穿越了时光的记忆。
你一直在我心里,你像是一个美梦,最黑暗的地方发生的美梦。
我有一段年轻的生命跟你的生命是重叠的,不会死不会流失。

好像遇见“陈绮贞”这个名字有十多年了,好像真正爱着她有八九年了,从当时幼稚懵懂害羞的小男生,到现在可以骄傲自称大叔的半熟男。一向自视不是任何明星狂热的拥趸,她在我眼里也不是光芒万丈的独立女王,只是因为,我遇见她,我爱上她。

陈绮贞在《地下铁》里扮演的盲女说,【我总是忘记和你说声谢谢,谢谢你一直陪伴着我。】我们却常常忘记对她,对陈绮贞,也说一声谢谢。2010年,我去看了曹方,左小祖咒,李健,凤凰传奇,曾轶可,重塑雕像的权利,周云蓬,谢天笑,梁晓雪,吴虹飞,黄玠,吴志宁,萧敬腾,彭坦……但我还是最想和你分享,我所遇见的陈绮贞。

那么,在你的生命消失之前,遇见了多少值得你坚持的他或她?
4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9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华丽的冒险的更多乐评

推荐华丽的冒险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