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老指挥贝多芬

[已注销]
2010-08-19 看过
        最近情绪不大稳定。昨天晚上4点被电话叫醒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躺在床上想起指挥家们出场的样子,富氏的我没有看过,据说‘充满灵动和音乐’,一般指挥出场都满脸笑容,意气风发,你看西蒙,巴伦博依姆,马泽尔,扬颂斯一干人等。我印象里的三个人的出场比较特别,一个是卡拉扬,板了个脸,严肃;小克莱伯,满脸充满歉意的笑容,颇可爱;在者就是克老,手术后的后遗症让他行动不便,被人搀扶者颤颤巍巍的走出来,到指挥台下慢慢坐下,气氛一片肃静。

        克老对于我来说,不像小克莱伯那样吸引人,小克莱伯的CD我见到就要拿下(也算是一种追星吧,这把年纪还能有点这种追星的热情,实不多见,也就由自己去疯了),小克给我狂喜。我喜欢克老在波澜中的从容和恬静。我收他的录音不多,我从内心里喜爱他,虽然他的CD很难激起购买欲望(他在EMI的再版CD的封面实在是太丑了)。顺便说一句,他的录的《合唱幻想曲》歌唱部分太糟糕了,演员的声音太严肃了,严肃到腐朽,听多了恐怕会惊万分,如果出现心理问题也很正常。该曲目还是请教别人好了。

这篇是EMI世纪伟大系列里面那张‘英雄’的说明册里的内容。
       1802年秋天,在所谓的‘海利金斯塔特遗嘱’中,贝多芬与日益加剧的耳聋所造成的精神创伤抗争着,本已经打算自杀,但最终以一种斯多葛学派的姿态拒绝了自杀。次年春天,他便开始了一项庞大的工作----他开始勾勒他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也许是他所有作品里面最重要的----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这个标题所暗示的,英雄主义在他的构思中占了主要成分,然而,通常他在构思一个作品的时候并不仅局限于表现单一事物或者单一事物的一个方面。在塑造这部迄今为止最宏大的,同时可以说是以后的所有交响曲之源的杰作的过程中,贝多芬混合了他同时代的和古典的英雄形象----年轻的拿破伦和盗火者普罗米修斯----并籍此来对抗他的耳聋和绝望。
        奥托·克伦姆佩雷尔,这位对肉体、精神创伤以及政治迫害都深有体会的人,和‘英雄’紧紧的联系在一起。1915年,30岁的克伦姆佩雷尔在法兰克富第一次执棒‘英雄’,演出仅仅被评论家所接受(他在时候说道:“我知道我应该40岁以后在指挥这部作品的”),克伦姆佩雷尔的朋友,作家Siegbert Elkuss以演出写了一篇具有启发性和预言性质的评论,他对克氏在葬礼进行曲中的赋格段中的反差强烈的表现这样评论道:“或许只有那样的指挥,就是能不带一丝浪漫主义色彩来思考那些最微小的十六分音符的强大动力和深远含义,而同时在他的诠释中狂喜又担当主角的人来演绎,才是对贝多芬最大的公正!”
        克伦姆佩雷尔在1930年再次执棒‘英雄’,维也纳人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和富特文格勒的自由挥洒相比,他的解读缺乏浪漫主义热情,处理的更庄严神圣。然而在纽约,他的这种风格被认为是‘贵族式的,清晰的,坦率的’,在莫斯科则被说是‘高贵的,真诚的,坚定不移的’。传奇人物,钢琴教育家涅高兹(Heinrich Neuhaus)则赞扬他的指挥中蕴涵着无懈可击的内在逻辑,这也正是克老所要主要表达的,他本人这样说过该如此来解读贝多芬:“主题(或者动机)是次要的,其发展才是全部“。他借用小提琴家约阿希姆的话来说就是一种‘贯穿音乐的情感’。
        克老和他的演奏家们把音乐如此清晰的呈现出来,你甚至可以或多或少的边听边把乐谱记下来。作为一个合格的马勒信徒,克老总是毫不遮掩对自己在演出时对原谱进行改动润色进行辩护。在他心中对于音乐谱子,他是倾向于实际演出表达效果的纯粹主义者。
虽然在录制这张唱片的时候克老已经70岁了,但他对‘英雄’的解读却比过去更加沉稳、凌厉,更加博大宏伟。1970年,在波恩举行的贝多芬200周年纪念的演出活动中,85岁高龄的他最后一次指挥了‘英雄’。Berliner Togessiegel杂志的Werner Oehlmann如此评论这次演出:...上升到一个无可比拟的卓越的高度,没有任何在世的指挥家可以到达此高度。(演出)为已经持续了半个世纪的(演出英雄的)史诗庄严壮美地划上了句号。

==================
        克伦佩雷尔的指挥以严格遵守音乐文本而着称,从不哗众取宠。人们给予他这样评论:“希腊式的古典,犹太传统,中世纪基督教精神,德国浪漫主义,我们时代的现实主义,总合成为克伦佩雷尔这个艺术现象。”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Beethoven: Symphony No.3 'Eroica' etc.的更多乐评

推荐Beethoven: Symphony No.3 'Eroica' etc.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