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同步拆下

浪味仙
2010-03-16 看过
机票提前了一天,直到检票结束才知道今天能不能走成,期间我就在值机柜台前面望穿秋水的等。又是这个旁边是duty free shop的柜台,又是那几个忙的团团转的工作人员,又是拥挤的安检门口,又是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在种种机缘巧合下,我从未和别人同机过,练就一身在一万米高空自己照顾自己的本领,不过每次飞隔个半年时间,下次又都忘了要带充气枕和带盖子的水壶。

我哼着一首叫 常旅客 的歌,看着旁边的女生有人帮着排队,有人帮着拿毛绒熊,有人牵着手,倒也不是一点也不羡慕。我也希望,每次自己处理那两个超大箱和一个随身箱,加起来一百多斤的行李的时候,谁能给我个手推车,哪怕是个路人甲。

其实也没什么,把随身包和随身箱垒在两个大箱子上,然后转过身像蛮牛一样左右一边一个拖着他们往里走,让我深深认识到了自己的潜力。

也只有这样的时刻,我才能自豪的觉得,像我这种和楚楚可怜沾不上边的女生,可以大脚走四方,大嘴吃四方,拎得动行李,打的过流氓。在世间行走,我没什么好怕。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这一年里最喜欢的歌,竟然全部来自一个歌手,一个看似非常陌生的名字,谢安琪。因为听说是讲香港的一条老街拆迁,去听那首 喜帖街。第一次没太听的懂歌词,只记得开始的钟声,真老真动人心弦。还有那一句, 放弃理想吧,那正是当时我需要做的事情。

二零零九的下半年,我默不作声的做着一件事情,那就是放弃。我放弃了关于爱情,家庭的诸多理想,专心考试,挣钱,社交。开始有固定的聚会和圈子,和好几个朋友有了更加深厚的情谊,它们提醒了我的存在。经济学的专业课果然有难度,我在里面跌跌撞撞像是绕迷宫,但是最后终于还是绕出来了。我发现了一种非常有效的复习方法,使我即使上课精力不济走神了也不需要太过担心。在考前按要复习的章节规划至关重要的几个小时,成绩就不会差到哪里去。我的公共演讲拿了A,那死光头,不讲情面的天经地义,但是严格按照评分标准判分,


让你的努力一定会有所报偿,也算是老美那可爱又可怕的直来直去的逻辑里面,一个不错的部分。此外,标准的半工半读的生活,三天上课,三天打工,也对这学期的成绩做了贡献。因为最近经济是在太低谷,店里没什么生意,成了我的自习室。除却看书,还学了一招半式的按摩,脚底和第二掌骨全息反射区的应用,重温了之前的中医知识,按摩和艾灸对自己的头疼都有所帮助,将来还可以造福别人。

第一次听到 年度之歌,没有任何感觉,而其后的某一天,它的旋律突然从脑袋里冒出来。原来我记得她的那句词,谁曾是你这一首歌,你看不清楚,我看着你离座。

前些天,一个朋友回国结婚了。是我们一起来的人里面,最早回国的一个。她临走前一天晚上,把不带走的衣服和家什送给我。我打工完过去已是十点多,第二天还有考试,匆匆把东西装了车就走了,只来得及说声一路平安。回到家,一两点,才突然意识到,她这就是要离开了,说是要回家,也许更让人羡慕。第二天她在飞机上打过来电话,也说她才刚刚意识到这是要走了,还没说什么突然断了,估计是屏蔽仪突然打开了。于是我们就什么也没说的,分开了。

说是漂泊显得过于矫情了,但是有时候,我就是这么觉得。我们和那么多人匆匆的相遇,又匆匆的别离,连离愁别绪都后知后觉,活得像个必须向前走的机器人。这使相不相信真情实意,都没那么重要了。反正都是要各自飞走,谁要留在原地,谁要看着谁走。

她突然决定要结婚,是不是为了抓住什么。虽然我也不确定,这方法好不好,抓还是不抓,虚无还是不虚无,只能冷暖自知。


我的年度之歌,必然是关于离开,无论是别人离开我,还是我离开我自己。上一次飞过太平洋的时候,盘旋在我脑海里的那个人的映像已经非常模糊,即使他留下了那么大的创痛。我今天知道了,那个创痛不仅仅是他留下的,还是我自己给的,因为如果你不允许别人伤害你,他再怎么样也是做不到的。后来读了分析障碍型人格的书,再回想以前的生活,像在看标本一样,无痛无感。知道当时的他和自己都是病态的,而不仅仅是,两个不会相爱的年轻人而已。

虽然巨蟹座毫无疑问被阴柔的月亮统治着,但我一直想成为一个具有太阳属性的人。我希望自己能量充沛,热情洋溢,让人愉悦温暖。所以我格外关注自己内部能量的变化,当我沮丧时,我就像个空了一半的电池,当我被感动时,我就发出暖洋洋的光晕。如果说和以前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现在我更明白黑子的存在了。之前我的热情是盲目的,可以不顾一切的付出,择善固执,行善固执,容不得好里一点坏,光里的一点暗。


现在我明白了,黑子是存在的,那就是热情里的一点冷,冲动里的一点理智。凭借这个,你才能保持着自己的能量,不过量,不枯竭。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那些太过娇嫩的花,我喜欢那些泥沼里开出的,酷寒中坚持的,那些只为开放,单纯鲁莽的花,一期一会,非常冷静自制,懂得绽放和美,也懂得枯萎和悲。

跳舞吧,就像没有人看着你一样。去爱吧,就像没有受过伤害一样。生活吧,就像明天就要死了一样。酣畅自由的生活,原来一直在我手中。好像一罐我收藏多年以至于自己都忘了它的盐,当我把它从柜子深处拿出来,我要珍惜的,一点点的撒。

但漂亮笑下去,仿佛冬天饮雪水。听到这首 钟无艳,正是个非常冷的晚上,车里暖气没开,怕暖和了犯困。一个人在黑漆漆的高速上开着,犯困是很可怕的。谢安琪的声音是平凡无奇的,连特殊的音色都没有,也可能她的歌让我反复循环的原因只是,那声音里的一点冷,好像听着这声音,看得到歌手脸上那有点冷漠倔强的表情。冬天饮雪水,呵,还能再更贴切吗。

最自闭的日子里,从第五季开始倒着看 豪斯医生。那孤傲的老头,或者说老小孩,经常把我感动的一愣一愣的。我总是在想,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啊。如果有的话,那有多好,谁知道那么一个不轻蔑刻薄就活不下去的人,心里怀着那么大的爱。但是如果没有,就太遗憾了。直到不再看豪斯一阵子以后,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世界上有没有豪斯其实并不重要,因为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和他一样好的,甚至比他还要好的人,而且肯定有很多,他们就在黑白灰的人山人海里,等着你去遇到他们,被他们的光芒所温暖。我想这也是,豪斯医生留给我真正的治愈。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好多謝安琪 “吶喊” 演唱會的更多乐评

推荐好多謝安琪 “吶喊” 演唱會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