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文藝青年的青春輓歌

張鐵志
2010-01-18 看过
台北九零年代以來最知名的文藝青年咖啡館「挪威森林」在2009年十月正式結束營業了。延續挪威森林精神的並不是正好緊接著出版的1Q84,而是挪威森林的店員、穿著圍裙煮著溫香咖啡的Finn。

Finn(黃士勛)是挪威森林的員工,也是一名台大研究生,以及一名歌手。

2009年十一月,他發行首張專輯「我小時候是嬉皮」,歌聲誠摯溫暖,歌曲與編曲好聽不俗,深刻反映一個文藝青年的夢想與焦慮,是
2009年台灣最好的專輯之一。

國中時,Finn開始聽1976、閃靈、濁水溪公社等台灣獨立樂團。進入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後開始組團,後來因為樂團內彼此對音樂想法不同,他決定一個人唱。進入台大戲劇研究所後,願望是在畢業前出一張個人專輯。

2006年中,1976主唱阿凱所經營的「海邊的卡夫卡」咖啡館邀請獨立樂隊熊寶貝的主唱餅乾和吉他手魏駿籌劃Urban Folk演唱系列。Finn也 登場演出。07年夏天這個演唱系列出版合輯,包括奇哥、1976等知名獨立樂人,Finn是其中少數的新人。

阿凱希望幫Finn發專輯,也邀請魏駿編曲,但後來計畫停擺。直到08年底,再次啟動這個計畫。09年二月發行EP「青春輓歌」。研究所第三年的Finn不斷延畢,以完成出版專輯的夢想。終於在2009年底,由魏駿和餅乾的獨立廠牌「神奇小巷」製作、發行了個人專輯「我小時候是嬉皮」。

問Finn是否自認是一個民謠歌手,他說是。「因為我是寫歌的人,寫的歌適合於傳唱、說故事。」
樂評人說他是「黃舒駿的接班人」,或許因為黃也有台大背景。Finn認為比起羅大佑、李宗盛等人,黃舒駿過於跟小眾對話,比如「未央歌」、「椰林大道」等都是特定符號,只有少數人看得懂。李宗盛、羅大佑卻是寫大家都看得懂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Finn的早期創作確實類似黃舒駿,如專輯中的「文藝青年」一曲,充滿了楚浮、Johhny Marr等電影與搖滾青年的密語,當 然還有村上春樹。「阿珠的陷阱」則指涉台灣翻譯村上春樹的重要譯者賴明珠。

大四後他開始認真去聽李宗盛的歌,因為李的歌之所以能獲得大眾共鳴,是因為他很會用歌曲講故事,讓別人聽的懂他在唱什麼,用字也比較口語。專輯中「奔跑,為了跌倒」、「改變自己」都是這種關於生活、更大眾化的歌曲。

這張專輯除了非常文藝青年以外,Finn提出的更重要問題是,當青春的夢想碰撞到社會現實會如何破碎?當我們長大成人後,我們還如何能繼續做美麗的嬉皮?

例如,在專輯同名曲中,他唱著「小時候以為自己/長大後會變成嬉皮/終日漫無目的/追求愛與和平」。

他說,小時候想要當嬉皮是因為有朋友在國外唸書時住在公社,終日拍電影、看書。這當然是人人的夢想。

但大學畢業時,他認識到這個夢想是不切實際的,Finn說。「我雖然想要當嬉皮,但因為從小受中產階級教育的養成,後來發現無法擺脫他,只有接受這個事實。」

「三十歲的自己/會面對怎樣的難題/結婚生子還是業績壓力/為了出人頭地可以不要命」(「三十」) 

才二十幾歲的Finn,已經在焦慮三十歲時現實體制壓迫造成的窒息;他也擔心三十歲後,很多事情會改變。此刻,他已經計畫畢業後進入社會找一個更穩定的工作。沒有穩定的現實生活,他無法創作。

這就好像他大學時走進挪威森林,發現大家在看書、抽煙、思辨,發這裡彷彿就是城市中的嬉皮烏托邦。但一旦走出咖啡廳,或者長大以後,就發現其實那只是世界的一小部分,而非全貌。

「咖啡館只是被創造出來,在城市中試圖維繫一個必較不切實際的空間,比較嬉皮慾望的實踐空間。」Finn說。

雖然他看透咖啡館作為一個虛構烏托邦的局限性,他還是選擇了以挪威森林的店員身份,以躲藏在這個城市中的另類世界,來滿足他小時候是嬉皮的幻想。畢竟在這裡,他既可以賺錢來滿足現實所需,又可以浸淫在嬉皮與文藝的氣氛中。

但挪威森林終究離開這個城市了;Finn也即將畢業,告別他的學生與青春歲月。

就在這一切告別之前,他用這張專輯紀錄了他作為一個文藝青年的夢想與迷惘,或者作為告別挪威森林與青春時光的獻禮。只是不知道,當完兵、進入社會體制的Finn不會徹底被現實打敗,繼續保有一絲嬉皮精神。

Finn說,他對挪威森林的結束並不會感傷,因為人們總是會找到下一個地方,繼續實踐他們的夢想。這或許也是對自己說的話吧。


(這篇文章部份收於城市畫報一月出版的荒島音樂專題,我把Finn和來吧!焙焙寫在一篇「台灣新校園民歌運動」。這裡貼出的版本是刊登於台灣樂多文創誌。2010/01)
10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我小时候是嬉皮的更多乐评

推荐我小时候是嬉皮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