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The Resistance》专辑的音响分析

^_^
2010-01-08 看过
Muse在2009年发行了新专辑《The Resistance》,这张专辑不似1999年的《Showbiz》般有明显的梦幻迷离、充满将爆发却未爆发的闷骚情绪,不似2001年的《Origin Of Symmetry》般疯狂激进、歇斯底里,不似2003年的《Absolution》令无数乐迷“一听倾心”,也不似2006年《Black Holes And Revelations》有太多神秘主义。《The Resistance》是一张华丽、大气的专辑,从Unnatural Selection中管风琴带来的巴洛克音乐的影子,到Undisclosed Desires夹带的R’n’B 风格;从Resistance灵动迷离的钢琴前奏,到MK Ultra密集的军鼓点震撼的力量……每一遍的聆听总会有新奇的发现,只要你潜心停驻在Muse构筑的这座奢华宫殿中。

下面选取《The Resistance》专辑中三首有代表性的歌曲进行分析。

United States Of Eurasia代表了激进与缓和交错的分段式歌曲,这是一首反战题材的歌曲。由钢琴独奏开篇,00:20时小提琴进入,00:55加上踩镲,1:17时整个鼓组进入,音乐从安宁淡定变得壮阔宏伟。1:55时小提琴、钢琴演奏同样的旋律。从1:33到1:57的乐器间奏包括贝司、弦乐、钢琴、鼓组,乐器多却和谐,底鼓军鼓贝司靠前,弦乐在后方偏左,钢琴在后方偏右,弦乐和钢琴都有一定的宽度,吊镲踩镲在最后方。从03:42到末尾共三分钟的钢琴独奏肖邦E大调夜曲也许象征着和平年代的美好。最后10秒伴随这轰炸机从头顶飞过,声像从左到右、闷雷般的响声打破了这片美好,展露出战争依然存在的无情现实。United States Of Eurasia中,人声比底鼓军鼓稍微靠后一点,被厚实而有冲击力的鼓声、炫丽的吉他声和天籁般的钢琴、弦乐声所包围,但是主唱夹杂偏执气质的大气的嗓音却能从包围中毫不费力地突围出来。

I Belong to You/Mon Cœur S'ouvre à ta Voix代表Muse歌剧风格的歌曲,这是一首Muse的作品中少见的爱情颂歌。底鼓、军鼓的压缩较大,钢琴声像居中,宽度大约占左右扬声器之间50%,后期制作中细致地把钢琴的低音区到高音区从右往左依次排列。深度排列方面,人声、底鼓和军鼓在前,钢琴、弦乐、吊镲和踩镲靠后。I belong to you从简单节奏的钢琴加节奏声开篇,00:10主唱哼唱开始,同时底鼓进入,接着是一声压缩比很大时间很短的踩镲,然后军鼓、高嗵、低嗵、贝司都开始各司其职。这首作品的大部分是对从00:20到00:44第一个段落主旋律的重复。每次重复都会在第一段基础上稍加改动。每一段重复之前的钢琴下滑音增加了乐曲的华丽感。在第二次重复主旋律后,借用了歌剧《参孙与达丽拉》的片段,法文人声由弦乐、钢琴、架子鼓衬底。歌剧段落和最后一般重复主旋律之间的间奏有管乐演奏。00:59、01:40、04:50处有三段同样的合声,铺满最后一排,声场宽广。顺便一提,合声处的主唱歌词是整首歌里最抒情最高潮的几句,表达对伴侣的深情。”I traveled half the world to say, ‘you are my muse.’ ” Matthew Ballemy写爱情,不写则已一写惊人,不论是歌词还是百转千回的旋律。

Exogenesis:Symphony Part 1/Part 2/Part 3是三首Muse乐队和40人管弦乐团配合的作品。动用了管弦乐团,是这张专辑有别于以往专辑的一个重要标志。Exogenesis:Symphony Part 2开头的钢琴温柔灵动,人声从01:04开始,此时钢琴的旋律变得简单舒缓,庞大的弦乐在后排配乐,为的是突出人声。但是这种摇滚乐配合管弦乐团的尝试的不足之处在于鼓声和吉他声盖过了管弦乐队,只能隐约听到钢琴声和弦乐,这也是以往其他摇滚乐队与管弦乐团配合时的通病。这首歌中,只有在无人声时(如02:19到02:21,02:31到02:33),才能刻意凸显一下管弦乐队,但每次也只有三秒而已。

《The Resistance》无疑是多元化的,但专辑中的11首歌也有很多共同点,使得这张专辑完整而连贯:在乐器和人声的深度分布方面,人声、贝司、底鼓和军鼓在前,其中人声比底鼓军鼓偏前或偏后一点,吉他居中,钢琴、弦乐、吊镲和踩镲靠后;在演奏特点方面,多次出现吉他音墙、每首歌的贝司、底鼓和军鼓都用类似的压缩、Muse 必不可少的古典元素钢琴加弦乐给躁动中平添一份宁静;在演唱方面,主唱Matthew的歌声在激进处锋利癫狂、平缓处阴郁妖娆,真假音转换交织于专辑歌曲的各个章节。纵观整张专辑,11首歌的气势就仿佛观看世界性的演出般磅礴,激进和平缓之间的过渡和平衡也处理得非常出色。

有些人说他们已经不是唱Showbiz时候的Muse了,他们的音乐变得复杂而不纯净。但是我认为,摇滚的呈现形式可以革新,更何况摇滚本来就包含很大的范畴。更多风格的歌曲可以吸引更多的听众,可能会失去只追随Muse最原始风格的一小撮,可这就是自然界法则,有得必有失。最重要的是,Muse摇滚与古典结合、低调并华丽的本质没有变,摇滚诗人Matthew Ballemy的音乐才华没有变,Muse极高水准的音乐没有变。那么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我们对Muse失望呢?
6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The Resistance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Resistanc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