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啊 - 评马勒第六交响曲

蓬云道意
2009-12-22 看过
最近流行“杯具”,通悲剧一词。这个同音词还是有些道理地,杯子盘子的确易碎,一碎就真是悲剧了。其实人比它们也好不了多少,不知什么时候死神就会找上门来。马勒关注死亡,痴迷于死亡,他的这部第六,小标题为悲剧的交响曲,是一出人如何走向死亡的悲剧。

第一乐章,拥有一个无情的、机器化的开头,这段乐思说的深一点,是时间,时间不停止的前进,死神开始倒计时接近。但也可以说它是马勒对20世纪初德国社会的描述。上帝对人类说:“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乐观的贝多芬写了第五交响曲的第四乐章,以为人类的境况会大大改变,但是100年之后马勒发现情况依旧。这个在第一乐章多次出现的旋律,进行曲的节奏和压迫感,是马勒时代的特征,也仍是当今这个时代的特征。

接下来是一个很美的主题:人称“阿尔玛的音乐肖像”,阿尔玛是马勒的夫人,一位音乐才女。这个主题展现了艰难生活中爱的幸福。阿尔玛主题和进行曲反复出现并变奏。桑德林处理的宏大而优美,于是这个乐章并不是一味的吐愁叹悲。到了乐章的结尾,甚至能听到属于年轻人的冲劲,那是生命在惊涛骇浪中昂首前进。

第二乐章,绝不悦耳的乐章,时间上它较第一乐章至少过去了20年,曾经的爱情、理想都削弱,甚至消失了,人变得现实、虚无、犬儒。在这支谐谑曲中,他不是值得同情的在巨型工厂里受苦的人,反而成了这个讨厌物体的一部分。在桑德林的诠释下,我听不到美的东西,这是一个散碎、可怕和自我嘲讽的乐章。

第三乐章,温和的行板,经过前两个乐章的辛劳,悲剧的主角需要松弛一会,听者也同样需要。凄美的旋律好像一个人独自走在黄泉路上,而四周一片荒凉。此时正适合陷入回忆之中。人生总有一些珍贵和重要的瞬间,就这么一边走一边在内心不断温习它们,终于对自己的一生作出了一个总结,无论这总结是什么样的,对于即将离开这个世界马勒感到依依不舍,在乐章的结尾,音量突然放大,乐队合奏出恢弘的、无可奈何的悲剧气氛。

第四乐章,30分钟的长度,一个气势惊人的庞然大物,一块无以伦比的瑰宝。起始一段阴森的部分预示着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声音越来越响,随着一阵鼓声,象征着死亡的进行曲再度出现,死神狰狞的笑了起来,而人失落的跌倒在地。就好象有一天,有一个医生会对一个人宣判,说他快死了。但紧接着,希望之声响开始绝地反击,生物的求生本能,出生时就刻在DNA上的东西,让人奋然与死神较量起来。这两段音乐,无论是死神的前进,还是求生的反击,桑德林都演绎得极为壮美,特别是后者,雄壮的让听者也感到了希望和胜利,可是!鼓声再次袭来,人再次被击倒。此时温柔的小提琴响起,爱、友谊、还是内心的重整旗鼓?主角再次得到激励。求生乐段和死神乐段交织出现,这是人最后的搏斗,而桑德林将其指挥的可歌可泣。然而命运还是给了最后的重击,人永远的倒了下去。

马勒第六交响曲是一部让人提前感受死亡的伟大作品,但至少在桑德林的版本中,他并不是百分之一百的悲剧。
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Mahler: Symphony No. 6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