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为谜,因乐而骚

独家腥闻
2009-11-28 看过
一部《Samurai Champloo》,温故安迪印象,知新梵高野史,同时更让我回味地认识Nujabes。顺藤,因而结识了Uyama Hiroto和他专辑大作《A Son Of The Sun》。

相对于Nujabes激情多变与技巧调节,Uyama Hiroto似乎显得内敛温谦得多。翻开外衣,内敛其音色,《A Son Of The Sun》的伏起,让世界素静。

不得不承认,《A Son Of The Sun》的这张专辑与其封面的调性相辅相佐,有一种既视的美感,仿佛是梵高梦中夕阳下的播种者,随手摘拾的向日葵轻抖出一片有乌鸦的麦田,吁声呼过,画面锋转,手拿康乃馨的女人,从星夜中俯首于身边轻昵灵音,教晓我噬食时间与空间的魔法口诀,只要随着节感口瞩以JAZZ之名,辅以格调HIPHOP之态,调戏木讷耳膜。

钢琴骚动悠扬,旋律旋美冰伶;鼓点俯卧曼妙,和声韵动东西;小号激刺点缀,吉他巴萨诺瓦;畅快、奇妙的听觉感,连空间都似乎堕入到一个彩色独角斑马梦中,梦中有融化在天花板下的呈液体状的陌生眼膜,有长出妖娆的泰坦魔芋花的人体魔方,在谜样斑斓餐厅中以纯银餐具填补周末饥饿感的无耳男。

哒。悦音过,画面锋转,Repeat All。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A Son Of The Sun的更多乐评

推荐A Son Of The Sun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