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情——她的心里有一个花木兰,我的心里有一首孙燕姿

哗啦啦呜哩咔咔
2009-11-15 看过
我喜欢这个姑娘。我喜欢她的歌,我也喜欢她唱歌的神色和笑起来的样子。
  我是别人的粉丝,不过这并不影响我的歌曲列表里有满满一大排孙燕姿,来来回回,哼着唱着。
  我不去她的论坛和贴吧,不刻意看有关她的新闻和小道消息。
  我有她所有的正版唱片,熟悉她几乎所有歌曲的旋律。
  我基本上不了解她除了唱歌外的一切,但这也许是她想要的,是不是?
  从爱别人的经验里,我懂得怎样尊重我喜欢的这一把嗓子。
  我还记得她刚出道的模样,短短直直的头发,表情硬硬的,眼睛定定的,坐在钢琴前,嗓音亮而透,唱的歌却是软软的。
  天黑黑,欲落雨。
  薄薄的肩,短发覆额,漫不经心的扫过来一个眼波,看似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覆盖着一个青涩而故作镇定的倔强姿势。
  声音终于激越起来。
  天空很大却看不清楚,好孤独。
  我跟着她大声唱,虽然叛逆少女的孤独,看起来是那么幼稚可笑。
  后来是什么?
  是人人都爱的开始懂了,绿光,懂事,神奇,遇见,我也很想他,Honey Honey,完美的一天,我怀念的?
  还是自己特别喜欢的和平,很好,害怕,风筝,我的爱,祝你开心,安宁?
  阳光灿烂的大风日,薄雾细雨的黄昏时,一曲一曲,一句一句,14岁,17岁,21岁,23岁。开心或者伤心,分享以及怀念。她清亮的歌声,我平淡浅白的青春。
  是什么时候觉察时间轻轻走过的脚步里一直有她的歌声的?记不清楚了。倒是记得天涯里有个帖子,题目大概是叫“天啊,孙燕姿都30岁了!”
  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在心里哆嗦了好几下。
  特意去翻了翻她的CD,从《孙燕姿》到《逆光》,并不是没有改变,微微扬起的眉峰,青涩的冷淡一点一点褪去,笑容层层叠叠的盖过来,有着相似的弧度,多了很多丰富得有时候觉得难以辨别的内容。
  这个女孩,竟在我闭着眼睛听歌的间隙,变成一个女人了。
  我还是不够了解她。但是,我喜欢这样遥远清醒的距离。
  记得很早很早以前,电视转台的间隙,看到她带着几分清新一点拘谨说:“我不喜欢拍照,我喜欢唱歌。我会做下去。”年轻的脸上,写满遮不住地跃跃欲试。
  那些记忆还未消散,前几天我又看到她,白衣,鲜见的黑色长发,聚光灯下衬得一张素脸眉目如水般清秀明亮,笑容还是有点羞涩,话不多,很随和温柔的样子,却让人能听得懂和看得出的自矜与坚持。
  那些少年时的锋利,已变成甫出鞘的秋水剑,光华流转,自有风姿倾世,不能无视,不可逼视。
  那些倔强坦白、轻盈新鲜、勇敢而敏感的青春,换回沉实大气、坚定真挚、无畏而无可匹敌的如今的自己。
  她说:“我觉得我和花木兰的个性很像,就是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
  她唱:“就让我敬往事一杯,对自己说,决不后退。”
  我看着我喜欢的两个姑娘,交错闪回。白裙黑发,盈盈月光一样的面庞。粗服乱发,滚滚尘土中宝石般的眼眸。
  风烟来时路,万般滋味,闪光的笑容掩着心里的泪,曲曲折折世间事,抵不过不肯后退的一颗勇敢的心。
  于是她仍然骄傲地仰头坚持唱歌,我依旧挥舞着手臂轻声唱和。
  在这样一天,在这样一首歌里,我们仰起头来,大声唱着,微微笑着,遥遥相望。我和我起起伏伏的少年心事,她和她的一路荆棘繁花,隔着万水千山,和这许多年。
121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65条

查看全部65条回复·打开App

花木蘭-電影原聲帶的更多乐评

推荐花木蘭-電影原聲帶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