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是要面对青偶

yucca
2009-10-13 看过
      七年前的那个春天,我对着彼时是我的青偶的你,说我见过Bavarian Fruit Bread,封套上绽开的白色的花。你却只是轻描淡写,说你见过Hope吗,她已经死了呀。那个十月,同样是七年之前,你随手拣给我的很多唱片里,就夹杂着那张绽开了白花封面的CD。那之后的若干个十月里,辗转无数的城市,我的很多台电脑的桌面,始终都是她低着头站在那里的黑蓝照片。时至今日,你的头像里仍然是那张黑蓝照片,所以当她站在离我五米开外的这个十月里,我只想跟你说,终究是要面对青偶的。

    十月的时候,密歇根湖的水早已不再泛蓝,和朋友开着车一路说笑,我心里却是很紧张,好像这是最后一次去赴约一般的。Pabst是个老式的剧院,有着疯狂的天花板,一排一排红色的椅子排开来,规规矩矩。开场的前一个小时都是The Warm Inventions的表演,我早就该料到Hope和他们都应该是一帮淡漠的人,乐队一直都在演奏,不停地换琴,五个人加起来就说了两句话,Hello,It is cold here。

    中途休息的间隙,看到外面走廊里还是卖他们唱片和Tee的小摊子,和看过的所有演出也没有分别。看到那张Bavarian Fruit Bread,我想了想,还是放下来没有买。虽然最后分别的时候,我把所有那么多年来的礼物全部打包整理好,整整齐齐地码在箱子里。那个有点热的成都夏天,我急切地盼望着收取快递的小男生来取走那两箱东西,就似乎是在回应你,你跟我说,别走了,来北京吧,我养你。没有出息的我,终究只选择了那么粗暴的方式来跟你决绝。
 
    Hope出来的时候,舞台的灯光忽地暗了下来,她穿了让她觉得安全的长靴,还有银色连衣小短裙。我坐在那里,也没有期待她开口说话,于是她就一首一首地唱开了,Blanchard,Thinking Like That,There's a Willow;等她开始唱起多年前那张老唱片里的Around My Smile和Charlotte时,后面的人群里传来了稀稀落落的掌声。她唱歌的时候,只是习惯性地用左手扶着话筒,右手背在身后,像极了还很羞涩的少女,不时还转身过去看下背后的大屏幕和鼓手。她只站在黑暗里唱歌,等到要敲起木琴或者吹口琴的时候,她侧着身子,瘦弱的手臂那么用力。每首歌结束的时候,她都借着微光,看看歌单的那个小纸片,有时看完,放回去,接着再拿起来。那时我已忘了她已经四十多岁,只是闭着眼睛,坐在那里听她在黑暗里唱起那一首一首烂熟于心的歌。

    这些年里,一直都在若无其事地回避任何关于Mazzy Star或者Hope的消息,因为她会像一把记忆的小短枪或者记忆搅拌机一样,让人总有那么一个瞬间不得安生,可这些都跟我不想过问却又不断被更新的你的消息一样,总会在某些不在意的时刻突然让人喘不了气。终究是要面对青偶的,所以她站在我五米开外的地方唱歌时,我只是想跟你说,这次我是真的见到活着的她了。其实还有好多歌她都没来得及唱,她也是不说一句话,可我总以为,这样的一次见面,也消除了你我之间所有的恩仇。
  
    哦,那晚我唯一跟着小声哼的那句歌是,I've got it going on...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Through The Devil Softly的更多乐评

推荐Through The Devil Softly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