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两天

半盏
2009-10-08 看过
秋天到了,郊外的天气远远低于城内的温度。这个我成长的城市,几度厌倦的城市,我在它的边角里栖息着,我的每口呼吸都是如此沉重。我觉得疲倦。

没有朋友,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我从早上九点醒来就开始看电视但到下午七点偶尔会下楼散会步。

今天没有下楼散步,躲在房间里玩纸牌。然后开了音乐,笔记本里的音乐都不是我下载的,除非是有人推荐我听,不然这两年里离音乐,离音乐是多么遥远。收藏许久的碟片早在半年借给开酒吧的朋友。

书桌上有jimi hendrix的现场光盘,笔记本驱动坏了,不然我倒想试试。我只有在这里才会想起需要音乐,是的,是需要音乐的。

笔记本里有许巍的歌。我向来不喜欢他,也是因为那些拿吉他的人总是唱所以他的歌,我倒是经由别人的嘴巴知道的不少,也知道不少他的事情,我在丽江见过他,不怎么样。当然那时我认为什么都不怎么样,我甚至还开口说过,我没有书可以读呢。

每个人都会这样狂野的青春年纪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一个摇滚爱好者称为一个基本不听音乐的静止的生物。前段时间许巍出新专辑了,我不知怎么也辗转的又听到他在唱歌,很多都是在回忆往事,如果要比较,确实不如从前。但我把现在和过去做为比较,又是拿什么放在天秤上呢?个人喜好能不能为基?

许巍的歌不如从前的那些歌。那些属于青春年少,激流勇进的时候。我在网站上看了一些评论,很多人说许巍的变节。那时并没有觉得什么。变节是个人的事情。

秋天渐渐开始了,纸牌的游戏是那么无趣,我想明天就要回海边。若不是有人等待,回不回海边或者是在这郊外糜烂地死去都是无所谓的。但是我明天就要回海边,本来我应该现在就回到海边的,不知是什么使得我学着逐渐有耐心,慢慢的等着。

放器里放着许巍的《两天》。我一直记得我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情景,是在德钦的车站,我正准备回到中甸去的时候。我心想,许巍确实如传言一样变得差劲了,那些锋芒,那些能在雪山下讴歌歌唱的歌谣多么美丽,而现在更多的是老成。

我就坐在房间里,很久没有动。认真的想着这件事,许巍变了。《在路上》和《旅行》的区别多么明显,或者更趋于淡,恬淡。是什么使得他老成,又是什么使得我认为他变节,其实不论我听了多少别人辗转传唱的他的歌,但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喜欢这样的歌。

现在,我知道他的歌确实适合某些地方,某些场合。我确实又喜欢过他的歌。虽然那些摇滚歌唱者总是批判他,否定他。我很少听到别人夸赞他,因为他的歌趋向于流行,不像那些在舞台上大哄大叫让人不知所以然的非主流。

许巍的转变是必然的,因为对于向上者生命不可能只停留在一个台阶永不前进。许巍他没有拿着过去的作品说他是在做音乐,他在创造。且不说,作品的本身,一个敢于往前,敢于迈向生命激流的人就是一个可敬的人。

他在追寻自己的身影,并没有为他的爱好者们停留。他不需要。
5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我只有两天:许巍精选的更多乐评

推荐我只有两天:许巍精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