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乐章】的实录内容... 陶喆说

无国界800
2009-10-08 看过
【其中有一部分谈到《雪豹》这首歌】

【其中有一部分说到有关歌词的问题】
------------------------------------------

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赵宁:欢迎各位新浪网友,我是主持人赵宁。非常开心来到新浪的嘉宾聊天室。经过了三年时间的等待,我们终于等来了我们的陶喆,他也带来了全新的音乐作品《69乐章》,欢迎你!(掌声)

陶喆:赵宁你好,好久不见,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赵宁:真的,虽然三年没有发片,但是我们在这个时间里还见过几次,都是为了演唱会。每一次我们都会聊到有一些新的想法,比如当导演,又有一些什么样新的作品,终于今天我们看到了,你交出成绩单了。

陶喆:对,没错。而且很有趣除了专辑之外,我还交了一部影片,跟专辑有关系的,叫《暗恋的印象》。

主持人赵宁:陶导你好。(笑)说到这张新的专辑《69乐章》,可以拿来看一下,首先看一下封面,因为开始拿到专辑都要看,封面看到陶喆有点负重,背了很多东西。

陶喆:我在这里的发型不太一样,我的头发是短发的。

主持人赵宁:蛮帅的。

陶喆:原本这张专辑的造型就是走一个短头发的路线,结果我自己拍完这个封面之后,我自己有一点害怕。有点怕我这样的头发会不会好看,结果后来我还是留回我原来的发型了。

主持人赵宁:不会,我以为你说那个发型怕自己太帅了,有好多女粉丝。

陶喆:不是。因此就换回了我现在的这个发型,其实也是我一直以来好几年了,算起来差不多6年了。

主持人赵宁:不会吧,这样听起来你是一个不太爱变化的人。

陶喆:我不太爱变化,比如我合作的一些人、伙伴都是5年、6年甚至更久,我的造型师、发型师,跟他们合作都已经差不多6、7年了。

主持人赵宁:巨蟹座是这样的吗?

陶喆:我不知道是不是跟巨蟹座有关系,这是我的个性。

主持人赵宁:我觉得是缺乏安全感。

陶喆:也不是说缺乏安全感,在我眼里,我觉得好的人就是好,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比如我换一个造型师,比如在我专辑里合作的一些写词的人,其实已经合作差不多有十年了。我不太会说,我这次想找这个人试试看,找那个人试试看。对我来讲,如果他好,一定会变出新的东西,不一定再去找另一个人。

主持人赵宁:从心理学角度讲会有点缺乏安全感,因为认识新的人,不确定的东西太多了。

陶喆:有时为了要新换一个东西,就像衣服我一定会穿到破为止才会舍得丢。

主持人赵宁:那你这个是叫铁公鸡(笑)。

陶喆:为了省钱。

主持人赵宁:像你背的很古旧的电视机,就是不愿意丢掉,就背着。

陶喆:我是1969年出生的人,我现在背的这些东西都是那个年代的东西,比如旧的电视机。

主持人赵宁:这是留声机吗?

陶喆:旧的吉他、吹风机、电视机等等。这象征着一个年代,我背了这个年代的东西,有点像是包袱,也是一种使命感。我带了这些东西,到了现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来跟大家分享。身为1969年出生的人,对我来讲那个年代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那个年代的音乐也好,那个年代的思想、事件都有影响我。

主持人赵宁:因为1969年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好像在这张专辑跟大家见面的同时,也有人细细捋过那一年发生的好多好多事情。比如说什么登月。

陶喆:没错,那很有趣,是在7月20号。我是11号出生,9天之后,过了一个礼拜以后,阿姆斯特朗就登陆了月球。那是一个很奇妙的一年,那一年发生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

还有一个很重大的音乐节,武德斯托克也是那一年发生的。

主持人赵宁:后来就有很多很多音乐节涌现出来。

陶喆:那个音乐节你无法想象,很多人猜不到,那个音乐节有40万人参加。

主持人赵宁:在泥浆里玩得很High。

陶喆:那是一个很疯狂的年代,非常迷幻、迷惑的年代,但是那个演唱会你可以想见四天最棒的一些音乐人在那边狂欢,全部都在。如果我在那里,我一定记得,我一定非常清醒地听这些非常优秀的音乐人。
 
 主持人赵宁:但是今天陶喆也要用他的音乐给大家带来很多狂欢或者是回忆当中非常深刻的东西。

陶喆:是的。

主持人赵宁:看这个照片我再多说一句,因为这种负重会让我觉得你内心是给自己很多使命感的。

陶喆:我觉得是。

主持人赵宁:会不会太累,一直前行者,因为有很多东西。

陶喆:但是我不觉得这叫累,这是一种责任。我刚刚其实还在跟我的发型师讨论,有时候你可能做一些音乐,人家不一定能够马上听得懂,不一定能接受,你自己会不会辛苦?如果我就一直做我认为大家喜欢的东西,我认为大家喜欢的那些歌,是不是就比较容易?对我来讲我不会这样去想,对我来讲,我就是要做这些东西,这是我喜欢的东西,我会做这些东西,我不觉得它累。但是有时你会比较辛苦,因为歌迷可能觉得你为什么不再写一首《流沙》、《沙滩》这样的歌。我常常跟他们讲,不是我不想写,而是我的心境、我的状况已经不是那样子的一种状况。

主持人赵宁:有的是回不去的,比如当时你写《沙滩》,很纯、很美。

陶喆:或许。我还记得我唱《沙滩》的时候,我曾经有跟人家讲过我唱《沙滩》的时候是毫无感觉的,你相信吗?可是大概听那首歌的时候,觉得好忧伤。可是我唱那首歌,从录音棚里走出来,还跟那时合作的一个制作人,我说我唱得好烂,他说我也觉得你唱得没什么感觉。

主持人赵宁:可是这个歌红了。

陶喆:可是这个歌红了。有的时候我们在做一件事情,可能发出讯号的这个人跟接收讯号的这个人,我们不一定是在同一个频率上。我说什么你可能会认为,哇,这个东西充满感情,这个东西非常好笑,或者是这个东西很有爆发力,但我可能在当时并不是有那样一个感觉。

主持人赵宁:所以到《69乐章》,看到很多报道,是你回归到你非常非常喜欢的音乐。

陶喆:我回归到摇滚,我回归到一个三人乐队,吉他、贝司、鼓。这个专辑上几乎所有的吉他,90%的吉他都是我弹的。

主持人赵宁:你高中组乐队的状态。

陶喆:我高中就是玩吉他的。那种感觉好像你回到15岁。这张专辑是我做得最开心、玩得最爽的一张专辑。

主持人赵宁:你知道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会有什么感觉?他回归吗?但是他以前跟我没有关系?

陶喆:这也是大家的误区。大家都一直贴着一个R&B的标签在我身上,我的音乐里边是有R&B,但也有很多很多其它的元素,有摇滚的元素,《黑色柳丁》是什么?是R&B的歌吗?不是,是摇滚的歌。《找自己》是一个乡村摇滚的东西。在我的音乐里是有R&B,但是也有摇滚,也有爵士,也有古典,也有民谣,都有。

主持人赵宁:R&B对你来说呢?如果和摇滚比的话个

陶喆:R&B是我第一张专辑可能比较多成分在里面。

主持人赵宁:市场需要这样的音乐对不对?

陶喆:也不是市场需要,那时我觉得是我在玩那样的东西,那个年代我喜欢那个东西,但是不代表我现在不喜欢它了。实际上我刚才讲了,小时候可能你喜欢吃糖,长大以后你不一定一直爱吃糖,我小时候非常爱吃巧克力糖,但是我现在就没那么爱吃,口味会变,你的心境会变,你整个状态也会改变。

主持人赵宁:所以只是现在的陶喆更加把自己的摇滚热情更完整的呈现出来。

陶喆:对,回到我最原始的一个状态。因为我小的时候就是听那些东西长大的。人家喜不喜欢我没有办法控制。

主持人赵宁:但是人家一直叫你“R&B教父”,一叫叫这么多年。

陶喆: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说我不是R&B教父,可是偏偏大家就这样说,所以就OK了。

主持人赵宁:才有了今天的《69乐章》,《69乐章》是陶喆6张专辑,出来之后最引大家争议的。天呐,从名字、造型、曲风,所有的一切大家都在热议。而且之前也经历了什么盗版风波。
 
陶喆:盗版风波,延期风波,因为那时台湾有风灾,所以就延期发行。延了之后,本来要延3个礼拜。结果我们说要延了这个消息一发布出去之后,过了好像一个礼拜之后,专辑就被盗了,就被偷上网,几乎高达50、60个网站,一个星期之内,50、60个网站有这张专辑。

主持人赵宁:我一开始以为是歌曲的名字曝光。

陶喆:有一些网站是试听,讲的比较好听一点,有的还可以下载。

主持人赵宁:天呐,那时心情什么样子?是不是气到爆。

陶喆:我看得还蛮开,如果这个事情是这样发生,是天意,一定有它发生的原因,当然我不是说我开心,我知道这个事情,第一,它现在已经发生了,我要怎么样改变这个事实呢?当然我们要检举这些人,把这些网站关掉,但是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必须面对。

主持人赵宁:当时有很多非常贴心的网友上网提议,要抵制上网听这些音乐。

陶喆:很多歌迷让我很感动,我知道这个网站是什么,但是我不去上,也不听,也不下载,连视听都不听,我等正版下来。但是也有一些人就下载。

主持人赵宁:但是也有一些歌迷说陶老大我们已经等了三年了,再多等一会儿没关系,我们一定挺你。

陶喆:那时非常感动有这么多朋友支持我。

主持人赵宁:我们也上网看一下有非常多新浪网友上网留言的时候说的感动的话。

网友:我超级喜欢这张新专辑,最最喜欢的是《雪豹》,歌词和曲调搭配起来让我们人类对自然所做的东西感到羞耻。以前对你的歌可能没有好的感觉,这次搭配上电影画面很有感觉。《桂冠英雄》也是我每次听都要起鸡皮疙瘩。

陶喆:这张专辑可以说它很真实,比以前的东西更真实。我们那时在跟写词的人一起合作的时候,我们这一次写词的方式非常特别,以前可能是我自己先写一个稿,我E—mail给另外一个跟我合作的人,比如李焯雄,他们看完了以后可能过一个礼拜,修改完了,他们再E—mail给我,我再看,这次我说我不想用这种方式,把每一个写词的伙伴约在我家,我们就在我客厅的饭桌上面,我们就一首歌可能花4—6个钟头,我们就在那儿写。

主持人赵宁:同时一起写吗?

陶喆:同时一起写。有很多时候其实我们是写不出来东西的,可能我们就会停顿,可能就会有一种沉默两个人很沉默的在那儿想。可是在那一边两个人什么话都说了。比如我可能会说,这个东西写得太美了,但是没法让它表达我真心的感觉,我们就开始讨论。

主持人赵宁:很像学校里的学生讨论考试。

陶喆:有一点是。坦白说,其实那个时候,资深的写词的人其实有一点抗拒,因为他们会觉得,我从来没有试过这种方式,我可能写了20、30年歌词,永远都是人家寄给我,我改完了,我再丢出去给所谓的客户。可是对我来讲,我想要的是一个很及时、很立刻的沟通,可能这个东西不对,马上我就说不对。同时他在写,同时我也在写,我可能写完了,我就用电脑写,他们可能用纸跟笔,我就给她看,这是我要的感觉,她说我懂,我懂。有些东西说不清楚,必须写。

主持人赵宁:我也听说了陶喆在这张专辑特别要求歌词更加赤裸裸一点,不一定要那么美,但是要很有力量,很直接。

陶喆:我给每一个人字的四,不要看到不痛不痒的字句,所有东西一定要到位。

网友:拿到新唱片我非常激动,因为我已经知道这张唱片会跟之前所有的都不一样。

陶喆:是的。

网友:歌词充满了话题性,但是我建议其实可以再尖锐一点。

陶喆:更加尖锐一点。对我来讲,我不会为了尖锐而尖锐,我不会为了夸张而夸张,不会为了洒狗血而洒狗血,我写的东西都是我当下的感觉。我有一首歌其实是在调侃自己,叫《关于陶喆》,我就是想把一些发生在我身上的糗事、绯闻、八卦,很直接的面对,没有什么。
 
主持人赵宁:《关于陶喆》也引发争议,其中在副歌部分有一句提到了王力宏。

陶喆:那并不是在骂王力宏,有人会这样去想,但完全不是。力宏反而还传短信给我,说他非常喜欢那首歌。那一句话在那首歌里是讲台湾当时,其实现在也是,买榜的风气。我只是有点在讽刺这个东西而已。

主持人赵宁:网上很多朋友说其实陶喆和力宏的关系蛮不错,还有过一个组合。

陶喆:我们有一起做过一个“手牵手”的公益活动,我们一起去创作一首歌,50、60个歌手。

主持人赵宁: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

陶喆:我蛮希望跟力宏、杰伦,如果音乐上可以合作的话,如果我们三个人组成一个乐队,应该蛮有趣。

主持人赵宁:我们前一段时间还在想,李宗盛、罗大佑有一个Superbank,前一段时间黄品源、张宇做了一个“三个小男人组合”,大家好有兴致,就是一起玩音乐玩High,就这样做。如果你做,你会挑选力宏和周杰伦。

陶喆:我会挑力宏和周杰伦,组乐队一定要会玩乐器,如果我们组一个乐队,应该蛮好。

主持人赵宁:三个人怎么分?

陶喆:我不会打鼓,他们两个键盘都很厉害,力宏应该可以打鼓,力宏鼓打得比较不错。

主持人赵宁:他比较全能。

陶喆:他全能,我就弹吉他,杰伦就弹键盘、钢琴。

主持人赵宁:期待那一天,不知道那一天叫时间名字。天呐!

陶喆:应该会非常有趣。

主持人赵宁:这张专辑大家非常期待,比如网上的一位朋友,是北京的网友,他说他很喜欢《火鸟功》这首歌,他说这首歌从编曲到创意都感觉很可爱,他自己的感觉是很日本化的摇滚。

陶喆:其实我当时做的时候并没有在标榜任何日本摇滚。虽然我小时候是有听过一些东西对我的影响。

主持人赵宁:日本动漫里有好多。

陶喆:其实日本的摇滚也是从美国的一些摇滚过来的,小时候有一个合唱团对我非常有影响力,就是汽车合唱团。汽车合唱团应该算是比较晚,70年代晚80年代初的一个合唱团,那个合唱团非常特别,我可能有汽车合唱团的影子。

主持人赵宁:比如我到这个年龄也好想听10岁时候的音乐,好想再翻出来听一下。

陶喆:是,因为60、70、80年代的音乐有很多故事,现在的音乐反而变得很商业化,就是讲爱情,好像没有在讲别的东西。那个年代的东西其实有时在讲社会,有时在讲战争,可能是在讲一些观点,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不见得一定在讲爱情。

主持人赵宁:有人说上一张专辑《太美丽》充斥了好多绵绵的情话。

陶喆:是,那个时候的我可能就是在那样的一种状态之下,渴望浪漫。

主持人赵宁:说到人的经历是随着年龄增长而见到的事情越来越多。

陶喆:没错。

主持人赵宁:其实1969年出生到今年正好是40年,40年蛮重要,中国有一句话叫四十而不惑,陶喆你会在这个特定的年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自己有什么压力、紧迫感或者是去总结?

陶喆:其实我最有压力反而是38、39岁的时候,快到40岁。我过完我40岁的生日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过了。但是现在是不是还有压力,是不是还有事情要去做,是不是还有梦想未完成?当然有。但是那个压力没有了。

主持人赵宁:当时是什么压力呢?

陶喆:对我来讲,那个时候我会觉得着急,40了,还没结婚,还没女朋友,怎么办?

主持人赵宁:当时是这样想的?

陶喆:对,你会担心这个,那时专辑还没发,我的专辑没做完,我怎么去拍电影?你会想很多这样的事情。40岁一到了之后,专辑也发了,也是我非常满意的一张专辑,女朋友目前还没有找到,希望即将会发生。电影梦其实也觉得,明年就要完成这件事情了。

主持人赵宁:从这段表述,我觉得你还是一个蛮传统的人,因为只有传统的人才会在40不惑这个关卡觉得我应该在这个年龄完成我应该做的事情。

 陶喆:身边比我小的人都已经结婚了,我还参加他们的婚礼,男生、女生都有。

主持人赵宁:他们不会找你做伴郎,不会找比自己年龄大的人做伴郎。

陶喆:我这些朋友们也没有给我介绍女朋友,也没有让我做伴郎。

主持人赵宁:有很多感触。

陶喆:的确有很多感触,我的确是蛮传统,我希望成家,希望有小孩子,因为我非常喜欢小孩子,这是你不能去计划的一个计划。

主持人赵宁:我能插一句你的童年经历吗?听说你父母小时候很叛逆,他们是私奔?

陶喆:我父母是私奔的。

主持人赵宁:你家教很严格。

陶喆:家教非常严格。

主持人赵宁:听说他们为你选择另一半会特别谨慎。

陶喆:我妈妈是有点私心,因为我是独生子,我跟我妈妈感情非常好,我妈妈把我不只是当做儿子,是情人,什么都是。当我交女朋友的时候,我妈妈会吃醋,他会觉得儿子不在他身边了,被另外一个女性给夺走了。我妈妈其实会蛮保护的,他会觉得这个女生不好,这个女生不好。

主持人赵宁:现在呢?

陶喆:还是一样。

主持人赵宁:还是把你当成小孩子。

陶喆:不是说把我当小孩子,但是在某个程度上她还是不舍得儿子结婚。爸爸倒是反而今年开始有问我了。我爸爸是那种认为男人就是要闯事业,有了事业什么都有了。我爸爸今年反而他有一点在催婚。儿子,你是不是要考虑找一个好女生?考虑要定下来等等等等。

主持人赵宁:因为好像父母就比较想早一点抱孙子。

陶喆:其实没有,那是我自己歌里面写的好玩,他们倒没有说赶快结婚生孩子,我们抱孙子,这个没有。

主持人赵宁:这张专辑里具体到《暗恋》,是一个MV的作品,首部陶喆的影像作品。在9月6号的下午2点是在台北正式首映的。

陶喆:对。

主持人赵宁:我们之前没有看到。

陶喆:我们昨天其实在北京也做了一个首映,有一些媒体朋友、歌迷朋友有去看。

主持人赵宁:大家反应怎么样?

陶喆:至少我听到是好的,可能他们不好的话没有跟我说。但是这个片子很特别,这个影片其实会被收录成一个DVD。所以,应该在10月的时候,内地的朋友、全世界的朋友都能看到,如果你买这个DVD。

主持人赵宁:我们也先通过预告片看一下《暗恋》。

陶喆:好。

(《暗恋》预告片)

主持人赵宁:只是一个预告片而已,但是是让大家看不够的。但是我却发现陶喆好像一直不太好意思看。

陶喆:不会啊,不会啊,我已经看了800遍了(笑)。

主持人赵宁:是不是有那种情绪,我猜暗恋里面有很多你的故事。

陶喆:是,它可以说有很多我真的故事在里面,真的情节、值得情绪在里面。当初为什么有这个影片?可能要稍微跟大家解释一下。通常这个专辑可能做了一半或者是做了70%的时候,公司就想说拍MV。那个时候我就双手反对要拍MV这件事情。我觉得MV所谓的这个格式的东西,对我来讲,我觉得它已经没落了,它已经快要绝种了。但是大家还是在拍MV。

第一,MV在电视上面你永远看不了完整的版本,网上或许你可以看。另外,你在唱卡拉OK的时候你可以看得到。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没有什么意义,如果只是为了KTV要去播放它,没什么意义去拍。因此我就提出,如果我去拍一个视觉的东西,但是它是延伸专辑里面歌曲的一些想法、一些概念,好不好?那时公司就说“我不晓得这是不是一个好的做法”,但最后我还是说服了公司,公司说好吧,你去做吧。

主持人赵宁:是不是因为你一直想做电影导演,找一个机会试一下。

陶喆:其实我以前也有机会拍自己的MV,但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尝试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短片的东西我拍的不好,我之前在念电影的时候,拍了差不多30、40个不同的片子,有些可能是广告类的东西,有的可能是5分钟、10分钟的东西。我发现我自己拍比较长片的,可能20、30分钟的东西比较能够可以去诠释。因此,我就说服了公司,公司给了我蛮大一笔预算拍这个东西。这个片子就是这个专辑视觉、剧情上面的延伸。

主持人赵宁:听说这里面真的像你说的一样,有很多你自己亲身的故事。比如说你之前就真的会暗恋一个女孩子,暗恋7年时间。

陶喆:那时我暗恋这个女生,几乎有10年了。我刚认识她没多久的时候,我确实跟这个女孩子要了电话号码,她不是只给我6个数字,她一个数字都没有给我。

主持人赵宁:她拒绝了呢?

陶喆:她拒绝了我。但是她跟我说,下次我们如果再见面的时候我把电话给你好不好?她问我好不好,我能说不好吗?我就说好啊,就这样子。我们中间确实又见了差不多3、4次面,在10年当中。

主持人赵宁:你真是的,你应该刻意地天天等她,不就早点见面了吗?

陶喆:你知道吗?当你碰到你很喜欢的一个人的时候,你是小鹿乱撞。很多人可能想象我会这样子。

主持人赵宁:对,小鹿乱撞和陶喆真的能联系在一起吗?

陶喆:对,那时我很没有自信,当她一说了下次我再把电话给你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就说好吧。然后很有趣的是,在这十年当中,我们可以说工作上也好,中间有碰到面,我都没有跟她再提这个电话号码的事,她也没有主动跟我说给我这个电话号码。但是应该是在第十年的时候,在某一天,突然她通过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然后她很主动的说,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好不好?很奇怪。

主持人赵宁:你让一个女孩子等了你十年。

陶喆:是我等她啊。

主持人赵宁:她也在等你。

陶喆:她没有在等我。她可能到了某一个年纪或者是她人生的一个阶段了,她突然对我有感觉了。十年前她对我没有感觉,十年后她对我有感觉。可是那个时候我必须承认,十年后的我……

主持人赵宁:已经不一样了。

陶喆:也不一样了。所以,那时我对她的感觉没有那么热了,火没有燃烧的那么热了。

主持人赵宁:天呐,我觉得你们简直就是错过。

陶喆:错过。

主持人赵宁:其实你可以再主动一点点,其实女孩子第一次拒绝有可能是考验一下你。

陶喆:我只是要电话号码,我什么都没要,我没有说让你嫁给我,也没有说跟你联络。这个女孩子连电话都不肯给我,我们不是不认识的人,不是大街上找一个人说把电话号码给我,我们中间还认识,还有一些朋友。我的这个故事是这个影片的一个影子,这个故事我发展成很多东西,在这个当中,有很多真真假假的部分,有很多是我真的故事,有些可能是我自己加了一点料在里边。

主持人赵宁:暗恋这部影像作品选择了杨谨华,他是因为《败犬女王》,现在蛮红的。

陶喆:那个时候我其实并不是因为《败犬女王》而选择了她,那时他们提了四五个人选。我其实不是那么熟悉很多演员,公司也提了一些,我的剧组也提了一些。我在看这4、5个演员当中哪一个所谓的宽度够宽,她可以演很多不同的东西,她可以演很多不同的年纪,她能够演18岁的样子,她能够演30出头的熟女,最后我们就搜索了一圈之后,觉得谨华是一个最好的选择。结果依然我们合作完了以后,我现在还是觉得她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她真的表现得非常好。

主持人赵宁:后来媒体看片的时候,说你们俩真的在谈恋爱。

陶喆:如果是那样子的话就成功了。

主持人赵宁:我想问你的是有没有戏假情真?

陶喆:我坦白说没有。

主持人赵宁:为什么?

陶喆:这个答案很可惜,因为连我的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他也是一个制作人,这次他去做这个影片当中的音乐的剪辑,片子他也看了很多遍。有一天他就跟我说,你跟谨华好像有点别扭,有没有别扭。

陶喆:我说她真的是很美,真的很漂亮,但确实真的好像没有电。因为可能我在拍片子的时候太投入在所有的细节当中。如果我只是演员的话。

主持人赵宁:你可能会爱上她。
 
 陶喆:我可能会,但是我又是导演。我可能跟你对对戏之后,旁边就跟摄影师说这个光有问题,好,我们来演。我常常被抽离的。但那是好事,好事的原因是因为,我很专注在导演的部分,我的演技说真的不是那么好,对我来讲,我在跟她对戏的时候,往往我是很担心,我一直在想我会不会没有办法跟她好好地对戏,她说我演得还不错。我就有点小小的自信。

对我来讲,还是导演的那个角色对我来讲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赵宁:到底什么样的女孩子会让陶喆心动呢?让他真的会一往情深爱上呢?

陶喆:一定要知性。

主持人赵宁:等一下,我们先进入一个网友投票好不好?我们先通过一个图片看一看网友的选择,猜猜陶喆喜欢的女生风格。三种,第一,活泼可爱的顽皮女。第二,贤淑温柔的冷美人。第三,侠肝义胆的纯爷们。看看网上选择。支持贤淑温柔的很高,你会选哪一个?我帮你选一下,你也可以自己选,这里有ABC。

陶喆:他们已经投票了。

主持人赵宁:他们正在投,在动。你喜欢哪个就把答案写上。

陶喆:我觉得应该就是贤淑吧,如果这三个里面选的话。女孩子对我来说不一定要那么温柔,我希望她是温柔,也希望她是活泼的,她不能永远都是那样子太温柔,太温柔就很无聊,我也很喜欢女孩子,有时会很外向,如果跟朋友一起出去玩,她会跟我的朋友聊天,或者我们有时去户外,会打成一片。我怕有一天带着一个女孩子,我们去度假,去泰国去玩,去海边,“不要晒太阳,我怕”,娇气的我蛮害怕。

主持人赵宁:那种纯爷们的呢?

陶喆:爷们那样的朋友太多了。

主持人赵宁:你第一个曝出是知性,她必须有内涵,而且必须善解人意,一定要理解你。

陶喆:必须有内涵。所谓的知性就是她也有她的人生方向,如果是女朋友或者是老婆,你回到家,我有时会想聊聊你今天做什么。她不会说我今天没事,洗菜、买菜、吃饭。我希望说她说我今天看了一本书,这本书怎么怎么样,我们可以聊这些。或者说我们今天公司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我希望她了解我,我也希望了解她。

主持人赵宁:我知道的。但是很多男明星,他们会选择比如说女粉丝或者是完全为他奉献一切,因为男明星都很忙,觉得家里有一个人,把他后方料理得很好,把他父母照顾得很好的女人是特别OK的。

陶喆:因为我已经习惯照顾我父母亲,我已经习惯照顾我家人。对我来讲,我当然希望她可以照顾我,当然希望打很贤慧。人家常常讲你找一个老婆放在家里,她可以很乖,我说我可以找一个阿姨,帮我打扫家里就好,阿姨可以帮我洗衣服。如果这样,我跟我家的阿姨谈恋爱就好了。对我来讲我要的不只是那样一个女生。因此,也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很多人说我眼光太挑剔了,我的回答是,我都已经等了40年了,我还不挑剔,我要怎么样?

主持人赵宁:对,一定要坚持到底。

陶喆:这个东西不能妥协。

主持人赵宁:没错,《69乐章》封面内页里我们看到一个特别感谢Ms C。C小姐是谁?

陶喆:就是《暗恋》这首歌的女主角。她是谁就是一个秘密,如果她不是秘密,我就不会写C小姐。

主持人赵宁:你还是在感谢她,你们的世界已经慢慢远离。

陶喆:我感谢她的原因是因为她给了我这个动力,她给了我这个冲动去写这首歌。作为我来说,在现在这样的一个位置,这样的一个年纪,这样的一个心境,有一个人,有一个东西可以让我有这种感动、这种冲动,那是一个非常好的、非常美的一件事。我们是不是一定要在一起,或者她是不是一定要给我什么回报,不需要。

主持人赵宁:如果你谈恋爱,陶喆会是什么样的人?你是会特别体贴温柔还是蛮大男子主义?

陶喆:我觉得我可以体贴,可以温柔。

主持人赵宁:可以?很勉强。

陶喆:大家都觉得我是有一点大男人,我是大男人,但是我会照顾我的女朋友的那样一个人。虽然我有时可能会有点大男人,我会说衣服穿得稍微整齐一点,出去吃饭,我还是会有一点。但是另外一边我其实是很照顾的。

主持人赵宁:因为我们刚刚说了一个多小时的这部《暗恋》当中,陶喆也挑战了不同造型。你不要怪我多说一句,你知道最近好多艺人都在挑战造型,李玟的专辑MV换了8种,包括内地来做宣传的李宇春,她也在挑战,你们都扎堆吗?

陶喆:我现在没有什么特别的造型,我一直都走我舒服为主的路线。当然影片不一样,影片我扮演很多不同的角色,里面会看我梳有点像这样头发的造型,那是因为我在演我18岁那个时候的一个角色,其实里面有不同的造型、发型、衣服、穿着,其实是根据我在里面不同的角色在变,并不是我本人一直在尝试东西。

主持人赵宁:我听说你觉得难度最高的是在淋浴间赤裸上身的造型。

陶喆:那个没有造型,是赤裸,其实下面穿了一个游泳裤。那时我一直在忙着录专辑,同时又在拍片,我没有时间健身,那时我觉得我没有身形,对我来讲那个很重要,我对自己身形要求很高,但是那段时间忙疯了,没有时间健身。

主持人赵宁:我一定看一看。

陶喆:没有那么差,但是还是有点不够,但那是没办法。我在拍那场戏,外面还压了一下,还做了一下运动。三角肌、二头。

主持人赵宁:你经常健身。

陶喆:我经常健身,可以的话一个礼拜会去3—4次。

主持人赵宁:果然是优质偶像。

陶喆:应该的,男人老了应该做一些运动。

主持人赵宁:你会觉得自己蛮大年纪吗?

陶喆:40岁不小了,半辈子了。

主持人赵宁:之前听人家说40男人一枝花。

陶喆:那个花说不能谢,要一直维持在那儿。

主持人赵宁:要一直去健身,要保持住。除了这次我们能够看到陶喆首部长片影像作品《暗恋》,还可以看他的MV作品《火鸟功》,有人说日本范、漫画范等等。

陶喆:《火鸟功》MV也是从《暗恋》这部影片里取出来,它不是一个单独的MV。这个里面其实我是在演一个发廊洗头发的小弟。整个MV拍成像歌舞剧,如果你看过,其实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有一点比较像MV的版本,专辑那首歌的版本。有一个版本,如果你还没有看过,你在这部影片里会看过。对我来讲那是我第一次在挑战歌舞片,有跳舞,有唱歌,在一个发廊里。

主持人赵宁:我们一起看一下《火鸟功》的MV,一起看一下。

(《火鸟功》MV)

主持人赵宁:因为时间有限,不能跟大家把全部欣赏完了。刚才陶喆是有跟我分享,这是版本当中的……

陶喆:这是影片当中的《暗恋》影像里面《火鸟功》的版本,你会发现这个音乐跟专辑上《火鸟功》的音乐不一样。如果你喜欢这个版本,不用担心,在未来的10月左右会发行DVD,DVD当中你会看得到《暗恋》的影片影像之外,可以听到在电影里所有出现原声的音乐等等,都会听得到。

主持人赵宁:另外一个版本就是单独《火鸟功》的MV。

陶喆:那是我特别为影片做的一个东西。

主持人赵宁:完全不一样的。

陶喆: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赵宁:歌舞片那部分是在那里边。

陶喆:对,都会收录在DVD里。

主持人赵宁:这次你有点大奉送的意思,除了有音乐之外,还有超长的影像,还有MV,还有电影。

陶喆:其实这次做出来的东西还蛮多的。我觉得也是希望歌迷可以看到不同面的我,也都是在用创作,希望可以去感动大家。

主持人赵宁:在这张专辑跟大家见面的时候,有很多网上的朋友,我们来看一下。

网友(网名“独寂幽灵”):我们大家都觉得《雪豹》这首歌,如果说是来描述母子之间的感情,是不是也很合适,求证一下有没有自己的故事?
 
陶喆:网上大家就可以搜寻雪豹,雪豹是一个濒临灭种的动物。大家知不知道雪豹在全世界还剩多少只,最多在哪里?我待会儿会揭晓这个答案,他们有回复吗?现在还剩下多少只雪豹,而且在哪个区域?哪个国家雪豹是最多的?

游客1574:有1000只。

主持人赵宁:不只。

游客1574:在俄罗斯。

陶喆:在中国其实是最多的

网友:在新疆。

陶喆:在新疆。在中国有2—3千只,在其他区域也有,但是中国是最多雪豹的。雪豹对我来讲,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它跟其它猫科的动物有一个地方不一样,它发不出声音,不会叫。当它被杀的时候,你可以想象,当它被猎人杀的时候,它是叫不出来的。这像什么,像地球、大自然一样,当人类破坏这个地球是发不出声音的。等到我们发现这个世界已经被我们给破坏掉的时候,可能已经太晚了。《雪豹》这首歌是在讲这个。

主持人赵宁:真的?怪不得。

陶喆:好惨。

主持人赵宁:大家听这首歌都会有不同的想法。

网友(网名佩佩):我是来自石家庄的,我们店里《69乐章》都卖没了。

陶喆:赶快让你们的音像店补货。

网友: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她爱你,你也爱她的女子。

陶喆:我也希望。

游客31231:可我很喜欢这张专辑,很喜欢里面癫狂的感觉。

陶喆:的确有,像《火鸟功》、《我太傻了》,里边有比较摇滚的东西,有朋克的东西。这张专辑让我有这个机会去玩一些我一直很想玩的东西。

主持人赵宁:释放了你另一面的天性。

陶喆:也释放了我的真面目。

主持人赵宁:对,你看你平时的造型,还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很多朋友都会觉得他怎么可能是很摇滚感觉的呢?

陶喆:我常常跟人家讲,如果你15岁的时候认识我。

主持人赵宁:就是这个样子?

陶喆:其实不是这个样子,我15岁的时候头发是到这儿,长头发,会穿红色的。

主持人赵宁:特紧。

陶喆:这边是灯笼,下边是很窄,把下边的裤子卷起来,那个时候我还蛮疯狂的。

主持人赵宁:那时你妈是什么态度?

陶喆:有段时间我出去跟她吃饭要把头发扎起来,要戴帽子。我17、18岁的时候很奇怪,突然把头发剪得非常短。

主持人赵宁:失恋了。

陶喆:没有失恋,那样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你,头发非常短,染成金色,梳得很低很低,那时有很多人觉得很流行。

主持人赵宁:引领校园风潮。

陶喆:对。不知道那是什么校园,有一种风潮。

主持人赵宁:怪不得陶喆一直在等待女生,他要么留头发比女生还长。

陶喆:要么把头发剪了。

主持人赵宁:很多人期待这张专辑,也关注着陶喆的演唱会,我们关注在台北10月中旬的太空梭,希望演唱会能够到内地来。

陶喆:会的,目前我们已经在谈内地的一些场次。所以,我也希望台湾10月份办完这个演唱会之后,可以来跟内地的朋友见面。除了内地之外,我们也有可能去其它一些地方。所以,我自己非常兴奋,因为这是一个很不一样的演唱会,我也希望演唱会当中,新浪也为我加油,也可以为我去介绍这个演唱会。

主持人赵宁:还有网上一些朋友,他们一直真的是在问内地的演唱会行程,相信关注新浪娱乐,包括关注陶喆的相关信息都能够知道。26号的时候陶喆会去上海。

陶喆:是的。

主持人赵宁:去上海是有演出还是有演讲?

陶喆:是有一个演讲。在大学里演讲,也有一个演出。

主持人赵宁:非常期待。

陶喆:我也期待,我现在还在演讲当中。

主持人赵宁:好期待看到你长头发。

陶喆:以后吧,以后再说吧。

主持人赵宁:谢谢,谢谢陶喆来到新浪,谢谢大家。

(聊天结束)
6 有用
0 没用
69乐章 69乐章 6.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69乐章的更多乐评

推荐69乐章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