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但更有做音乐的心

慕容小虫
2009-10-07 看过
麦浚龙既非偶像派,与实力派也不搭界,但你无法否定他在当今香港乐坛的位置。他有钱,但更有做音乐的诚意,脱离传统唱片公司合约的束缚,在与哥哥麦浚翘兄弟档的Silly Thing中,拥有绝对的自由度与自主权,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并为此不计成本,尤以惊艳出位的《Chapel Of Dawn》彻底令人刮目相看,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暗黑风格。

麦浚龙的唱片一向均以概念先行,EP《天生地梦》由林夕与周耀辉分别执笔包办三首歌,组成两个各自独立的情节,大玩意识流。林夕从宏大抽象处着笔,以佛家禅意隐索天、地、人的因果感应;周耀辉则虚构出一出画眉鸟的爱情故事,幻化出人与梦的交缠与矛盾。

对佛学素有研究的夕爷,这回放下擅长的都市情感文字技巧,从泛宇宙的人生体味中提炼出尘世的现实世界观,以禅意的点拨回应生活的态度。起首的《生死疲劳》取意于旧作《爱得太迟》,观照出碌碌尘世“生于疲劳,死于疲劳”的众生相。王双骏的编曲沿袭了《Chapel Of Dawn》的暗黑氛围,Downbeat的节奏勾画出“夏花一瞬辛劳,拥抱着坟墓”的因果归宿。《颠倒梦想》以乾隆御制紫砂壶的典故作引语,敷衍出“拈花赏余晖,又害怕指间春泥污秽”的矛盾心境。终结篇的《弱水三千》最深得禅意三昧,印证了万象皆镜花水月的幻相。冯颖琪的曲加入张亚东的Trip hop编配,绵密中透见玄幻,与麦浚龙带点邪气的演绎相得益彰。“活着若是梦,是梦蝶让水色震动”的主旨的确是夕爷的神来一笔。

反观周耀辉的画眉鸟三部曲明显逊色不少。喻体“画眉鸟”始终未离爱情题材的窠臼,三部曲一一呼应情人间亲近、相爱、分开的过程,只不过歌名玄了一点罢了。不单止歌词,音乐部分虽然有黄贯中、恭硕良加盟担任编曲,但张继聪、周国贤、伍乐城的曲子可发挥的空间实在有限,未能营造出林夕三部曲强烈的另类听觉效果。
38 有用
3 没用
天生地夢 天生地夢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天生地夢的更多乐评

推荐天生地夢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