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幻想听到你们听不见的合唱

望月|南部之星
2009-10-06 看过
“阳光四射/却照不进我的草屋/我拼命幻想/想得到一种/希望……”这是我听到的艾斯卡尔的第一首歌,当时我还在上初中,刚刚开始对摇滚乐和流行音乐产生一点点兴趣。在这之前,我对那些复杂的概念没有任何了解,对所谓的新疆本土音乐也毫不关心。我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接触到了这样一种歌声,和这样一种音乐,以至于多年之后的今天,我还会想起这首名叫《留住地球》的歌,不是“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的什么兄弟情深,而是开头这句歌词所描述的荒凉和落寞。

艾斯卡尔是一位优秀的歌者,一个出色的民族音乐家,我这么认为。现在,再次听到他的首张专辑,心境与当年完全不同,即便是在喧闹嘈杂的地铁中,耳边响起《祝福》或是《留住地球》的旋律,我能深刻地体会到一种内心的触动,那种感觉像是要夺眶而出的热泪。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谓的对故土的热恋之类酸溜溜的情感。然而很多时候,这类情感的流露似乎与我没有多少关联,我总是觉得自己还想着什么年轻与漂泊的无聊话题,总是认为人生在世几十年,安逸生活可遇不可求,漂泊更像是人之常态。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心安理得地做着“北漂”,当被问及是否想回家这样的问题,我闪烁其词,说来说去中心思想就是——回家还是不回,我暂时还没有考虑。

再来说说艾斯卡尔。他唱着“siganushika”的轻快旋律,似乎总是出现在央视大大小小的晚会节目中,然而这张《祝福》专辑远不是那么简单。他的歌声传递着西域古老民族的沧桑,大漠孤烟的粗犷,以及维吾尔族热情奔放的民族性格,同时还透过音乐表达个人的思想与情绪。一副看似热闹的音乐图画背后,艾斯卡尔用时而沙哑时而低沉的嗓音代表这个民族发声。他的声音和编曲中反复运用到的手鼓、冬不拉、热瓦普、弹拨儿、艾捷克巧妙融合,编织丰富饱满的听觉感受。现在回过头去聆听这张有点流行有点民族有点摇滚的唱片,能感受到艾斯卡尔对音乐的执着追求,以及身为维吾尔族现代流行音乐代表人物的使命感。他所做的一切,就是用音乐去表达他对自身民族的热爱,或者对这片土地的眷恋。虽然他现在身处京城,却总也没忘了家乡的土语,还有那些仅仅存在于内陆深处的生活方式,这样的情绪,在《回家》这首歌中表露无疑。

普通人对新疆音乐可能有一种很标签化的认知,似乎新疆音乐就是艾尔肯的《巴郎仔》、阿凡提乐队的《楼兰姑娘》、或者是王洛宾或者刀郎,然而我更愿意把洪启、艾斯卡尔和马木儿将他们的作品作为新疆音乐的代表介绍给更多人。在这三人当中,艾斯卡尔无疑最流行,同时又保留大量民族音乐的元素,符合更多人对于新疆音乐的初级想象和认知。洪启浪漫和理想起来不那么像吃烤肉喝啤酒的新疆人,马木尔将的哈萨克民谣更倾向于自我的表达。如果把艾斯卡尔的音乐拆解成几个元素,则更能看出这种流行的潜质。先说嗓音,这种沙哑而性感的“纯爷们儿”腔本身就是华语歌坛缺失的好声音。再说旋律,有《玛露夏》这样轻松欢快人人都能哼唱的歌曲,赶上彩铃时代,下载量应该不会比“今夜我喝醉了拉着你的手”这样直抒胸臆的抒情歌少太多,更何况《太阳照常升起》之后,更多人知道了这句带点痞气的“siganushika”。还有编曲,之前已经说了不少,大量民族器乐的运用,让整张专辑韵味独特,听觉感受极为丰富。至于节奏,有《玛露夏》和《玩儿》这样带着弗拉门戈节奏的维族流行乐,还有《鹰》这样基于民谣的改编歌曲,意境悠远,令人沉醉,却在结尾突然插入一段略带北疆情调的演奏,足见艾斯卡尔的深厚音乐功底。

听着艾斯卡尔的音乐,总让我有置身戈壁荒漠的感觉。从他的音乐中,我可以听到在欢快曲调和丰满编曲背后隐藏的一丝沧桑和寂寥,或许正是这种情绪深深吸引我,让我想起无数次穿行在戈壁公路中的场景,与你作伴的,除了烈日、沙漠、荒草,以及偶尔擦过的汽车,只有隐约穿梭于其间的野生动物。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能听到艾斯卡尔做一张全维语演唱的专辑,虽然很多人和我一样听不懂,但是那样的音乐应该更迷人,更能表达他的音乐追求。只可惜,当下的音乐环境,无助于这样一张作品的诞生,而且,我们想再听到一张类似《祝福》这样的专辑,似乎也是渴望而不可及的事情……真是遗憾!
6 有用
0 没用
祝福 祝福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祝福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