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呐喊 只剩彷徨

Bill
2009-10-01 看过
经典是令人敬佩的——一部作品历经长期沉淀,影响了数辈人的思考,依然能够顽固而犀利地触及这个社会的某个角落。

流行歌曲的思想格局好像正在变得越来越狭窄,歌词打磨得精细有余而力量不足,时常陷入小情小爱的自我欣赏或个性表达,却忽略了对整个社会和人们生存状态的关注,令人遗憾。若是面对80年代创业时期的一些作品,这种遗憾恐怕更会变成强烈的羞愧。在《一样的月光》里,苏芮可以质问:“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的拥挤?高楼大厦到处耸立,七彩霓虹把夜空染得如此的俗气。”不幸的是,今天的家乡依旧拥挤,夜空依旧俗气;但今天的歌曲却不见呐喊,只剩彷徨。

还有许多同样的质问或感慨,总是定格在那个时代。
《蜗牛的家》:“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努力往上爬。却永永远远跟不上,飞涨的房价。”
《不是我不明白》:“放眼看那座座高楼如同那稻麦,看眼前是人的海洋和交通的堵塞。我左看右看前看后看还是看不过来,这个这个那个那个越看越奇怪。”
《忙与盲》:“忙忙忙,忙忙忙;忙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还是为了不让别人失望。盲盲盲,盲盲盲;盲的已经没有主张,盲的已经失去方向。”
《之乎者也》:“眼睛睁一只,嘴巴呼一呼;耳朵遮一遮,皆大欢喜也。大家都知之,大家都在乎;袖手旁观者,你我是也。”
《凡人歌》:“问你何时曾看见,这世界为了人们改变。有了梦寐以求的容颜,是否就算是拥有春天?”
《龙的传人》:“百年前宁静的一个夜,巨变前夕的深夜里;枪炮声敲碎了宁静夜,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剑。”
《亚细亚的孤儿》:“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好像,那些曾经抛出的问题,我们至今仍在不停思考,却已然忘了如何继续提问。
7 有用
0 没用
搭错车 搭错车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搭错车的更多乐评

推荐搭错车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