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歌,这样的人,请带我回到最初

幼稚的小毛毛虫
2009-09-30 看过
这样的标题,只写给蔡淳佳,和所有懂得蔡淳佳的女人。

和很多朋友同学都推荐过这个不是很为人知的新加坡女歌手。

有人听了,感动了,记住了这样一把能安抚一切新伤却也能唤起一切旧痛的嗓音。

两年前,我因为豆瓣上持续热评的《庆幸拥有蔡淳佳》认识了这个“不务正业”的女歌手。

不务正业,是因为听说蔡小姐已经不是个全职歌手了,她像我们每个人以后的日子,也被一份平淡无奇的工作充斥着。她是个验光师。

两年后的今天,还是打开豆瓣,揉揉眼睛,没看错,蔡淳佳出了新专辑《回到最初》。

如同某个早就把这支声音刻进心里的豆油说的:“我只听了第一句话,就知道,只有蔡淳佳没有变。”

陈珊妮和陈怡文在《双陈记》里用暗潮电子表达着和我一样的质问,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

只有蔡淳佳,这个在我们的时代里没有那么风光没有那么另类没有那么出众的女人,依旧在用梁静茹唱刘若英。她不是唱刘若英的梁静茹。在19届金曲奖上,比起梁静茹,蔡淳佳显得和这个金碧辉煌的名利场格格不入的多。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不当不正地出了一张怎么看都平淡无奇的专辑。里面出现最多的字眼,是家和最初,还有幸福。回到最初,记得要幸福。

《要幸福啊》,一首陈乐融的作词。就像上张专集里的《眼里眉间》。看来,蔡淳佳无论何时,都需要乐融老师给予一首词的理解。或许,只有一首词那么多的理解就足够。

“人一别 枯萎了花蕊 茶和饭 减少了滋味 要如何拿捏我潺潺的依恋 细细思念不会累”

“谁的青春时光没有一点沙 看着你的脸庞熟悉那种伤疤 缝补所有过往忘记别人的喧哗
  越是平淡的晚上思念越猛烈地发芽”

总是觉得这两首歌的词有些交相辉映,虽然也许根本没有任何联系。不,它们的交相辉映,是以为蔡淳佳的歌,总会在眼眶湿润时,赶在眼泪落下前归于释然。伤感,是由于每个敏感的夜晚,我们回想起曾经的七情六欲;而释然,是由于与蔡淳佳一样的对生活的宽容大度。

于是我一直坚定地下结论,蔡淳佳是个藏在小女人外表下的大女人。

听到一半,我羡慕这个大女人。回到最初,她很轻易地做到了,或者说她从未离开。

陌生的城市炊烟最美 故乡的水是滚热的泪 在天黑时就能望见 我离家有多远……写到这里,是那首《回家的路》,不曾离开家的我,却莫名地哭了。

蔡淳佳没有饱满的感情,没有起伏的音域,没有纯熟的技巧,就这么冷静、淡然却又坚强无比的唱着。这把被誉为最温暖的女中音,在温暖中有大爱般的冷静;有收放自如的淡然;还有笑中带泪、却从未放弃从未狼狈的坚强无比。从最初到现在,蔡淳佳一直和最初一样,让我们,庆幸拥有蔡淳佳。

推荐歌曲《檐前雨》、《回家的路》、《要幸福啊》,

还有她奇迹般地如我所愿翻唱了海角七号里中孝介优美伤感的《各自飘远》,叫做《隐形的纪念》。
3 有用
0 没用
回到最初 回到最初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回到最初的更多乐评

推荐回到最初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