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的尽头是复合

慕容小虫
2009-09-26 看过
02年,由于与唱片公司英皇音乐理念的冲突以及成员之一的Jerald决意抽身,Swing在《大大公司》中宣布停牌歇业,“就算要关门的时候,艰难的时候,坚持不平售”,经历了一个“七年之痒”,09年,Swing择新址正东重组复牌,以《我有货》大肆公诸同好:“我有货,不必担心次货;最紧要我有货,样样慢工细货”,在怀旧不再新鲜的今天,Eric与Jerald两个大男人再次“孖住”闯乐坛,于香港乐坛无疑也是重磅炸弹消息。

Swing当年的解散,间接为香港乐坛贡献了两个出色的幕后音乐人——Eric Kwok(郭伟亮)与Jerald Chan(陈哲庐)。多年幕后名气的积累,Eric与Jerald在曲、编、监领域都已是独当一面的能人,这次由幕后再次冲出幕前,由单飞而复合,Swing还能令乐迷“摇摆”吗?怀疑显然多余,正如复出头盘《武当》的大碟名强大气场所昭示,两位武林高手闭关多年,一出山亮相,宝刀未老、手脚未见生疏,多年来为他人作嫁衣裳的经历已练就其上乘的内家功夫,就这张《武当》而言,歌曲的beat玩得的确够“swing”。

《武当》的最大改变就是歌曲不再象以前Eric与Jerald分别承包负责各自部分的歌,分摊各顾各,而是每首歌都一起做,真正合体融合。开篇的《我有货》、《Let it go》都以Big Band衬底,Funky的《我有货》一派开业喜兴的劲头,而Upbeat舞曲节拍的《Let it go》则有挥手作别过去的况味。这两首自叙式的开场白暂作一个热身后,Swing在《武当》这张大碟里继续大张旗鼓延续其解散前带点小幽默的歌词风格,除御用词人林宝继续合作外,新加盟的林若宁、陈咏谦均有意靠拢了Swing以往的风格,尤其新晋词人陈咏谦,作为另一个组合Vega的成员,一口气交出《我有货》、《让左脚先行一步》、《尿床的启示》三首词作,均有可圈可点的发挥。反观该碟收录的香港词坛巨头夕爷与Wyman的作品,题目新鲜内容保守,未能抢眼。

一如以往Swing编曲多元的作风,《武当》除比例不少的舞曲外,Modern Jazz、Blues、Bossa Nova、钢琴弦乐编配都运用其中,恰到好处。《武当》里Eric与Jerald一合体就“上身”的水准表现,当然博得满堂彩,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像达明、软硬一样,为搞纪念临时合体,搞完show人就散。
4 有用
1 没用
武当 武当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武当的更多乐评

推荐武当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