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虚无之境

Astronomer
2009-09-23 看过
以前与朋友谈到喜欢的音乐,朋友说比起无词的纯音乐,由人逐字逐句地唱出来的乐声更符合他的心思,说到语气坚决处,毅然表达出对纯音乐的不屑和反感。话至深处已然忘了是在同我交流感想,兀自表露观点的嘴巴像钻孔机一样突突一往无前。听朋友这么说下去,我只好放弃了原本打算为给纯音乐在他思想里正位的想法,与其硬塞给他不喜欢的东西,不如听之任之,转而自己好好欣赏一番罢了。

而往往此种情况不在少数,时常有要求推荐歌曲的同学,如此发展下去,我便按大多数人要求的套路只给他们自己平常听的还算不错的“有声歌曲”,即歌手在那一头对着麦克风深情演唱而录制的歌。对此固然是无从言语,唱也好不唱也好,都在自我喜欢的范围之内。

意外也是有的。春季某天早晨早起坐车上课,邻座同学自车身开动之后向我索取一只耳塞,那时候里头听的是丹吉布森的森林系列曲子,谁料他也上了瘾,直至地点到了才把耳塞归还。

冰岛。《In a Safe Place》。把这两个意向事先揉进脑子里再来细听。我是习惯套着耳机的,这样显得曲子里的所有通通流进了自己的意识里血液里,而没有外泄的部分。整个过程静谧与活泼交织地出现在乐声留给自己的印象中。七月份看的电影《听风的歌》里,大篇幅宁静稳妥的冰岛画面悠悠然浮现,以及Sigur Rós这支乐队的乐手谈吐时安定的神情也清晰可见。当然我知道这支碟的乐手并非Sigur Rós,而是同样来自于冰岛的The Album Leaf。认识这支碟与《Agaetis Byrjun》不无关系。所以将电影中冰岛印象归置于此大体无碍。创作者希望达到的目的是让听者愉悦,创作者做到了,听者可以在心里说感谢。

这支碟里从《Window》到《Thule》的过渡方式即是听了上百遍也还是无比喜爱。好比机械运动从冷却到预热的承接,风雨欲来时的静止,至于往后情节有多波折甚至有多汹涌,预热之后便可任其发挥。他把你带入了此般天地,于是情绪随之一同起伏,好比是深入广阔海域的渔民,海的浩瀚,船体也只能随之动荡。

晚上在电话里与那一头听筒里的人说,我的情绪易受影响,这就好比以前无法自拔地重复听《We Are The Massacre》这一支曲子,乐手一手掌控了作为听者的我的情绪,我甘心受气摆布,以至于到了后来已经彻底深陷其中。虽然从一开始就明明白白的知道那并非是自我放逐。曲子里包含的得意失意、自我审视、拨云见日之类情绪如有真实触感地横在你面前。

把想说的诉诸纸上后回头想,自己本来是偏于沉默寡言的人,而一头栽进自己营造的静谧之境里,只顾着在这一块地方生发的感情,又哪里会明白其他人的所思所想所爱。

所以,一曲终了,如果不愿意挣脱出来,那么你只需再次按下播放键安安静静听上一遍好了。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In a Safe Place的更多乐评

推荐In a Safe Plac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