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gen啊Bergen,但愿有一天可以在那里发一张明信片~

chcsputnik
2009-09-22 看过
Kings of Convenience的确让人好等,Erlend Oye在间歇期的The Whitest Boy Alive的两张是睿智却不太耐得住岁月的咀嚼的旁支。从高中到现今,只有KOC的音乐让我有沏Twinings来坐在阳台上俯仰花草闲阳的冲动,几十年的对生活沧桑的领悟好像就这样俯拾即得。这不知对一个八九点的太阳来说是福是祸。能在夏天撑出一片荫凉,冬日燃起一轮暖阳的音乐本身就稀有吧!以下要来段矫情的排比:

忘不了Winning A Battle, Losing The War开篇用温柔又悲切的声嗓吟道,Even though I'll never need her, even though she's only giving me pain……那可以抹杀不存在吞云吐雾的一个个惆怅的夜晚。

忘不了听着Summer On The Westhill,看着iPod上滚动条进到末尾,一股逼人的凉意就直指血管,要有怎样禅意的人才能如此气定神闲的唱出如此重的寂寥,在日薄西山这个在北京很难见到的情景中,这首歌是最佳的背音。

忘不了I'd Rather Dance With You那苦涩的欢愉,如果听罢一首歌,你有十足手舞足蹈的冲动。但是,不用现实告诉你,歌词已经摆明你手旁,你所在的城市,这整个寰宇,并不存在这样一个人允许你这样做。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Declaration of dependence起伏不如之前,但那几乎闻得见尘土扬起的吉他拨水和低敛的吟唱是永恒的,在某人心中,那就是苦涩的欢愉的最佳现实代言人,这又将陪伴我倾诉多少驱不散的夜晚。
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Declaration of Dependence的更多乐评

推荐Declaration of Dependenc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