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这次古典得有意思

[已注销]
2009-09-15 看过
在说Muse新专辑《The Resistance》的不好之前,我得先说说他们的好,以免有人以为我是故意写他们恶评。我很喜欢Muse,《Showbiz》、《Absolution》都是我相当中意的专辑,虽然乐队刚出来的时候被当作Radiohead第二,但事实证明他们不是谁的第二,而是唯一,再找不出如Muse的第二支乐队;另外乐队的现场也让我十分上瘾,在我看来,Muse的现场应该是当下英国乐队中最华丽,最有视觉听觉冲击的一支,他们的华丽不是U2那种靠着摆个大家伙在舞台中央造出的气势,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气场,外天空,科幻、超人类的气氛,一个三人乐队能把现场搞的如此庞大,真的很难得。

如果你像我一样喜欢 Muse,甚至到了膜拜的地步,那么听到《The Resistance》的第一感觉就会是,“Muse这次不是很有意思啊?”这张让众人期待的专辑说实在的很少有能让人兴奋的地方,看看这张专辑是怎么呈现出现的吧:为了造势《The Resistance》将歌曲《United States of Eurasia》当作“宝藏”放在乐队的官方网站上让歌迷们被挖掘,为了听到这首歌曲,你得在地图上找到“钥匙”,这样的推销方式很刺激,很吊人胃口。不过当你费死劲,六分之一,六分之一地把歌曲听完整时却发现这是首“伪Queen”的歌,不知道你该做何感想?这更像是个冷笑话。接下来的冷笑话是《Undisclosed Desires》,这首歌曲会让你深深地想起Depeche Mode,想起他们那首《Strangelove》,真是太像啦,太像啦!如果你是按照专辑歌曲发行的先后顺序听到的,那么真的该怀疑Muse啥时候变成一致敬乐队了?这样倒是件很有喜感的事情。

说完没意思的,再说说有意思的,《The Resistance》如果能得到肯定,那么肯定都是向着专辑最后那三段交响乐的。没错,这三段交响救了整张专辑,据说这三段交响多少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了,马修-贝拉米说,“要有交响乐”,于是专辑里就有了交响乐,再于是外界评论纷纷称好。的确,这三段交响乐是相当的出色,《Exogenesis: Symphony》1,2,3完全可以送去英国Classic FM电台播放了。贝拉米的古典底子是人所共知的,一个小朋友,Muse的忠实粉丝告诉我,贝拉米说过,“肖邦、李斯特、拉赫曼尼诺夫才称得上是天才,我不觉得摇滚歌手可以配上天才之名”、其实贝拉米就是摇滚乐手里的古典天才,《Exogenesis: Symphony》1,2,3已经能看出柏辽兹、肖邦、李斯特等人对他的影响,另外歌曲《United States of Eurasia》里动用了肖邦《降E大调夜曲》片段, 歌曲《I Belong to You/Mon Cœur S'ouvre à ta Voix》里还借用了歌曲《参孙和大利拉》的片段。所以《The Resistance》是古典的胜利,并非原本印象中Muse的胜利。我倒觉得,如果Muse不能在原来的基础上找到新的突破,那就试试古典之条路,毕竟比起猛,已经无法超越《Showbiz》等专辑了,只能怪他们提前到了高峰,倒不如用一整张专辑做出摇滚歌剧也是很有想象力的,这次是三段,动用的是四十人交响乐团,下次再来个更大的,贝拉米跟他的Muse乐队也就可以进入天才艺术家之列了。

文/赵南坊

出自:http://chasez.blogbus.com/
15 有用
1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The Resistance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Resistanc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