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bloodflowers》

刘陆伟释魂乐队
2009-09-14 看过

文:刘陆伟(唱作人、音乐制作人、吉他手、录音混音师、释魂乐队主创)

天逐渐凉了,开学了,空了一个暑假的校园里人又多起来了。 又在宿舍里闷了一天,傍晚出去散散步吧。到处都是人,宿舍区里、校园里、小区门口、天桥、小吃街,有来展示暑假成就的学生、有急匆匆赶回家的打工一族、有闲的不能再闲的大爷大妈……一切似乎和多年前和我漫步在定西大街上时的情形没什么区别。夕阳西下,欲望的暗流沿着黑夜的边缘而扩张,身体穿行在纷乱的人群里,头脑却飘回了遥远的故乡。当初那么急切地想要逃离老家,以至于来北京后的这几年,即使是寒假暑假也再没有回去过。可是明明已经离开了千里之外,却总觉得很多东西一直在隐隐跟随,外面的世界,也并没有我当年想象的那么不同。过去的一切,也无法就这样被全部割弃。曾经的伤口,留下疤痕还是在那里,时不时跳出来提醒我,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突然间,那么想听《Blood Flowers》。回想起初二那个暑假,是去兰州小提琴考级期间,我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飞奔到西北电子商贸城角落卖打口的小黑屋,淘了到这张打口磁带,之前只是在通俗歌曲杂志上看到the cure的大名,还有这张他们最新推出的作品,没想到这次真给我淘到一张,虽然已经被打成破烂,对我来说真是如获至宝,磁带是打断了的,而我当时也没有随声听,只有等到回定西后才能听到里面的音乐,当时的我也完全不可能料到它会对我产生多大的影响。回定西的大巴车上,她们他们都在聊天,我依旧是那个不合群的沉默寡言的局外人,无意中听到她们说,她最大的心愿是给某港台流行歌星当小老婆………呵呵,我才意识到,她和我其实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吧……低头看着破碎的打口磁带盒封面,这个涂着黑眼圈的男人抬头看着我,嘴唇似血,那表情仿佛也是刚从一场灾难中逃命出来……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把磁带修好,放进大录音机,按下play键。接下来的整个暑假,我完全浸泡在这张专辑之中,空气里漂浮的都是这些悲伤的音符。

现实在《watching me fall》,我则一直幻想着《Maybe someday》,我会《Out of this world》,去一个《where the birds always sing》的地方,这就是整天在我脑中回响着的《the loudest sound》,但是《there is no if……》,那时的环境下,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改变不了,也哪里都去不了。直到《the last day of summer》,伴随我还是只有心里那已经枯萎的《blood flowers》,这首专辑同名曲,真是要命,光是间奏里那几声简简单单的吉他,就可以把我的心揪得生疼生疼,每次听这首歌时闭上眼,仿佛看到了天使在不停地旋转着下坠,散落的白羽飘零在天地之间,带着残阳映照的最后一缕光线,坠向越来越深的寒冷与黑暗。

8 有用
4 没用
Bloodflowers Bloodflowers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Bloodflowers的更多乐评

推荐Bloodflowers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