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woman:后摇的城市地理学

李小建
2009-09-09 看过
Misswoman:后摇的城市地理学

                                 李小建

2008年7月,在王城。一个人将Misswoman放给我听,而我又听得那样入神,这表明夏天开始了,而又有什么在重新发生。比如体内的水位线在上涨,呼应着音乐;比如墙角的青苔在含水;比如一只猫穿过寂静的小巷;比如夏日阳光下疯长的树叶停止了生长。这一切奇妙的感觉都来自于一个叫Misswoman的桂林本土后摇乐队的音乐。
初听Misswoman,惊讶于他他们音乐里变幻的意象,缓慢的旋律铺陈如同流水,如同黄昏,游过红色天空的鱼鳞云,舒畅而不滞涩。表面风平浪静但似乎又有暗流涌动。如同晨雾中一朵莲花的绽放,露水不经意间的浮现。而这一切都不只是梦境。这一切是轻,是慢,是唯美,是低沉的倾诉,是倾心的爱慕,是呼吸吐纳间掩盖不住的弥漫着的浓浓的乡愁。
《To Guilin》就是一首献给桂林的情歌,是一封饱含深情的家书,倾诉的是对这个城市的无比动人的爱恋。和那些保留冗长、拖沓的曲风的后摇乐队不同,Misswoman的乐曲一般控制在10分钟以内。没有沿袭一般乐队的绝望、低沉、失落、狂躁、悲悯、伤感的Misswoman异乎寻常地清澈、细密、幽雅、闲适。那些音乐涂满的是明亮的青春色彩。作为一支小城里的后摇乐队,桂林之于Misswoman就如同苏格兰之于Mogwai,冰岛之于Sigros,墨尔本之于Dirty three,在他们的音乐里,一个城市的历史、风景、风土人情浸染其中而使他们的音乐更带一种本土的气质和无法模拟的特色。在Misswoman的作品里,我们总能隐约听见那些美丽的山水在音乐中升起,那些朴实的人们的笑脸和日复一日不变的安定的生活气息。我们总能听见Misswoman用音符轻盈灵动地抒写了百里漓江的美丽画卷,我们总能听见“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
无疑,Misswoman的音乐是有着丰富的影像感和画面感的。充沛的想象力所还原的景象在他们的音乐中是那么清晰可见,以至于一听Misswoman我就会想起那些墨黛色的山水隐于山水之中,那些古旧的城墙,鲜亮的草地,在烟雨中如梦如幻的漓江,遍布大街小巷的米粉店,在街上走过的婉约的桂林妹子以及绵绵不绝的雨水。这些画面对于我,一个在桂林生活了四年的外省人来说,又是如此熟悉和亲切,熟悉到反认他乡为故乡的地步。在酷热的夏季,南风吹来了。再次聆听Misswoman的音乐,犹如舟行水上。绿水环抱青山,竹排顺着流水,江水清澈见底,那些妖娆的水草如同水蛇舞动着曼妙的腰肢,隐约间可听到远处传来的山歌和近处的鸟鸣。而这一切在他们的音乐里变得具体而生动。这是一次多么美妙的旅行。
Misswoman的音乐没有宏大暴戾的曲风,一切都显得那样从容不迫,风淡云轻,轻松柔和。没有重复一般后摇乐队固定的套路,避免了“宁静——爆炸——宁静——再爆炸”的雷同格式。但这并不表明他们的音乐平庸而毫无节奏感,相反的是他们作品中桥段与桥段的衔接更为自然,处理得并不生硬,相反的是更舒畅,更柔和,更了无痕迹。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和生硬艰涩。曲风干净、流畅而简约。这一切如同他们的专辑封面,一片蔚蓝的天空,是宁静的慢。
当然,与国外的一些一流后摇乐队比起来,Misswoman作品在深邃、迷幻方面还有所欠缺,清新但又略显稚嫩,作品的内在结构还很单一,缺少变化。当然,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作为一个年轻的后摇乐队来说,做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Misswoman都显现出具有一流后摇乐队的潜质。作为一个对后摇中毒很深的摇迷来说,我期待Misswoman能走得更远,带给我们更多优秀的作品。
34 有用
0 没用
is the way is the way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is the way的更多乐评

推荐is the way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