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女声:江映蓉夺冠之后

L+
2009-09-06 看过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http://blog.163.com/fresh_prince@126/

当我们理智的发现《快乐女声》不过是一档有着明确赢利性的电视节目,明白了这档节目不过是以选秀为形式,以音乐为标签,并且这个标签并不是节目的主体,比如当标签换成“体育”就可以变成《奥运向前冲》,换成“益智”就可以变成《以一敌百》,你就会明白,选出来的冠军待遇不过是节目吸引参赛者参赛的筹码,而当节目完整落下帷幕,这些冠军的发展就几乎和这档节目再无直接瓜葛,就像《奥运向前冲》的冠军并不会被送到参加奥运会,《以一敌百》的冠军也并不会被送到中科院去做研究一样,江映蓉也并不会被赋予某种乐坛的地位和封号,一切冠军的未来,靠的还是选手本身的智慧和实力,只是希望以后的冠军不会被节目化的太高而落差太大,而在当下,只希望江映蓉在乐坛经营好自己,走出自己真正的路。

脱胎于国外真人秀节目、复制于《美国偶像》等选秀节目的《快乐女声》已经进行到第4个年头,在一个文化娱乐速食的社会,作为一档电视节目,2009年的《快乐女声》已经显现出其宿命性的疲态。选秀节目,“选”和“秀”理应平分秋色,但面对受众心理需求的急速变化,湖南卫视必然将《快乐女声》的舵偏向了“秀”的方向,音乐性的“选”则放在了其次,这样的侧重早在上届甚至更早之前的比赛已经显现出来,而面对加速疲软的节目态势,“宏观调控”在这届快女中体现的更为明显。

江映蓉当选本届冠军必定有其实力所在,但作为一个噱头大过实质的电视节目的附属品,冠军的得来有着许多主办方出于节目本身的考虑,因而即便是冠军,江映蓉在歌坛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舞娘”还是“唱将”?】

江映蓉的优势在于情歌舞曲驾驭起来都颇为顺手,虽达不到惊为天人的水准,但至少中规中矩,这在内地乐坛颇为难得。但作为一个商业歌手立足乐坛就必然要发片,专辑就必然要有一个鲜明的卖点,这个点一定是最突出的特质,而且这种特质必须可以在乐坛较长时间成为杀手锏,对于江映蓉来说,必然要在“舞娘”与“唱将”两个身份中选择一个作为主导。

而内地大环境缺“舞娘”而绝不缺唱将,仅仅平衡在天娱旗下,李霄云、黄英、郁可唯都是唱将,只有江映蓉一人有突出唱跳潜质,单凭这一点,天娱就足矣让江映蓉走上内地“舞娘”的道路。蔡依林已经明显的走上了“跳大于等于唱”的一条不归路,这样的方向也会是江映蓉必然要走的道路,从今届快女自始至终的比赛来看,江映蓉在歌唱方面的潜质已经几乎发掘到了极限,并不具有太多提升的空间,而在舞蹈方面江映蓉还有待提高,精进的弹性很大,舞台型艺人的定位加上她的努力必定会在一定时间内有所造诣,而当她的舞蹈足矣媲美专业舞者时,或许她也会像蔡依林进军体操鞍马一样,努力去突破非音乐的身体极限。因为从幕后操盘者来看,仅仅是一次比赛,谈莉娜就可以“大动作”吊威表演《唯舞独尊》,想必江映蓉一旦走上“舞娘”道路,突破的程度更甚。

【“选手”还是“歌手”?】

上文也提到过,快女重在一个“秀”字,而且是一场导演演员共同协作的“秀”,这场秀有剧本、有导演、有演员,需要凸显的是戏剧化张力(郁可唯的提早离场),需要有的是矛盾的冲突(曾轶可与包小柏),必须强化节目意识淡化专业意识,需要吸引的是观众眼球,最终达到的是商业成功。节目圆满了,而选手从赛场过渡到歌坛的落差也更大了,作为冠军的江映蓉更甚。

从之前李宇春、周笔畅、陈楚生等人的乐坛发展趋势来看,从选秀选手过档到乐坛歌手的道路并不好走,期间牵扯合约、利益等个方面的纠纷不断,等到各方面都处理妥当了,往往最适合发展的“人气黄金期”已经错过,这是大环境所致,但确实选秀歌手不得不考虑和经过的一关。
从受众接受层面上来讲,大家对于选秀歌手的需求极尽饱和,而选秀歌手发展形势的不乐观也导致受众对选秀歌手的认知逐渐悲观,选秀歌手似乎与传统歌手有着某些实力上的差异,受众在选择唱片时,自然不自然的就自动过滤掉了选秀歌手的作品,“选秀”这样一个惯有标签很难从选手身上抹除。

从选手本身实力来看,选秀节目是单曲现场的PK,而作为歌手则要以专辑的优劣竞争。不仅仅需要强大的幕后团队,还要求歌手有过硬的唱功,要的更多的是录音室的精致而非现场的表现力,从这方面看,唱跳歌手并不占优势。从单曲《野》听来,江映蓉的霸气就被削弱不少,加之内地贫瘠的音乐资源,江映蓉能否在不依赖港台厂牌的几年中,交出一张令人满意的唱片还有待见证。

【“口蜜”还是“腹剑”?】

《美国偶像》上,我们常常听不到评委有过多的溢美之词,除非选手个人特质太过于明显、实力太过于超群,而在《快乐女声》中,我们则很少听到批评的声音。随着节目的发展,评委越来越趋向于按照节目意愿说话,按照粉丝需求说话,能让自身出位说话。这也是“秀”大于“选”的明显表现,忽视音乐专业性导致选手容易在溢美之词中迷失自己。

评委顺子一句“江映蓉是可以媲美布兰妮的歌手”,大众评审一句“华人小天后”,听起来很容易让人迷失,似乎内地的明天就成就在江映蓉身上,而实则这些泡沫之下,江映蓉的现状真的有这样的实力吗?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这两句评价的客观性。

顺子说江映蓉可以媲美布兰妮。江映蓉和布兰妮同为舞台型唱跳歌手,有着霸气的气场和不输常人的肢体表演。但二者从舞蹈方面比较起来看,江映蓉大都还只是停留在肢体动作小幅度表演层面,远远比不上布兰妮不逊色于专业舞者的扎实功底;从唱功看,江映蓉把握舞曲虽不吃力,但也绝非惊艳,唱腔过于单一而缺少变化,韵律感不够强,自我风格不突出;而作为比赛的“五分钟”单曲型选手,要如布兰妮般一场演唱会连续唱跳两个半小时,恐怕江映蓉引以为豪的舞台霸气也会跟随体力透支而消失,所以即便成为了冠军,江映蓉在唱跳道路上进步的空间也很大,媲美布兰妮的道路还很长远,相比之下,倒是与星光帮唱跳选手高以爱水平颇为一致。

“华语小天后”封号。内地歌手向来难啃内地市场,反而内地市场绝大部分被港台市场所占据,内地歌手想啃港台市场的结果必然是不尽人意,即使是周笔畅、张靓颖(张靓颖的成功是开发是海外市场),内地歌手能上升到“华人”级别的只能从民族歌手去找,比如宋祖英,而在想在流行领域称得上是华人天后,内地歌手可以勉强称得上的大概只有张靓颖。江映蓉可能有实力,但成功绝非易事,而作为一个仅在一个选秀节目中有所建树的乐坛新人来说,影响力远远称不上“华人”这个领域。

过重的帽子非但不是好事,反而会让歌手有更大的压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限制歌手的发展,影响歌手的路线,让大众形成思维定势,画地为牢,并不利于歌手的发展。这是主办方在考虑节目观赏性的同时,也应该考虑到的问题。

而当我们理智的发现《快乐女声》不过是一档有着明确赢利性的电视节目,明白了这档节目不过是以选秀为形式,以音乐为标签,并且这个标签并不是节目的主体,比如当标签换成“体育”就可以变成《奥运向前冲》,换成“益智”就可以变成《以一敌百》,你就会明白,选出来的冠军待遇不过是节目吸引参赛者参赛的筹码,而当节目完整落下帷幕,这些冠军的发展就几乎和这档节目再无直接瓜葛,就像《奥运向前冲》的冠军并不会被送到参加奥运会,《以一敌百》的冠军也并不会被送到中科院去做研究一样,江映蓉也并不会被赋予某种乐坛的地位和封号,一切冠军的未来,靠的还是选手本身的智慧和实力,只是希望以后的冠军不会被节目化的太高而落差太大,而在当下,只希望江映蓉在乐坛经营好自己,走出自己真正的路。

http://ysms.blogbus.com/
2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2009快乐女声10强首张音乐合辑的更多乐评

推荐2009快乐女声10强首张音乐合辑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