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歌唱信仰的摇滚中年

朱尔摩斯
2009-09-05 看过
这张专辑发行已经一月有余,细听一遍后觉得有必要写写,可几次敲下键盘又几次放下,不知道如何开文。汪峰的矛盾让我难以聊聊几句表述,《飞得更高》时代的汪峰,在大众看来似乎是他事业的巅峰,我只承认那是一个摇滚乐的错位,甚至是背弃。从鲍家街43号出走到了长安街,再而走入各种由导演们带头起哄的万人舞台,汪峰被媒体鼓吹成了这个时代唯一一个主流音乐里的摇滚代言人,中国的摇滚乐以这样一种有些卑微的姿势介入了真正的主流,不知道这是可悲还是可歌?我不想作答。

是的,《飞得更好》和《笑着哭》的销量足矣和当年任何一张流行唱片叫板,可我宁愿不要用这样的标准来量化摇滚乐的市场潜力。妥协并不属于摇滚乐,在大多数摇滚乐爱好者的眼中,“摇滚”已经被那时的汪峰请下了神坛,他更像一个虚伪的摇滚卫道士用他的确牛逼的嗓子在主流的视野下无力的呐喊。那两张专辑除了让华纳中国积累了做摇滚乐的成功口碑和凸显商业运作的优势外,其他一无是处,所以至今我只听过一遍,始终难以平扶对这种商业投机的鄙夷。的确,如果不妥协,鲍家街43号的名号早就名存实亡;如果不妥协,汪峰的演唱会也不会有那么多无时不刻不在呼喊《飞得更高》和《怒放的生命》的粉丝歌迷;如果不妥协,汪峰可能早就不是今天还能唱出《信仰在空中飘扬》这样感动灵魂的汪峰。妥协或许的确是一个曲线救国的最佳途径,但对于那些坚定的理想主义者而言,汪峰的确不是那么纯粹。所以他和郑钧比起来,我更喜欢后者的口无遮拦和玩世不恭。08年的汪峰工体演唱会上,周围的无数歌迷把《飞得更高》唱得撼天动地,欢呼雀跃,而当汪峰唱起《晚安北京》《花火》等经典之作时,周围的人群一下突然像瘪了的气球一样,缓缓坐下,站起来的人一眼望去寥寥无几,他们的骄傲一下让很多粉丝无地自容。

如果我没有听过《花火》,我只了解零星的中国摇滚乐,我会给这张专辑打上一个满分,可是“遗憾”的是,我听过《花火》,我还听过鲍家街43号,所以我只能打一个折扣。专辑里太多的歌曲都有老歌的痕迹,《再见青春》几乎就是《晚安北京》的转调作品。不过,庆幸的是,汪峰的编曲还是如之前一般的大气,有张有弛。

我终于又听到汪峰不再主旋律的歌词,没有了《飞得更高》和《怒放的生命》那样讨巧的旋律和毫无脾气的呐喊。不要拿“励志”来搪塞我的耳鼻,如果需要励志,完全可以借鉴《羊皮卷》那些津津有味的故事,不要随便赋予一首歌如此巨大的社会责任,汪峰可能在创作时也并未有这般想法。我把CD放入CD机的时候,《名利场》硬摇滚式的前奏一响起我就知道这是我需要的摇滚乐,所以我马上把MSN的签名换成了“汪峰,久违了!”。犀利的歌词,对主流文化的嘲讽再次让我看到了那个长发飘飘的鲍家街时代锋芒毕露的汪峰。明星们可以不顾生死的追逐名利,学着伪装学着献媚学着奉承,只为了死后在自己坟墓前留下一个光鲜体面的牌位,可笑的名利场只有追逐的人才觉得玩起来有劲。看着宣传文案里对《春天里》的描述,我提不起一点兴趣,而汪峰海魂衫和飞跃鞋的打扮我也不觉得有多么有噱头,倒是汪峰的声音确实很容易让人看到希望。“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的悲壮突然让我想起小时候许多战争片里的英雄镜头,让人愿意死在床上的音乐绝对不是摇滚乐,我喜欢盘古曾经的态度,尽管他们另有图谋。与《名利场》的犀利有过之不及的《有意思吗》或许并不会成为流行榜单上的座上宾,但敢于漠视销量和受众恰恰是汪峰这张回归之作的可圈之处。汪峰的一次次发问,晚会、访谈、花边这些主流意识里的标志字眼在汪峰直白的歌词里被骂得狗血临头的同时又给了人思考的余地。收视率是扼杀青年文化的罪魁祸首也是限制人创造力的致命因素,正是因为这个制约,电视已经不是一个最好的传播途径,MTV公司的时代已经过去。这次的汪峰似乎就是一个敢于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主儿,他在偶像崔健的身上学会了巧妙的规避封杀带来的风险。

我突然想起首唱会上汪峰那一个久久的下跪,久违了摇滚乐。汪峰还是热爱布鲁斯的,鲍家街43号的看家本领他一直没忘,《破碎的歌谣》无论从编曲还是歌词的创作上都堪称上佳作品,也是专辑里最没有《花火》专辑痕迹的一首歌曲。汪峰并不是歌词创作上的天才,甚至有不少词作都有重复的嫌疑,比如他最喜欢的一个动词“流走”就多次出现在创作里,相比木玛谢强的文笔,汪峰的确并不出色。把专辑同名曲《信仰在空中飘扬》放在末尾是一个反常之举,绝大多数歌手包括摇滚乐队都没有过有这样的安排。我喜欢“信仰”这个词语,我也相信信仰的力量,这首歌带有太多无产阶级的冲动,甚至让我产生出各种红色幻象。飘扬在空中的信仰最终可能就是支持我们坚守理想的唯一信物和道具,信仰不是幻觉,信仰是单纯的面对复杂的社会而不得道路后的强效安慰剂。

《再见青春》已经不用汪峰这样忧伤的唱起,青春的意义就如灿烂后的涅槃,时代给予了我们一个足够一辈子致敬的八零年代,还给予了我们一副每天都在变老的身躯。汪峰说要唱到七十岁,这是一个遥远的愿望。我们只知道,现在我们又听到了一个在名利场里唱出了纯洁希望的声音。春天如果还是希望的象征,那么这次的汪峰就是一个在春天里的歌唱的中年,一个不折不扣的摇滚中年。

(文:朱尔摩斯)
1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信仰在空中飘扬的更多乐评

推荐信仰在空中飘扬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