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昨天

浪雪
2009-09-04 看过
DPP在出炉以前,就是注定要遭受非议的。Tarja的离去孰是孰非旁人永远不能真正得知,Anette的表现如何也永远不会得到真正客观的评价。这张专辑不是独立存在的,提及它就必须黏着之前的每一张,从各个角度做方方面面的比较。

我不是一个老资格的粉丝,最初接触的两首歌曲是nemo和amaranth,恰好是先后两个主场颇具代表性的歌曲。乍听之下难分高下,不同的唱法之间本就难作比较。MV的制作都称得上可圈可点,无论是nemo黑暗隐晦的哥特表现,还是amaranth借助芬兰国画的故事构建,都淋漓地展示了乐队的表现力与文化背景。

那时,对两个主场也并无明显的好恶,因为她们在MV中的表现都很契合歌曲的风格,并与其他成员相得益彰。

交错听了新老专辑以后,只能说,tuomas没变,jukka没变,marco没变,emppu没变,乐队没变。

那个才华横溢的男人,对着镜头骄傲地说“all my dear children”时,最起码无愧于听众。歌词一如既往地深邃华丽,曲风多变,每个成员都有各自的闪光之处。只是jukka的双踩减少,让我不由自主地小小伤感,这些从十几岁起就加入NW的成员,已经纷纷步入中年。看着偶像老去是不是一件很怅惘地事?因为感同体受,自己也在同他们一起老去。

tarja的粉丝热衷于借助声光电各种手段贬损anette,包括发她的发胖照片、四处转载她的破音现场视频。来到芬兰以后,我对不同的人说过我对这支乐队的热爱,他们不约而同地问到我,新老主唱如何评判?也许在芬兰人眼中,让一个瑞典人来替换国宝级主唱的地位实在是不可饶恕的罪行。但我总是说,我很喜欢anette。

NW的摇滚本就是汗水、破音、嘶吼、喊叫、酒精,是一场乐手与听众共同的癫狂。

今天,我写下这篇乐评的日子,正好是DPP发行两周年,距离最后一场巡演还有16天。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Dark Passion Play的更多乐评

推荐Dark Passion Play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