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乐评:冷感白玫瑰--Die Weisse Rose

黑洞
2009-09-03 看过
Die Weisse Rose一个来自丹麦的默默无闻的新名字,突然高频出现在瑞典冻肉工业CMI的newsletter里,在信息狂轰滥炸下Die Weisse Rose变得异常红火,满满的文字篇幅,采访演出宣传等等让我们对这个陌生的名字产生了高度关注,大有当年宣传当红炸子鸡Rome的气势。回想起Rome的发迹,CMI真是不遗余力,近年来CMI对新团的挖掘算是异常勤快,而且质量在新团中说算是上承,而经过CMI这样的挖星以及铺天盖地的宣传行动后,新人火速上位,并且挤身一线,Rome两年发三张的速度在CMI下能迅速收磬,之后签约大厂Trisol,成绩可见一斑。

走掉了大红人Rome,CMI仿佛有点不忿,于是他们找来了Die Weisse Rose,而且在Die Weisse Rose的介绍中出现了这样让人感觉话中有话的一段“its creative merits really stand out in an underground culture where bands of far lesser talents than Die Weisse Rose would release three albums in the time Die Weisse Rose have patiently worked on theirs.”

作为一直行事低调的Die Weisse Rose,不知道对CMI的大肆宣传有何感想。Die Weisse Rose虽然是一个新的名字,但其主脑Thomas Bøjden其实已经混迹黑暗乐界多年了,而且在Rome, Blood Axis和Foresta Di Ferro里客串过,因此积累了不少的音乐经验和黑暗人脉,为其个人计划Die Weisse Rose的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作为友情支持From Marco Deplano (Foresta di Ferro), Gerhard (Allerseelen), Kim Larsen (Of the Wand and the Moon) 等大神也在Die Weisse Rose的创作中伸出援手。而Die Weisse Rose在音乐方面不但有着高质素的出品,在演出方面更是被Roger.K这个到处参与演出的CMI主脑赞口不绝,把其高度推至19世纪德国歌剧家Wagner提出的“gesamtkunstwerk”艺术中相提并论,gesamtkunstwerk是指多方面的艺术融合,舞台,视觉,音乐,表演等等,貌似Ataraxia的现场也有这个效果,在国外可以浏览的站中看到一些图片,白玫瑰布置的舞台,穿着军装的美女,戴上袖章,敲击军鼓,燃烧的火把和旧电影的片段,其实这一切在好几年前的Der Blutharsch和Dernière Volonté 等军事团的Live中我统统见过,不知道是否还能有其他更意想不到的效果有待视频见证。

说回这张全新专集,其耐听程度还是颇高的,跟Thomas Bøjden的行事风格有点相象,A Martyrium of White Roses并没有一鸣惊人的惊艳,以至我第一次听时留下印象不算深刻,而当我近来收到CD后仔细听咀嚼当中韵味的时候,我发现了Die Weisse Rose的耐听性,甚至有如中国的茶道,要仔细品尝才能试出个中滋味,Die Weisse Rose果然是后军工(我对这种不太重的,融合了多种元素的军工的命名)中的龙井,慢品才是硬道理。整张唱片的基调以冷感为主,提琴,管风琴,人声布道,军鼓敲击,如果你喜欢听热血军工这张不适合你,而整张专集中我最喜欢的是At The Doorsteps Of Our Temple,那冷竣的钢琴声无情而决绝,背景的“吱吱声”处理效仿着黑胶在唱针下转动的声音,冷感军工的点睛之作。还有那些留声机里旧唱片采样非常有味道,个人口味问题,我对这样的老歌采样或者翻玩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可以说是我的死穴,“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的老歌采样悠悠飘荡在空气中直至整张唱片结束。(作者:ethereal)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A Martyrium Of White Roses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