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红的是萨顶顶,而不是我。

清允
2009-08-30 看过
因为萨顶顶的脸比较大吗?不可能,我脸比她的还大。
                                 -------- 开篇题

在让国人震惊悲痛欣喜自豪的2008年之中,忽然有一个声音从神舟大地传来说:“在美国帝国主义霸占已久的“哥来美”奖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中国的提名。有名叫萨顶顶的姑娘,把一个不知叫啥丁丁的唱得很是出神入化。”
然后我们欣喜啊愉悦啊。这是啥丁丁的音乐啊,怎么那么博大精深啊?原来是他们的神秘主义宗教啊。主题一出来,就有人侧目了。

这萨顶顶是谁啊。
那个“唱者身心合一,物我两忘;闻者胸襟豁然,神游情动”的萨顶顶啊。让我按捺不住自己的娱乐精神,好好的Google了她一下。
萨顶顶,原名周鹏。民族汉。河南平顶山人。
在本姑娘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有个爱唱爱跳的女生唱:“东巴啦呀 东巴东巴啦,东巴东巴啦东巴东巴啦。歌照唱舞照跳,世界太美好,星期六星期天不用起得早……”什么之类的。
天,神,毛主席啊!我一拍大腿,原来就是她啊!周鹏!

啧啧,现在的商业娱乐真是发达。只是此顶非彼顶啊。此萨非 比萨斜塔啊。
当然,抛开萨顶顶以前的身世背景不谈。她现在的业绩也足够优异了。歌者的音色神态举止也颇有民族宗教之感。神烟缭绕的梵音,盛装浓彩下的戏剧出演,声音空灵也够余音绕梁。

只是,您不觉得困惑么。在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流行的碰撞下火花满天飞溅。专辑只发行了一张,就从澳大利亚白帆船歌剧院、英国皇家万人剧院,再到全世界的巡演,好评如潮哗哗地就淹没了不少人啊。除去原本的音乐不说,她怎么就做到了呢。
来,这就得让我们回到我最先提出的问题里:为什么红的是萨顶顶,而不是我呢。

党国拉萨事件之后,躁动了西方帝国主义列强,萨顶顶唱起的藏音梵乐足以满足他们对党国的好奇,在文化上体味了到异样的风情。
甚至有时我还在私下里八卦,是不是党国故意培养她作为推向世界的中国标签么。她宣扬了藏文化,更宣扬了党国英明神武、和谐万世的政策。
        
总是说她在唱生命,商业娱乐包裹下实在品不出原生态的味道。再沉稳专注的表演,还是没法烟视媚行。
原来生命不生命,空灵不空灵都是杂感,猎奇才是真。宗教的母体下,诞出俗世子女。
     

PS:我没有要诋毁萨顶顶的意思。我也听她的专辑,喜欢《琴伤》。温柔的透明感觉。
2 有用
4 没用
万物生 万物生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万物生的更多乐评

推荐万物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