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毋相忘

陌上初熏
2009-08-28 看过
某天晚上,姑娘们照旧开了房群睡,零食配淡酒,是非杂琐事,极品佐悲剧,此好同彼爱,上天入地,人事极尽无所不谈。夜深,各人累了便你拉我扯争床又争被,笑闹着睡去。

本来如果这般如常倒也没个稀奇。

跟一个老友同床枕被,不知怎的,总被大家嘲笑说永远最先睡着的我,居然和她一直低声聊着,别说睡意无踪,甚至是愈发精神,兴头上来甚至声音渐大,连睡着的其他人都遭惊动——当真和打了鸡血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逐渐有人醒来,翻个身看到我们还在絮絮低语,大惊又大呼曰,“我靠你们还在说!!”又有一人被吵醒,挣扎着爬起来越过他人看我们一眼,接着瞬间砸回床上,一片惊叹的“靠”声响起……

我翻过身看向窗外,多少惊异,房内一直开着灯,全然不觉,窗外竟已经天光大亮了。

居然分秒未停,姿势都无见改,就这么你言我语,从暮色四合到了白昼横生,还意犹未尽。

年纪渐长,任谁都习惯了认识越来越多的人,分开走过越来越多不同的路。看上去再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的人,应该也会暗自明了,其实哪里会有那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同多少人交流味同嚼蜡却要故作欢颜,身边多少虚华热闹转头就成空。

新识旧熟来得快,去得易,欢可同时悲却难同泪。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与语人者,无三两。一腔的伤与痛无处倾泻时,大概总会念起过往深厚的旧日损友,彼此知根知底,说什么都不设防做什么亦不做作,内心但觉妥帖非常。

现今当我们一日日去习惯“面对这硬绷绷,未必可以做梦、未必那么好笑的世界”,过许多时日再见彼此,就会发现许多变化。也是。逝者如斯,谁都停不下前进和分化的脚步,谁为了生活不变?只恐青山笑我今非昨。

一步一步,我们慢慢被迫或者不自觉地,走向我们早该走向的方向。梦想理想空想奢想妄想,虽不至于说已然全无,只是现实残酷,自然少了许多离经叛道,免不了许多面对抉择的妥协。一股子青春期的傻劲儿痴劲儿,早就随着生活沙尘渐淡,最终散去也是常态。

终究是难免殊途的吧。

倘若真是“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只要还记得当年啊,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的痛快,就已经很好吧。

幸毋相忘。

 
3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最佳损友(single)的更多乐评

推荐最佳损友(singl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