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评

门柱
2009-08-26 看过
日本人爱写的叫“私小说”,那台湾人爱玩的独立音乐就能叫“私流行”。这张《赤子》就是一张标准“私流行”,歌词“我”字当先,跳不出自己狭隘的小宇宙,“我要去柏拉图的爱里,我要去弗洛依德的梦里,我要去莎士比亚的剧里”,毫无意义的空想,傍名牌的恶习,死乞白赖的廉价认同感,连带想起2007年一张台湾独立流行合辑《卡夫卡不插电》中Finn乐队的歌词,“熟读世界名著和村上春树,哲学思想不能不清楚”,其沾沾自喜状不禁让人慨叹,这一代的台湾乐队,虚荣、肤浅、造作,基本的人格还没形成,却敢以独立二字自冠之。都改叫台湾私流行乐队吧,恰当得多。

境界有限之外,《赤子》令人气结之处还在于工程般标准化、缺乏想象力的编曲,音乐性只取得了70年代车库摇滚中最单调与模板、最易于被嫩耳膜接受的那部分,僵硬,表面化,缺乏延展性,出生即告死去。从小甜甜时代一路转型的范晓萱,无疑是想奔着自由表达的出口前行,经历了思路超前、品质过硬的小众流行时期(以《我要我们在一起》、《绝世名伶》、《还有别的办法吗》三部曲为代表作)之后,乐队时期的范晓萱却掉头开入了一条死路,曾经闪烁的女性灵感、独特的女性情感,被缺乏自省的絮叨表达(《幽默感》)、经不起考验的伪叛逆(《管他什么音乐》)取代。范晓萱目前的心中所存根本不够她推出一张创作专辑,否则也不会出现《电影》这样的幼儿园级别作品。

创作热情与创作能力确实是两回事,调整心理期许,启用水准足够的主创人员,范晓萱和她的乐队或许还有进入品质流行乐视野的希望;尽管用《鬼打墙》为自己找了借口,但这样下去的话,曾经辛辛苦苦搭起来的“有想法”的小牌坊,恐也该灰飞烟灭了。
59 有用
21 没用
赤子 赤子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6条

查看全部36条回复·打开App

赤子的更多乐评

推荐赤子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