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sakura
2009-08-26 看过
他再次唱起,他曾经“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我突然又看到曾经那个他。戴着一个巨大蛤蟆镜的他,嘶吼着“晚安北京,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那时候的我们横冲直撞,却无法找到一个出口。一次次听他《美丽世界的孤儿》流下泪来。他说别哭我亲爱的人,我想我们会一起死去。那时候,林说宝贝送你一首歌,哪首歌是他给筠子的《青春》,我曾经用红色的笔写在黑色的日记本上,我心里什么都没有就像没有痛苦。再后来,我来北京的第一年,他在北展开了他的演唱会。那个曾经的他渐渐模糊掉,还有那些曾经带来的安慰。
他说他至少有十年没有再流泪。当他再次带着迷茫的吼出“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的时候,仍然再次触动我内心已所剩无几的柔软情绪。我已经很久不曾感动,也不曾感受到坚持。

他在专辑的最后说《再见,青春》。他告别了,再见青春,再见美丽的疼痛,再见青春,永远的故乡。当初那些疼痛,那些带点矫情的字句,仿佛真的在告别了。而我们当初所固执追求的东西,已经在哪里?专辑里的他戴着墨镜笑的很简单,人入中年,我觉得他也向我们告别了。还有曾经那个自己,他提醒我,原来那个自己早已离开。

听《母亲》流下泪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信仰在空中飘扬的更多乐评

推荐信仰在空中飘扬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