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走了,位置还在

一念
2009-08-25 看过
  我已经很久没听朴树了,很久很久。

  大风声,像没发生,太多的记忆,又怎样放开我的手。

  如果不是今夜的大风,我怎会忽然唱起这首歌,忽然想到他。忧郁的他,诗一样的他。

  生活永远是匆忙的。我们每天要面对不同的人,经历各种事,以为那些过去都会一一过去,等到老了,走不动了,再翻出来回忆。然而,我却在这样一个时刻意识到朴树,他的那些歌,其实我一直未曾忘记,只是安然地放在内心的某个角落,轻轻地放着。

  我一生都会记得那个黄昏,在那个旧旧的公园里朴树的吟唱。也是这样的晚风,这样的树,这样哗哗的声响。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诗也可以被唱出来,那种感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后来没有再喜欢过这样的歌手。有一个钟立风和朴树很像,跟好友聊起,她说钟哪有朴树那么酷。想笑。

  其实张玮玮的《米店》或者更好。可这是如今的事了。

  朴树呢,朴树的位置一直都在,无论他现在如何,将来如何,我深深喜欢过那时的他。记得那时的他。

  
2 有用
0 没用
生如夏花 生如夏花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生如夏花的更多乐评

推荐生如夏花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