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fool

Baggio.10
2009-08-22 看过
那是多年前平静似水的小事,小事到无关痛痒。
那时候,我沉醉于每周成为习惯地“周旋”于各家打口店,从一家往下一家,背上的书包随着钱包的慢慢缺陷逐渐沉重。一方面是打心底喜欢淘碟的那种氛围,另一方面当时还健在的月票让我的出行充满了“Free”的快感。
话说那时候的货色不一定比现在差,但一定会比现在便宜很多。有一些东西是泛滥的,比如全新未拆的Damien Rice,Devics的美丽沉舟......还有本文的“主人公”Nina的A Camp。
有必要纠正一下,见到很多地方介绍这张唱片时直接将Artist一栏署名为Nina Persson,其实原因很简单,Nina之于国内乐迷,稍微听过点的都很熟悉也很热爱,毕竟她是较为大众的来自那块神奇的北欧热土的女声。也就是于此,A Camp作为Nina的单飞乐队就低调很多了。以至于那时候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是个啥东西,挑东西的时候看到无数的以及各种版本的《A Camp》,也是丢一边的。但The Cardigans是要听的,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他们的几张。我认识的Nina始终定位在魅惑和妖娆,甜腻到性感。
直到H成为多年前那件无关小事的主角。
H是那时候少数几个能和我志同道合的人,有时候我也会带着她一起去淘碟,我们一起在新街口瞎逛,从万泉庄到魏公村;我们在隆福寺吃爆肚,去西单的“民工自助(忘了啥名了,反正特便宜)”吃完往学校偷鸡蛋......
我想她就是我妹吧,我想她也把我当做她哥。
大二的一段时间,她消失了,我仍然自己到处买盘,这就是生活的全部。再看到A Camp,依旧是扔一边。她是和《A Camp》一起重新出现的,而我不知道,她竟然拿了一张《A Camp》送我,都不是The Cardigans的某一张。她说她要走了,去瑞典去Nina的家乡。爸妈已经过去定居了,她去了次回来拿东西再走。我很淡然,我开玩笑说以后去那边你得带我逛。而对于《A Camp》我并没有要,我极力把它退还给了她,还责备她去了那边怎么就带一张这个北京满大街都是的东西回来,有钱烧的!
很自然地,她走了,《A Camp》也走了,我没让它成为一件礼物,我想这张CD以后哪天无聊了随便到哪低价拿一张就完事。
我们在QQ上联系的很少,宿舍没有电脑,网吧我也很少去,去了偶然碰上聊聊她在那边的生活,我把我对瑞典的好奇发给她,她一一作答,仅此而已。仅有一次,她说《A Camp》真的很好,仅此而已。
再后来,QQ被盗,我失去了一些好友,而她就在“失去”之列。而淘盘时我发现《A Camp》不是那么随便能见到了,但还是有,还是扔一边。
这个故事直到这两天我才有机会写出来。我终于搭着其他几张一起买了《A Camp》。我才知道A Camp里的Nina一点都不妖娆也不性感,有的只是恬静,或在于我来说有的只是淡淡的伤感(我没有听MP3的习惯,99%的东西都是直到拿到CD才过耳)。封面的Nina越看越像H。
H对我来说,就像听这张《A Camp》,就算今天想起来也是,尽管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多。
我不知道那个QQ如果今天能登陆她的头像会不会一直跳个不停,但我能肯定和我失去联系不在她的考虑里。
我们仅有的那段时光,还好并不残酷,并不会再重来一次,我们都只有一个20岁。
其实从她走了以后,我渐渐有意无意地养成习惯,当时看着多的东西我也会听听,好的直接拿下。我想这也是对那张未成为礼物的《A Camp》的一丁点弥补吧。
写到这里,这个故事该跟《A Camp》一样结束了,我想这是乐评也不是,你可以通篇把它看成乐评,因为每一句都是专辑里的一首歌。你可以通篇把它看成注释,解释一个傻子那段时间愚蠢的行动。这张CD我仅仅听了一遍,但我发誓比任何一张听得细致。
再要做的就是把它束之高阁,恬淡的就让它一直恬淡吧。
3 有用
0 没用
A Camp A Camp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A Camp的更多乐评

推荐A Camp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