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心里的光

chough
2009-08-22 看过
   听到黑光这一首,我把播放器调成单曲循环。我记起小学。
  小学时省里的教育局有领导来视察,学校就组织了花环队(我一度叫成花圈队)迎接领导的驾临。
  小时候的我不要脸的说,至少是比现在要妩媚可人多了,老师让我站在第一排带队,还专门给我手里拿的竹竿绕了两层彩花,两种颜色,黄色和粉红色。于是啊,在领导要来的前一个星期,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去排练房练习, 什么时候前进,什么时候后退,什么时候静站在原地绕花环,我确信我比任何一个人都用心的练,用心的记住,那时的班主任对我很和气,我想不能出乱子让她丢脸。
  到了演出那天,是差不多冬天了吧,我穿着单薄的裙子(我还穿过裙子!)完全不觉得冷,周围的小朋友都有家长来送棉袄保暖,我妈妈也送来了,可是我狠狠拒绝了妈妈的好意,我当时真的不觉得冷啊。
  开始演出后,我们在老师的指挥下纷纷嗷嗷的按预定计划一边叫一边冲到台前,这时的我不知道看什么还是想什么别的去了,结果我这一队起步慢了我赶紧的跑到前排然后来个急刹车,后面跟来的小朋友全都撞在一起噼里啪啦的,然后大家手忙脚乱的重新整理好每人间隔的距离,让演出继续。
  演出结束后,我自责的不行,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全队,可是老师和家长和领导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我跑快了或是队伍乱乱的,我想领导并不关心我们的花环是不是绕的很有节奏或者说我们的队伍有没有缺一个人或者是绑在花环上的彩色花有没有险些掉下来。

  我一度有一种受骗的感觉,我们所有小朋友的千万分的重视换来的老师领导家长一个重在参与的标签,当然,明白这些都是闹眼子的我,已经不是那个卖力练习的我了。

  可是自己干嘛要那么明白,听着一个童声和一个成年人卖力的唱着,更甚是咬牙切齿,“那是我心里的光, 藏在最深的地方”。我仿佛看到他们额头上的汗珠,眼里的期待。
  可是我最多只能听听而已,难道我会有像小学那样努力,为他们喝彩?而且我也不会再在读到《十里长街送总理》这样一篇文章时动情投入显得很愚笨的撸鼻子哭出来了。
1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消失的光年的更多乐评

推荐消失的光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