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各人看各人的眼睛

饲养员(神经衰弱)
2009-08-18 看过
如果每个人都是个独立的个体,那是如何联系,如何隔绝?对于我,一副耳机即可,下面的故事与世隔绝。

前几天晚上正在带着诸葛亮与司马懿做生死搏斗的时候,收到孙东东同学发来的短信,在爱情滋润里同学没有事情是不不会想起外人的,孙东东同学是最显著的例子。来往反复之后,明白是有朋友来北京,希望助其工作。没问题,一口应承下来,让她打电话给我吧。虽然,MM即电来,这个时候,诸葛亮已经战胜司马懿,成功升级。放下电话后,除了对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外,无他。

第二天,约好跟司徒同学一起吃饭,叫上了MM。这里是关键。几番试探后,发现她是肥子在南京曾经的相好。这个世界ZTM见鬼。 我想表达的不是这样。重新开始。

再见你的时候,我只是淡淡一笑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像记忆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时常在想,如果真的在遇到她的话,可不可以真的就淡淡一笑,当做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样。在北京春天温暖的下午,我想这恐怕太难。每个人的都是别人生命中一个站点,经过了或许下去了,或许上来了,或许就过去了。

因为那个代表从过去生活里过来的人,我想起了很多以为已经忘记了故事。又去了四夜,从第一篇帖子开始,慢慢的翻看,看那些曾经熟悉的名字,一些呈现的是鲜活的面孔,而另一些永远都是一个符号,连男女老幼都不曾知道的代号。呵呵,其实,四夜远不是那时常去的地方,只是这个地方里的一些人,始终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些事情,真的很奇怪,冥冥之中或许真的就一直藕断丝连。

2000年的我,大二,在江南的一个小城市里,与所有的大学生一样生活。我想,哪个时候的我,完全可以称做单纯,而爱情更只是一个向往的美丽故事。事实上,在认识她之前,我并没有真正意义的女朋友,大多是单相思暗恋之类,青春期少年时常可见的懵懂。同样,我们俩的爱情,连起了一些或许永远都不会相识的人。世界总是这么的奇怪。你不知道你身边的一些人会对你的生活带来何种的改变。 之后,越来越多,原来不可能同行的人,走到一起,许许多多的故事就此发生。也知道了别人的故事,朋友的朋友,很多时候也是自己的朋友。

多年之前,我真的以为删除了所有的痕迹就可以忘记一切。当一点点成长的时候,才明白,删除的或许只是对细节的描述,很多事情慢慢沉淀下午,烦躁的生活在表面,只需要一点点的引线,那些沉寂很久的往事就如陈年的葡萄酒一样一丝一丝的冒出来,无处可躲。马鞍山、芜湖、南京,太熟悉很多时候并不是件好事。2000年夏初傍晚的南京火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黄色投币电话,一分钟一元二角的长途,可爱的女声。现在的南京火车站已经面目全非,在也找不到洗手间旁边的电话机,可爱的女声也很多年未曾响起。多雨的南方小城,总是在傍晚到达,走在另一所校园,看着相似的人群,因为爱情,这一切都变的无比的亲切。女生楼、操场、水房,无比熟悉的线路。

最美好的年代,一帮最好的兄弟,一群最可爱的女生。每个人都会从这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死兔子,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我们一帮人去芜湖的时候,只有你一个在,你陪我们逛芜湖长江大桥的情形。我们想撮合你和小毕,故意丢你们两个在后面,只有小狼显摆的围在你们周围。一切或许早已命中注定。肥子念叨着猴子,语气里充满不屑,其实无比挂念。诽谤着只曾见过照片的色狼,缘为在乎的女子。

年轻的时候,喜欢扎堆。义气相投的兄弟在一起,恐也希望爱的女子也是再一起的。于是,相互撮合,原本毫无牵连的人,生生的被牵到一起,开始了自是欢喜,失败了也当作是游戏。于是每天都有无数的话题飞扬在两个城市的上空。

                                           2005.8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每个人的一生 都是一次远行的更多乐评

推荐每个人的一生 都是一次远行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