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内心从不曾出现的那个小女孩

伯爵
2009-08-16 看过
和一个朋友聊起燕姿,听他略略怅惘地说,曾经有个人,很喜欢燕姿,那段年岁,常常听她的歌,遗憾是5年前没能带她一起去看演唱会。我笑笑,那咱们一起去看吧。爱很难,可是看一场演唱会并不是那么地难。很多事情,想得太多,会不容易快乐。

舞台的背景非常美,我到底也说不清那是一个海螺,一只水母,还是一朵百合。有时候,她像是一只试图穿越海洋的燕子,渴望自由,在暴风雨中,有清亮透彻的爆发力。有时候,她衔来一枝百合,声音百转千回,诉说一段心伤,演绎一场遇见,悲怆中仍是有着穿透人心的力量。

燕姿像是很多人初恋时候错失的那个女孩子,简单,晴朗,笑得很好看,爱得很勇敢,注定被辜负。
记得谁说过,并不是每个男人生来都爱大胸长腿的,只是错过爱以后,没有诚意相信了,没有力气折腾了,索性把一切量化成一个标准。
青葱岁月里,第一次的爱,是如此平凡,又铭心刻骨。不经意间,遇见了,那么不完美的她。中学生标准的齐耳短发,男孩子一样单薄的身体,小孩子一样奇怪的脾气,有时晴有时雨,忽然东风。
有时候望着她出神,笑得真美啊,有时候她的野蛮看起来,是那么欠扁。想念她的感觉是那么甜,呆在一起却像两只刺猬,总是闹别扭。动不动就分手,忍不到12个小时,又哭着抱在一起,不许你走。
那时候想牵个手,真难,Kiss简直是个大阴谋,在肚子里酝酿得都发酵了。可是她,没心没肺,直接蹿到你背上,指挥你去这儿去那儿,虽然几乎是两副骨架贴在一起吧,毫无欲望可言。可是她伏在耳边甜笑的气息,仍旧是诱惑成伤。
终于有一天,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分手,自然而然变成真的了。或者此生陌路。或者莫名其妙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

在失去中长大,开始体贴地懂得自己需要哪一种面容,哪一款身条,萝莉还是御姐,温柔还是冷艳,标准列得比拿破仑法典还厚,眼光练得比游标卡尺还挑剔。最爱的人,往往是付出最多,受伤最深,最一脸冷漠不把你当回事的那一个。一边和哥们儿笑骂着,犯贱啊,一边恍惚间想起,那一年,她的笑容,艳如阳光,她的眼泪,悲伤成诗。
回不去了。
那时候,爱很容易,相处好难。而现在,相处很容易,爱,真TM难。
纯真幻灭。

燕姿坐在海螺上弹着琴从天而降,像童话里的小人鱼,海中的公主。多好,她还没有为爱,失去她最美妙的声音。光影错落,音乐流淌,迷离之间,舞台之中出现一道穿越时空和光阴的梦之门。

那一年我17岁。小五让我帮她逃课去签售会。小五把燕姿的海报贴在床边。小五对着燕姿的照片作为减肥的目标。小五哭着写了张小纸条“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贴在书架上。在小五借我的CD里我听到了《天黑黑》。我喜欢歌词中出现的“外婆”这两个字。
后来燕姿的每一张专辑都买了,读书的时候,逛街的时候,发呆的时候,循环播放。很多人的专辑,都得跳着听,揪出那两三首主打歌来,可是燕姿的专辑,很舒服的,从头到尾。

年轻,明亮,快乐,单纯,温暖,骄傲,笑容甜美,积极昂扬,奋不顾身,对于爱情的感悟,原谅和成长。这些我从来都不曾拥有过的特质。我遗落的17岁。我渴望拥有却不曾遇见的青春和勇敢。我生命中与生俱来的缺失都在她的歌声里,恣意开放。
为什么,还未长大就已经苍老如斯。有些东西于我,生而阙如。

也许我迷恋楼上穿红色高跟鞋的陌生女子,烟视媚行,性感魅惑的低吟浅唱,弥散无法释怀的伤痛和透彻不羁。那是可以一起沉沦的。
可是燕姿,她太干净,太纯粹。美好的让人无法触碰。连痛都痛得那么率真,那么透亮。又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尘嚣俗气沾染了她。
纯真美好得令人心疼。就这么守着她,开心的时候微笑望着她,在她的笑声中体味幸福,难过的时候静静地坐在一旁,陪她喝酒陪她K歌,让她用尽力气喊出成长压抑的伤痛。
就像我的妹妹一样,多想牵着她的手,亲自把她交给一个诚恳善良的男人。对他说,请,爱她如生命。
所有的美好和幸福,我拥有的,无法拥有的,都希望你能得到。

也许,我们穿越世间苦难,穿越别离背叛,就是为了沧桑以后回来守护另一个人的单纯不受沾染 。

有些美好,只能在一旁静静欣赏,只能小心翼翼捧着,却永远都无法将自身代入。
她在骄傲阳光的正面,我在阴郁颓靡的背面。
人生中再大的创痛,内心承受着再大的压力,都在她高亢的呐喊,坚强的笑容,对音乐的热爱中消解。
而我,习惯了吞咽伤害,腐烂在血肉里,习惯了躲在暗处扒开伤口独自舔舐。只是一再地渴望幻灭和夭折,对幸福不以为然。
她笑得那么放肆那么明亮,就像夏日明晃晃的阳光,照穿我的空洞,不能直视。
始终不放弃希望,始终勇敢坚强地追逐着幸福,就一定会幸福的,燕姿。

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其实她,一直都是我心里那个单纯美好的小幸福。
不怕她会跌倒,不祈祷她永远顺利,只希望她烈爱成伤仍奋不顾身,只希望她荆棘遍野仍追逐梦想与荣光。因为她是那样一颗钻石,愈雕琢,愈璀璨,愈打磨,愈闪亮。

如果再让我活一次,真的很想像她那样活着。真的很想,直来直往,像妹妹妮儿一样,在她的演唱会放声大哭,再放声大笑。真的很想看着她,感觉穿越人海默契地对望,我们是同类。
可惜,这一生,我们有自己注定要扮演的角色,不管你多么爱灰姑娘善良聪惠坚强的品性,导演说,不,你的性格和形象只适合穿上那双走向孤独和背弃的红鞋子。
是的,她是我内心从不曾出现的那个小女孩,乐天,晴朗,敢爱敢恨,黑白分明。而我站在暧昧,厌倦,晦暗不明的灰色地带,羡慕她,嫉妒她,爱她。

看着燕姿在非洲做慈善的身影,那么瘦弱那么温暖,想起暮年的奥黛丽赫本,岁月攫取了她的青春和颜色,她却披戴着天使般光芒,美得那么圣洁。
何苦人前撕扯伤口,她的声音为你疗伤,为你洗净风尘,为你酿一个梦。在梦中,你像她一样,执着不怠地追寻着梦想,9年后,终于唱游世界,终于光芒万丈。

《我的爱》该是勇敢面对爱的一首歌,可我总觉得哀伤。“以为只要简单的生活,就能平息了脉搏……”歌曲没有给出最后的结果,现实往往是,当我们懂得“该把幸福找回来,而不是各自缅怀”之后,已经没有余地回头。
《同类》是我非常喜欢的,复古舒缓的曲风,小提琴缓缓地在伤口上撕扯。燕姿的慢歌越来越有味道,尤其是“同类”两个字的颤音,唱得格外宛转。
“我拉住时间,它却不理会,有没有别人跟我一样,很想被安慰,风停了又吹,我忽然想起谁,有时候孤单的很需要另一个同类,不晓得为什么爱又稀少又昂贵……”易家扬的词比凄婉的弦乐更磨蚀人心。越长大越寂寞,走得越远,身边能跟上的人就越少了吧。
燕姿的歌,奔放勇敢,倔强从不肯妥协,独独这一首,写尽了寂寞的滋味。
《遇见》是和嘉宾韩红一起唱的。每次坐地铁的时候,我都会哼唱:“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著队拿著爱的号码牌,我看著路梦的入口有点窄,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这首歌在燕姿的歌里显得很特别,林一峰作的曲,淡淡的民谣味儿,清新脱俗。
《爱从零开始》“爱从零开始,而那一秒钟已经遗失,等翻出了最初写的字,才发现刚开始多爱彼此……”在琐碎成习惯的生活里,我们遗忘了最初心动的热烈。
《我怀念的》常常哼哼这首歌。“我该相信你很爱我不愿意敷衍我,还是明白你已不想挽回什么,想问为什么我不再是你的快乐,可是为什么却苦笑说我都懂了。”
她的歌总是那么善良,即使背叛,记得的仍然都是他的好,是还在相爱的幻觉。“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我怀念的是争吵以后,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爱情,保质期太短,而回忆,又太绵长。
《愚人的国度》是首新歌。“我们都回不去最初,怎样爱,也还是不满足。”很感伤,小女孩就这么一点一点地长大了。那些无奈的领悟。从前都是被辜负。而今懂得,我们都是一样的,在爱情里,容易厌倦,却无法自拔。
《风筝》开始的清唱空灵直入云霄。伴奏很简单,童谣似的回旋。“我不要将你多绑住一秒,我也知道天空多美妙,请你替我瞧一瞧。”
那样令人心酸的成全,她唱得这么俏皮,心都碎了,还是努力“微笑眼泪不准掉”,还想着问“我很好后来的你好不好”,还是要说一声“你会知道我没有走掉”。
男生邀功式地唱着《我对你最后的宠爱是手放开》,而女孩子,那么熨帖又那么骄傲地高喊“看你穿越云端飞的很高。站在山上的我大声叫,也许你呀不会听到,把梦想找到要过得更好。”
《我不难过》
还是这样懂事得令人心疼。“我真的懂,你不是喜新厌旧,是我没有,陪在你身边,当你寂寞时候。”
还是这样故作坚强得让人心碎。“别再看着我说着你爱过,别太伤痛。我不难过,这不算什么。只是为什么眼泪会流,我也不懂。”
还是这样倔强地让人怜惜“就让我走,让我开始享受自由……我并不懦弱,你比谁都懂。”

很少人前流泪,朋友在身旁,更是节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天黑黑》前奏响起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别过脸,落下泪来。
真的就如歌里唱的那样“我的小时候吵闹任性的时侯 我的外婆总会唱歌哄我…”小时候,我隔一段时间就会浑身难受,莫名哭闹一场,外婆只能把我紧紧抱在怀里,哼着歌,给我讲故事,在她的心跳旁边,在她的声音里面,哭累了的我渐渐睡去。
那时候一下雨,天色变得昏黄,外婆就会抱我上床,说,下雨的时候睡觉最舒服了。然后一边摇扇子一边哄我睡觉。直到现在,我最爱的,仍是雨前那种晦暗的天色,像个古老的梦一样。
恍然一梦,20多年了。眼睁睁送老人们一个一个离开了。内心的家园荒芜一片,再没有所谓的避世之所,再没有所谓的港湾。佯装着成人的样子,糊弄着生活,再也靠不了岸。

“天黑黑,欲落雨,天黑黑黑黑……我现在好想回家去……”。每每累了,痛了,总想着回到外婆怀里,一觉醒来,一切快乐就都回来了。可是外婆不在了,我只剩下一首,这样的歌。
86 有用
5 没用
Stefanie Stefanie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6条

查看全部46条回复·打开App

Stefanie的更多乐评

推荐Stefanie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